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重生在咸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白蛇山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026 2021.01.14 06:23

  秦月决定留下肖言,用肖言牵制北凉王,因为他知道,肖言对北凉王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细作这么简单,传闻,肖言是北凉王的私生子,是他悉心培养的接班人。

  传闻从来不会空穴来风,秦大人决定赌一把。

  北凉王雄踞北方,掌控大汉北部数百万精兵,他的手里握着大汉天下的半数兵权,如果他要造反,当今皇帝只怕无以应对,所以,作为皇帝的心腹,先皇的托孤内臣,秦月必须要一点一点的瓦解北凉王的势力,至少让他把那半块儿虎符交出来,让大汉的兵权全部回归到天子手中。

  肖言被秦月老谋深算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你......要杀变杀,我死了就能回家了。”

  又是这句话,秦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忽然机灵一下,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小子是想视死如归,死了魂归北凉封地,也算是回家了。

  一个细作被抓了,面临的严酷刑罚是十分残忍的,细作都是不怕死的,死了也就完成任务了。

  秦月想到这一层,忽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光明,他怒气转身,指着肖言,吩咐其他的侍卫,道:“你们几个,给他找个大夫瞧瞧,千万别让他死了,然后送去白蛇山关押起来,没有杂家的命令,谁都不准私下审讯,知道吗?”

  侍卫齐声,“属下遵命。”

  ...........................

  “等等。”

  秦月都已经走到牢门口了,结果又被喊回来了,十分不耐烦的看着肖言,“想说了?好,你说,我听着。”

  肖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十分真诚的看着秦月,“秦先.....秦大人,我说过了,我是穿越来的,未来,未来世界你懂吗?我来自至少一千年以后的时空,你们抓错了人,真的。”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们来说比较荒唐,对我而言,我能穿越我也觉得很荒唐,但是,这就是事实啊,我都能承认这是个真是发生的,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秦大人,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仔细看清楚,我这张脸,我这个人,真不是啊。”

  肖言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每一个字都透着感天动地的真诚,可是,这些话进了秦月的耳朵里,就是两个字,谎言。

  秦月甩了甩手里的鹿鞭,冷笑一声,“肖公子,你这张脸,你这个人,我不会认错,虽然你穿的不伦不类,头发也剪了,但杂家依然不会认错,毕竟公子的这张脸,可不是谁都能冒充的,这天下之大,杂家除了见过双生子有近乎一模一样的脸之外,还从未见过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会有一模一样的脸,身高,体态,而且,肖公子您的母亲乃北凉王侍女,二十年前也只剩过一个孩子,不是你又是谁呢,”

  “肖公子,放心吧,我不会杀你,我得留着你的命,换回大汉的半数兵权。”

  肖言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能感觉到,这个秦大人并不是在开玩笑,若非胸有成竹,也不会是这般态度,可是这样的话,肖言的心里就更郁闷了,也更加忐忑。

  难道说,两个不同时空是平行的,这个世上真有两个自己吗?

  肖言知道自己无论再说什么都不会挽回局面,也只好暂时受制于人。

  三日后,肖言被押送到了白蛇山。

  在樟木箱子里被关了三天,水米未进,肖言被放出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要死了。

  白蛇山风景优美,仙境如画,美不胜收。

  然而肖言却无心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他被带去一座老宅,依山傍水,却是个重兵把守的牢笼。

  他一身白衣,之前穿越来穿的那身衣服早就被换了,脚上的铁镣十多斤,每走一步,铁链就会剐蹭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门槛很高,他被两名侍卫架着走进去,本以为这座院子里没有人,可事实上却不是。

  偌大的院子里,收拾的整整齐齐,中间的走廊两边,站着十几个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穿着同样的白色长袍,脚上有铁镣,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而他们看肖言的眼神却是一种苦涩,心痛,甚至是惋惜。

  侍卫把肖言推进来,道:“肖公子,看见昔日失踪的旧部就在这里,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肖言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个侍卫,“旧部?”

  侍卫懒得理他,推了他一把,肖言三天未进水米,整个人都是虚浮的,踉跄着站不稳,他这一倒,直接摔进了十几双手里,那些人冲上来,一人一句的关心和问候,让肖言更加心慌。

  “肖大人,肖大人。”

  “大人,您受伤了,快进屋,奴才给您看看。”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把肖言抬进了他的房间,放在了硬板床上。

  肖言感觉喉咙一阵腥甜,一时没忍住,吐了一口鲜血,吐完了,感觉舒服多了。

  十几个人中,有两个站在最前排,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男的花甲之年,看上去是一位医者,女的十六七岁的样子,活泼灵动,此刻却含着眼泪不敢直视他。

  老者从自己身上翻出一个破包,抖开之后里面是一枚银针外加一个小白瓷瓶,肖言愣愣的看着他,“老人家,您是?”

  老者一边给他把脉,一边红着眼睛,心疼的看着肖言,“王爷千叮万嘱,要老臣一定要悉心照顾少主子,可是奴才不中用啊。”

  肖言看他情绪很激动,却十分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他笑了笑,“我没什么大事儿,就是饿了,有吃的吗?这帮孙子关了我三天,饭也不给吃水也不给喝,我说什么他都不信,气死我了。”

  话音未落,就已经有人出去找吃的了,很快,那人回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两个馒头,一盘咸菜,外加一碗温水。

  肖言看见馒头眼睛都直了,饿了三天啊,以前跟甲方爸爸死磕设计图的时候,他也曾忙到三天不吃不喝,但也从未有现在这种饥饿感,于是伸手,“快给我拿过来,我的妈呀,饿死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