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重生在咸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未婚妻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254 2021.01.15 20:02

  “让开。”

  门外传来女子的吵闹声,听上去中气十足,趾高气扬。

  “让开,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滚开。”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肖言眼神示意他们离开,肖城带着众人从侧门走,只有茯苓没动,固执的站在床边,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咣当,门被撞开了。

  两名侍卫被推了进来,摔得四仰八叉的,肖言颇为吃惊的看着他们,心说这千机卫的高手怎么在这时候都成了病猫了?

  女子进来,看见肖言的一瞬间竟然哭啼啼的跑到床边,委屈巴巴的说道:“肖哥哥,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哥他竟然把你关起来了,我出去半年,你怎么就成为阶下囚了呢。”

  肖言:“......”

  女子抽泣抽泣的看着他,“你放心,本公主回来了,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汗毛。”

  肖言:“......”

  茯苓气的不行,推开那女子,“你滚开,要不是你,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的哥哥真是好手段,刑讯逼供把人折磨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说有你在没人敢动他,我告诉你,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开心了?”

  女子愣了,“什么叫都不记得了?”

  肖言觉得如果再不说话,这俩女的能打起来。

  “那个......我.......你是谁?”

  女子十分诧异,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是谁?”

  “肖哥哥,你自己看看我啊,我是静怡啊。”

  肖言呵呵一笑,这名儿还挺现代的。

  屋内气氛剑拔弩张,茯苓眼底的愤怒就连肖言看了都害怕,女人发起火来的可怕果然不分朝代。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来人不少。

  肖言侧目看了看门口,果然,熟悉的人。

  秦月带着侍卫急匆匆的走过来,进门就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而他身后的属下纷纷跪地,“参见朝阳公主。”

  肖言有些蒙圈,有点儿理不清思路。

  之间那秦大人脸色难看的走进来,语气不轻不重的对静怡说道:“公主千金之躯,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还请公主即刻回宫。”

  静怡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围着秦月转了一圈儿,呵呵一声,“秦大人可真是威风啊,半年不见,权利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大到敢对我的驸马指手画脚,刑讯逼供?”

  肖言:“......”驸马是个什么鬼?

  秦月道:“公主,您尚未成婚,何来驸马一说,哦对了,臣忘记了,月前,皇上已经取消了您与肖公子的婚约,他现在可是阶下囚,他是北凉潜伏在长安的细作,是要颠覆我大汉江山的可恶之徒。”

  “你胡说。”

  “臣没有胡说,公主若是不信,大可以亲自去问皇上,太后。”

  静怡指着他,气的就杀人了,“行,本公主这就去,你给我等着。”

  静怡临走前千叮万嘱肖言一定要相信她,然而肖言似乎更好奇的是他们这兄妹俩的身份。

  秦月清走了屋内的所有人,只剩下自己和肖言。

  “肖公子,你是不是以为朝阳公主回来了,你就可以脱罪了?”

  肖言现在看见他都觉得恶心,不男不女的样子实在倒胃口。

  “秦大人啊,我是真的很不喜欢你,我也不想跟你说话,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关我一辈子,你也问不出什么,我要是你,我就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

  秦月本来想走,却听到这句话后忽然折返回来,目光闪烁的看着他,“肖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言冲他笑了笑,“秦大人,北凉王是什么人啊,动了他,谁来买单?”

  秦月微微蹙眉,“买单?”

  肖言:“啊,对,就是负责,后果谁来负责的意思,”

  秦月沉默不语,肖言察言观色,觉得他这个人,心思深沉却也是个生性多疑的人。

  “北凉王战功赫赫,是全国上下极具拥戴的藩王,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出事了,所有人都会把这个罪名算在你的头上,皇帝为了平息众怒,很可能会弃车保帅,死一个小小的千机卫首领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个人必须死。”

  “秦大人如今风头正盛,权力之大无人能及,但是您想过没有,北凉王在,您就有价值,可如果有一天北凉王不在了,那么请问,您的价值在哪儿呢?”

  秦月的眉头逐渐向眉心靠拢,“肖言,你承认了?”

  肖言心说,我不承认又怎么怎么样,我说实话你们信吗?既然不信,也改变不了什么,那就干脆认了这个新的身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现在不想死了,他想好好活着,许是前半生过得太压抑,太憋屈了,这次重生那就好好地放飞自我,活一次。

  肖言指了指自己,“秦大人,过去的就过去了,我既然已经落在你手里,那我也不想死了咱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秦月冷哼一声,“交易?肖公子是想策反我吗?”

  肖言无奈一笑,“不是,秦大人对朝廷忠心耿耿,岂能是我几句话就能策反的,我只是客观的给您分析一下未来的局势,且不说北凉王是不是有谋反之心,无论他有没有,他的死一定会有一个人出来背锅,负责,而那个人,同样会一死以谢天下,因为他杀了一个为国为民征战边关保家卫国的好人,老百姓不懂什么权谋宫斗,他们只认为,谁平息战乱给他们安稳的生活谁就是好人。”

  “秦大人,您说呢?”

  秦月不语,转身离开房间。

  他走之后,茯苓从外面进来,端着一碗小米粥。

  清汤寡水的,但也透着几分香甜。

  “您跟他费什么话啊,他就是皇帝身边的一条狗,多说无益。”

  肖言笑了笑,“那个静怡,究竟是什么人啊,她是公主,那这个秦大人也是皇室之人?”

  茯苓十分不屑,“他做梦,就凭他一个私生子,也敢跟皇室沾边,如果不是他自宫以表忠心,早就被清理掉了。”

  “哦,原来这个秦大人是老皇帝”的私生子,那也就是说,他是当朝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那刚刚那位公主又曾是我的未婚妻,那不是乱伦了吗?”

  茯苓哎呦一声,“肖哥哥,你这失忆症还真是彻底啊,朝阳公主是秦月的妹妹,但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甚至说这位公主跟皇室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所以会册封,完全是因为她长了一张与当朝太后亲生女儿相似的脸,太后这才把她收为义女,宠爱有加,逢人就说这是老天爷体谅他失去女儿的痛苦,不过这位朝阳公主也确实有几分能耐,可以吧太后哄得服服帖帖,甚至让当朝天子亲自赐婚,至于她跟这个秦月的兄妹关系,坊间传闻有很多,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兄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