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重生在咸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认识自己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298 2021.01.15 08:28

  “少主子,您的伤并无大碍,服了药好好休息就会痊愈。”

  肖言嘴里嚼着馒头,心里乱的一团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老者收了银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说道:“茯苓,你照顾公子,我们先出去了。”

  小姑娘红着眼睛点点头,送走了一干众人,她才坐到床边,看着肖言的脸,忽然伸手想摸摸他的脸,结果被肖言偏头躲过去了,“你干嘛?”

  茯苓愣了一下,手僵持在半空中,满眼的不可思议,“肖哥哥,你怎么了?你......”

  肖言喝了口温水,咽下嘴里的馒头,挪了挪自己的屁股离姑娘稍微远一些,说道:“小......不是,姑娘,我不是.......啧.......这怎么说呢,你们相信穿越吗?”

  茯苓又愣了一下,然后忽然起身离开,关门的时候声音很大,却把肖言弄得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不大一会儿,一群人又进来了,为首的那名那名老者神情激动,冲进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少主,您可还记得老臣?”

  肖言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认识你。”

  老者和茯苓对视了一下,然后二人又同时回头和身后众人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儿,意见交换完成之后,老者深深地叹了口气,对肖言说道:“少主,您不记得我们没关系,那秦大人刑讯手段残忍,他一定是对您做了什么才让您失去了记忆,没关系的少主,我们都是您的人,我们会保护您,这样,既然您忘记了过去,那咱们就一点一点的回忆,奴才们帮着您想起来、”

  失忆?

  肖言看着面前一众真诚而又心痛的脸,他只觉得自己目前欲哭无泪,这要怎么解释呢?

  大概是解释不清楚了。

  自暴自弃的肖言,无奈一笑,“行吧,那你们就让我,重新认识认识我自己吧。”

  一个时辰,在肖言喝了三碗水之后,他终于了解了自己,不,应该说肖公子的一切。

  老汉王有三个儿子,且都是同龄人,弱冠之年就分封各地为王,大儿子祁王,封地云州,那里山明水秀,类似如今的江浙一带,二儿子端王,封地凉州,那里地广人稀,草原覆盖率极高,兵强马壮,民风彪悍,三儿子北凉王,封地北凉,那里崇山峻岭,冰天雪地,却物产丰富,天险之地,也是大汉第一屏障天启关的所在。

  不久,老汉王在一次狩猎中意外去世,大儿子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但因为他心机深沉且生性多疑,于是他暗中毒杀了二弟端王,收了兵权,可就在将要对三弟北凉王动手的时候,西南边关战乱四起,朝廷用人之际,新皇迫于朝廷压力,将大汉半数兵权交给北凉王,让其带兵前往西南镇压,结果这一去就是十年。

  北凉王战功赫赫,朝廷上下乃是皇亲贵胄都对他青睐有加,北凉王平息了战乱,谢绝了进入长安的封赏,直接回了自己的封地北凉。

  因为,他的儿子要出生了。

  这个孩子就是肖言。

  只可惜,生母身份卑微,孩子出生当晚,那个可怜的女人就为了不拖累自己的儿子而选择自缢身亡,北凉王当然也知道新皇对他的忌惮,于是他隐瞒了自己儿子的身份,对外只说是家仆之子,悉心教导之余也在暗中训练他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细作。

  肖公子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新皇想要钳制北凉王,就点名要肖言来长安做太子伴读,北凉王遵命行事,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送来了,并且陆陆续续的送进来很多北凉的家臣,他们与肖公子暗中联系,获取长安和朝中的密报传回北凉,以此稳固北凉的局势,一次一次的化解新皇对北凉的危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身份被一一暴露,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失踪,肖公子联系不上家臣,逐渐的孤立无援,最终暴露了身份,被千机卫追杀。

  肖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众人,“所以说,你们那个少主子真的叫肖言,也长了这么一张脸?”

  “公子,您就是肖言啊,我从小看着您长大,王爷为了保护您,对外声称您是我的儿子,您从小也是我带大的,试问老臣怎么会认错人呢?公子啊,您再仔细看看我们,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肖言此时此刻,是真的相信了。

  荒唐归荒唐,但事实摆在眼前,他有血有肉能呼吸,他是个活人,眼下,也只能说,这个平行的时空有另一个自己,而自己的到来,正好取代了这位肖公子,他甚至想到,这位肖公子卧底身份暴露,八成已经不在人世了。

  肖言坐在床边靠着,冷静的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儿,忽然抬头看着那位老者,道:“肖大人,如此说来,咱们算是被当今皇帝一网打尽了呗。”

  “北凉那边,对咱们是不闻不问了?还是说事情败露,弃车保帅,不要咱们了?”

  肖城摇头,“公子,咱们被一个一个的抓来,集体囚禁在这里,他们没有杀了我们,只怕也是个长远的计划,现在北凉那边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出事了,更严重的说,甚至已经有人在冒充我们继续跟北凉联系,传递错误的消息,只待一个成熟的时机,皇帝就要对北凉动手了,而我们,就是朝廷威胁王爷的筹码,我们这些人也就罢了,只是您,只怕您的身份也已经被皇帝猜到了,您是王爷唯一的儿子,也是北凉未来的王。”

  “唯一的王?”肖言笑了笑,“历来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皇帝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杀功臣,杀兄弟,尤其是手握兵权的那些,更是逃不过这个厄运,狡兔死走狗烹,鸟飞尽良弓藏,如果不是北凉王十年征战,战功赫赫深得人心,只怕早就被安个罪名暗杀了。”

  肖城低头不语,当下的处境危险,他每天都在绞尽脑汁的去想办法,至少要保证他的少主子安全回到北凉,之后怎么样那就看天意了。

  肖言静静地看着窗外,忽然问道:“肖大人,我问你,皇帝如此忌惮北凉,究竟是因为他自己生性多疑还是北凉真的有反叛之心呢?”

  此话一出,肖城那是倒吸一口凉气,“少主子,你在说什么啊。”

  肖言十分严肃的看着他,“肖大人,你懂我的意思,北凉王战功赫赫,手握半数大汉兵权,皇帝若是想要单纯的收回兵权,随便找个不痛不痒的罪名就可以办到,王爷还是王爷,只是个闲散王爷,一样的高官厚禄,有何不可,而作为臣子,王爷若是忠心朝廷,也自然能够配合,没了兵权,王爷就是个无用的头衔,可他这么多年,悉心培养自己的势力于朝廷抗衡,只怕也是另有原因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