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彼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青袍失路

江湖彼岸 沈小凌.QD 4585 2003.04.05 15:36

    朝歌。二月。

  二月的朝歌歌舞升平。正是天下四大诸侯率领八百镇朝觐于商的日子。

  那四镇诸侯分别是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皆是雄霸一方的豪杰。一时,朝歌城中卧虎藏龙、风云际会。

  却说离朝歌城不远的饮河镇,因为隔着终南山,京城的奢华和喧闹,在这小镇上丝毫也感觉不到。那时的饮河镇山是青的,水是绿的,天是蓝的,民风淳朴,路不拾遗,无疑是当时的世外桃源。

  饮河镇只有几十户人家,午后的时候,那条窄窄的街道上总会有几条狗慵懒地躺在门口晒太阳。

  这天中午,蓝田烟玉走进饮河茶楼时,暖洋洋的阳光照在饮河上,微风缓缓地从树梢上掠过,古老瓦屋上的兽头狰狞的样子下,狗们还在酣睡,远远近近是一片寂然的静。

  作为一名江湖中人,蓝田烟玉常常有一种身不由已的感慨。

  饮河茶楼是附近唯一的一家茶楼,茶楼里早有一批过路的茶客,蓝田烟玉走进去时,除了靠窗的一位黑衣人看了一眼外,大多数的人并不在乎谁进来,对他们来说这里谁都可以来,就算是乞丐,只要有钱,照样可以到这里喝茶。

  蓝田烟玉慢慢的走到黑衣人的桌前,坐了下来。小二不等招呼,早把上好的碧落清茶端了过来。

  黑衣人鹰一般的眼睛闪过一丝杀气,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蓝田烟玉喝了一口茶,说道:“失手了?”黑衣人沉声说道:“冀州苏护,名不虚传。”原来这黑衣人正是在雪地里暗杀苏护失败后逃走的那名厉害杀手。

  蓝田烟玉说道:“你说行动时出了一点点意外,那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说道:“我伏在雪地里进行最后一击时被人喝破,使苏护有了警惕,不过,即使苏护不防,我要杀他恐怕也是很难。”

  蓝田烟玉沉吟道:“你可知道那人是谁?”

  黑衣人说道:“我只听到声音,不过我可以凭声音认出他。”黑衣人停了一下,说道:“苏护在冀州口碑一向不错,我真不明白老烟为什么要我们去杀他,白白损失了那么多兄弟。”

  蓝田烟玉说道:“这恐怕也是北侯的意思,如今天下诸侯俱进朝歌,闻太师又不在都城,大王宠用相公费仲、尤浑,所谓“未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苏护生性如火,在朝中得罪人也多,尤其是得罪费、尤两位相公,岂会不惹祸上身。”

  蓝田烟玉和黑衣人波圣正是天下四大诸侯北伯侯崇侯虎手下狮团精兵老烟的杀手。当今天下

  纷乱酝酿,尽管天下八百镇诸侯由四路大诸侯率领尽朝于商,但前不久就反了北海七十二路诸侯袁福通等。

  因此,虽然朝歌城中繁华依旧,笙歌处处可闻,但是在城中的阴暗角落,却隐隐可以嗅出那股山雨欲来的不定之感。

  黑衣人波圣说道:“不知道蓝田兄叫小弟来这里又有什么任务?”

  蓝田烟玉说道:“你可知道朝歌城中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黑衣人波圣问道:“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蓝田烟玉说道:“冀州侯苏护已经公开反出朝歌!”

  “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这短短十六个字却有如十六道惊天霹雳,顿时把朝歌城炸得天翻地覆。

  此事的导火线还得从苏护朝觐遇刺说起,作为一方诸侯,苏护又岂是等闲之辈。他心中自是把怀疑的矛头对向了朝中的红人相公费仲、尤浑两人,众所周知,朝觐纣王的日子是不容迟到的,已区区的数十人来行刺上百将士中的冀州侯苏护,唯一的目的无非是想阻止苏护朝觐的行程。而朝中看不顺眼的无非就是当红相公费仲、尤浑。

  苏护顺利到达朝歌后,自是对费、尤两人冷嘲热讽,更无礼物送于两人,使费、尤两人恼羞成怒,怀恨在心。

  商纣王本是天资聪颖,相貌英武俊伟之人,少年得志,自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天退朝时,纣王宣费仲、尤浑二人,又说起选美的事情。费仲伏地奏道:“大王,前日商容首相谏止采选美女,陛下已经容纳,如果现在再提选美,恐怕不足取信于民。老臣听说冀州侯苏护有一个女儿,长得艳色天姿,幽闲淑性。再说选一人之女,又不惊扰天下百姓。”纣王一听,心中大喜,当即宣苏护觐见。

  却说苏护本是刚正不阿之人,听了纣王的话后,不但不谢恩,反而正色道:“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有嫔御,已经有数千人,那一个不是妖艳妩媚。小女素不谙礼度,德色俱不足取,况人君爱色,必颠覆社稷,卿大夫爱色,必绝灭宗庙,臣担心商家六百余年基业,必自陛下始淆乱。”

  纣王勃然大怒,加之费、尤两人在一旁扇风点火,当下逐出苏护,令送妲己即刻进宫。苏护盛怒之下,不觉性起,加之众将认为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于是拿过文房四宝,在午门墙上题了永不朝商的反诗,率领众将反出了朝歌。

  这一下无疑是火上浇油,纣王即令北伯侯崇侯虎、西伯侯姬昌率兵追杀苏护。朝歌城中一时风云聚集,杀气腾腾。

  苏护离了朝歌,一路疾进,响午时到了饮河镇,翻过终南山便是冀州的地界了。然而就在饮河桥上,两名黑衣人率领着二十多名白衣人拦在前面。这两人正是蓝田烟玉和波圣,奉北伯侯之命在此阻击苏护。与雪地里的伏击相比,这次变暗杀为明击,显然这二十余名杀手都是顶级高手,就怎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弥漫着浓浓的杀气。

  苏护当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他却不能不防身后的追兵。当下他对身旁的一位青袍青年说道:“沈小弟,老夫反出朝歌,不能连累于你,咱们到此分手,后会有期。”

  这位青袍青年正是沈霸陵。自从雪地里与苏护相逢后,沈霸陵便跟随苏护到了朝歌,一是他没有地方可去,二是他想趁机了解一下商朝的历史,却不料苏护说反就反,倒与沈霸陵所知道的封神历史相符,可这商朝真的有神仙吗?起码现在沈霸陵还没有碰到神仙。

  尽管沈霸陵拥有远超商朝人的智慧和才华,但在体能上毕竟不能与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士们相比,在二十世纪长大的沈霸陵虽然也学过几招防身的武术,但他那里见过这些血肉横飞的真撕杀。在苏护的面前,沈霸陵自称是一名预言家,对未来的事情能够未卜先知。惹来苏护的一阵大笑。苏护显然并没有完全相信沈霸陵的话,但怎么说沈霸陵在雪地里救过他,再说沈霸陵不凡的谈吐自是让他惊讶,因此他一见到有人阻击,首先想到的是叫沈霸陵离去,因为他看出沈霸陵的武功连自保都不行,不如早些离去安全。

  沈霸陵笑道:“侯爷吉人天相,自然逢凶化吉。可惜霸陵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助侯爷杀敌。”沈霸陵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却招来了杀身之祸。

  黑衣人波圣一听沈霸陵的声音,便对蓝田烟玉说道:“那天雪地里坏我事情的人正是他,我先去杀他!”一声长啸,拔刀飞向沈霸陵。

  苏护手下大将柳随风大喝一声,飞身挡在沈霸陵面前。眼前寒光暴起,刹时刀风剑雨,一场恶战。苏护一声令下,大军杀向桥头,但蓝田烟玉号称狮团精兵中的雄狮,自是有过人技艺。只见他以一挡十,左冲右突,极是厉害。

  饮河镇平静的局面刹时被一场恶战所打破。

  在混乱中,沈霸陵的坐骑突然受惊,竟然朝终南山上冲去。

  说实话,沈霸陵的骑术并不高明,因此只能随着那匹马在终南山上狂奔,竟然把饮河镇的撕杀抛到了脑后。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乱树杂草中也不知道来到什么地方。沈霸陵苦笑了一下,心想幸亏我不会武功,这不能算是临阵脱逃吧?何况苏护叫自己投奔于他,自己也不曾答应。刚才他不也叫自己先离开吗?呵呵,这本来就是与我无关的啊。唉,当然,要是自己会武功就不用这么狼狈了。

  那匹马在山上一阵乱跑,最后竟然在树丛中倒毙。浑身上下被抖得象散了架似的的沈霸陵气得直骂,真背啊。不过转而一想,也好啊,最起码现在没人杀我了,刚才那位黑衣人飞过来杀他,真的让他吃了一惊。

  沈霸陵在树从中走了一会,却发觉自己迷路了。

  从灯红酒绿的现代社会一下子回到兵荒马乱的殷商王朝,沈霸陵还真的有点适应不了,好在以前学过野外生存,倒不至于束手无策。就在沈霸陵胡思乱想之际,只觉得脚下一轻,沈霸陵整个人从灌木丛中掉了下去。

  杂草灌木中竟然有一个大洞。好深的洞。活该沈霸陵倒霉,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已经重重摔倒在洞底,还好还好,这个洞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洞底下积了厚厚一层枯枝败叶,倒没给沈霸陵带来多少不幸,只不过被划破了衣服,当然,屁股是很疼的。

  沈霸陵爬起来,揉了揉屁股,发现山洞虽然黑乎乎的,倒也挺大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总不至于是坟墓吧?沈霸陵心里不禁有点怕兮兮。他抬头看看了洞口,发现足有十多米高,一时三刻是出不去了。真是活见鬼,好好的在香港“蓝琦夜总会”喝酒,怎么会回到殷商王朝呢?

  洞口的光线照不到洞里,幸好沈霸陵的口袋里还有火石,当下,点火燃起一根枯枝,决心先看看洞里的情况再说。作为一个现代人,沈霸陵是不相信鬼神,以前看《封神英豪》,沈霸陵对里面的神话并不相信,这下子他亲自回到了殷商王朝,倒正好一探究竟,可是他一个文绉绉的书生,在神话时代探险行吗?其实也不用多想了,现在沈霸陵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山洞里什么也没有,根本就象是个原始的溶洞。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山洞里竟然非常干燥。整个山洞也就三十来平方大,有些地方的洞壁已经生满了绿色的藤蔓,然而却没有发现一点与人类有关的线索。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个天然的山洞吧。

  沈霸陵在山洞的中央燃起了一堆篝火,,正在想用什么办法爬出山洞,却突然感觉山洞里有一种亮光一闪,那是金属的光芒!

  沈霸陵几乎跳了起来,循着火光,很快发现了面前的泥壁上有一块金属,黑幽幽的看不出是什么质地。沈霸陵找了一根比较大的树枝挖了起来,这一挖不禁让沈霸陵吓了一跳。

  那一块金属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随着沈霸陵的挖掘,泥石俱下,竟出现了一只怪模怪样的箱子。说是箱子其实又不是箱子。这金属箱子仿佛是嵌在泥壁里的,沈霸陵挖起来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那只箱子足有两米长,两米宽,上面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仿佛是按钮,饶是沈霸陵来自二十世纪,却也不曾见过。

  箱子虽大,但分量却不重。估计也就一百公斤左右。沈霸陵望着这只来历不明的箱子,在篝火的映照下,越发显得神秘而诡异。

  商朝那里有如此精密的金属箱子?沈霸陵决定把它打开。作为物理系研究生中的佼佼者,沈霸陵很快就发现箱子仿佛是宇宙航天器的救生系统。

  终于,不知道是按对了那个按钮,箱子发出“卡嚓”的声音,自动弹开,一阵柔和的光芒随之笼罩了整个山洞。只见光芒中竟然睡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美丽女孩。

  什么栩栩如生,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丽女孩嘛。

  沈霸陵吃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见箱子里一排红红绿绿的按钮一阵闪烁,随之带来一系列复杂的机械运动,箱子里的神秘女孩睁开了一双大眼睛,从箱子里坐了起来,冲着沈霸陵笑了一笑。

  这果然是航天飞行器的救生舱,可商朝又怎么可能会有航天飞行器呢?

  沈霸陵宁肯看到一头恐龙,恐怕也要比见到一位水灵灵的女孩而来得自然。

  “是你救了我吗?”女孩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穿着一件银光闪烁的衣服,说话的声音清脆动听。

  “喂,你究竟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啊?”沈霸陵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叫风浅笑。我们的飞船失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