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重生在咸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我就是个穿越的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079 2021.01.14 04:17

  肖言隐约觉得周遭气氛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痛苦”两个字,但他头疼的厉害,也没精力去想眼前这些不合常理的地方。

  昏昏沉沉间,他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时候他才二十四岁,还是个刚刚完成学业的研究生,他家境困难,一路靠自己的打拼挣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他因为缺少亲情,所以他非常在意自己的未来的伴侣,他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所以,他一直都为了这个家,拼搏努力,然而,现实就是打脸的。

  他的妻子,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嫁给他只是因为他长得帅,带出去很有面子,可时间长了,柴米油盐磨平了当初的爱情,物质生活成了这对平凡夫妻吵架的主旋律。

  肖言在梦中嘲笑自己,果然,爱情和家庭,不能兼顾。

  失望替代了肖言所有的情绪,他睡着了,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命数这个东西,是上天赏下来的,要不要你都得捧着双手接着,受着,适应着。

  几缕灿烂的阳光透阁而入,肖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心里一阵失落。

  失落,也得活着。

  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这地方似曾相识,回想了半分钟,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他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地方吗?貌似是个剧组。

  头昏脑涨,四肢乏力,踉跄着站起来,结果还没站稳脚跟,就被人一脚揣在屁股上,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声音,“找了这么久,原来藏在这里。”

  肖言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剧痛,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背上,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我就说悬赏有效果吧,银子赏下去,自然有人给咱们提供线索,你看,这不就是现成的吗?”

  男人冷哼一声,脚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疼得肖言倒吸一口凉气。

  “你......你们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们。”

  肖言扭着头,终于看清了这个踩着他的男人。

  飞鱼服,但又不完全是,眼前的人,胸前的图腾是蟒头虎身,狼爪之下踩着一只来自地狱的三头小鬼,每一只鬼头的表情都不一样,但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三只小鬼都只有一只眼睛,长在正中间。

  刺绣相当精美,可以看出这身衣服并非量产,而是专人定制,花了些功夫的。

  男人蹲下来,捏着肖言的下巴,凑近了脸,低声道:“肖公子,真以为你把头发剪了,换了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裳,杂家就不认识你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当细作的下场,肖公子不会不知道吧。”

  肖言愣了一下,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一脸茫然的问道:“大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怎么就在这里了,我真不是你们的演员,你们.......穿越剧是吧.......那个.......我这就走,马上走。”

  肖言顾不得浑身酸疼,爬起来就赶紧往外走,然而他刚走出两步,就被那个人男人第二次踹倒,接下来就是十分不友好的五花大绑,他甚至来不及再说一句话,就被一团破布塞住了嘴,下一秒就是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次清醒的时候,是被疼醒的。

  蘸了辣椒水的鞭子抽在身上,那是火辣辣的疼。

  肖言惨叫出口,睁眼的瞬间看见的是十几个人正看着他,正中间还有一个火盆,柴火填的很足,火焰窜的很高,里面还放着几个烙铁,已经烧得通红。

  这是一间牢房,目测比电视剧里演的更可怕。

  肖言算是个文学青年,喜欢看小说,也喜欢写作,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划过一道闪电般的灵感,我死了,被自己的妻子算计死在了废工厂,然后自己穿越了,所以,重生了。

  穿越,重生?

  肖言的大脑瞬间挂了高位挡,忍着疼痛,喊道:“等等,等等等等,先别打我,我有话要说。”

  “住手,听他说。”

  说话的人,是千机卫的副首领,秦月。

  秦大人发话,现场一片安静。

  肖言看了看他,道:“我叫肖言,我今年三十岁,来自很多很多年以后的时空,我不是你们这边的人,我是穿越来的,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抓错人了,我想回家,你们帮帮我,把我杀了就行了,我死了,就能穿回去了。”

  话音落,片刻的寂静无声之后,整个牢房里就是掀翻屋顶的狂笑,嘲笑,还有咒骂声。

  “哈哈哈哈........”

  秦大人冷笑一声,抬手制止了狂笑和对肖言拳打脚踢的侍卫,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到肖言的面前,他手中的鹿鞭是千机卫特别定制的,上面扎满了比汗毛还要细的倒刺,他用鞭子轻轻地拍了拍肖言的脸颊,瞬间就留下了一片红色瘢痕。

  “肖公子啊,我知道你是北凉王手下最好的细作,但你为了脱身而想出来的这种理由,让我实在觉得......很丢脸。”

  “你会让我觉得,我为了抓你而费了三个月的时间,大费周章日以继夜的样子,很丢人。”

  “想当初,你肖公子才高八斗,一表人才,怎么到我这儿就是个十足的傻蛋呢?你是看不起我,还是不屑于我千机卫的手段?”

  肖言立刻摇头,目光从内到外都透着真诚,“这位大哥,天地良心,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们看我的样子,我的头发,我的衣服,你们看啊,跟你们不一样的嘛。”

  秦月看着他,眼底一片失望,甚至还带着几分愤怒,似笑不笑的咬着后槽牙,说道:“肖公子啊,你这就太过分了,侮辱人也要有个限度,你这样拙劣的谎言实在让我很生气,难道在你眼里,杂家就是个没脑子的,会轻易相信你这种鬼话?”

  肖言看着他,欲哭无泪,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小说都是骗人的。

  人家穿越不是豪门贵族,就是草莽英雄,各种福利加身,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阶下囚呢?

  反正也死了一次了,那就.......随便吧。

  、

  肖言觉得自己在怎么解释也难逃厄运,一想到前世自己的荒唐一生,肖言忽然笑了,自言自语道:“也罢,懒得解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