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舞蝶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巧遇

剑舞蝶鸢 红尘逐浪 2674 2021.09.25 23:44

  燕留镇看起来要比青莲镇富有得多,与任流水家乡长留镇相比更是差之千里。

  秋日的阳光照射在两人脸上。且留情比往日更加沉默寡言得多,就连脸上都始终保持着一副郁郁寡欢的表情。

  任流水右手握着漆黑的蝶鸢剑,两条标志性的鬓角随风飞舞着。一路朝前走,任流水一路欣赏着路边摊铺上面的东西。

  有卖面具的,也有卖泥人的。还有些卖糖炒栗子的,吃喝玩乐这条长街上都有。

  忽然,一声娇嫩的女人声音传来。

  “掌柜的,这东西怎么卖?”

  任流水淡漠的走在前面,且留情则是如同一个跟班。不远不近的跟在任流水身后。

  见任流水朝声音传来处走去,且留情也低头跟了上去。

  一名黄衣女子长着一张鹅蛋脸,头顶插着不知花多少钱买来的黄色菊花。此刻盯着一支玉簪双眼放光,很是喜爱。

  “小姑娘,你这么漂亮。这支玉簪卖给你很合适!友情价,二十两银子。”

  不足一米六的矮胖掌柜一脸憨笑,好似该女子占了很大便宜的表情。

  “是吗?”

  黄衣女子一脸激动,伸手就朝腰间摸去。一个绣着漂亮花纹的钱袋子当即出现在女子手中,女子朝里面掏了掏。

  掏出一锭小孩拳头大小的银子。女子先是看了看手中银子,又看了看摊铺上的玉簪。似乎有些挣扎。

  “掌柜的,我就最后一锭银子了。您看,能不能便宜点。”

  女子诚实的说。

  “实在抱歉啊,小姑娘。我是看你与这支玉簪有缘,若是别人来。我都得要五十两。”

  掌柜严肃的回答。

  黄衣女子再次看了看手中银子,咬了咬牙。

  “那包起来吧,掌柜您人真好。下次我还带朋友过来。”

  黄衣女子兴奋的说,随即把银子递给了掌柜。

  掌柜也是兴奋的接过银子,迅速的拿出一块青色布料将玉簪给包了起来。

  “小姑娘,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戴上这支玉簪,你会变得更加漂亮。”

  掌柜笑靥如花,一个劲的夸赞。

  黄衣女子脸色微红,接过玉簪转身羞涩离开。

  “姑娘,请等一下。”

  忽然,任流水喊了一声。

  黄衣女子脚步一顿,不由回头看向任流水。这一看不打紧,居然还是一个老熟人。

  “任流水。”

  黄衣女子惊讶的问。

  任流水上前两步来到黄衣女子面前,眼神十分认真。

  “姑娘,能否把玉簪借给我看看。”

  任流水表情稍显严肃。

  “哎呀!别老是姑娘长姑娘短的,公子直接叫我燕子菲好了。”

  燕子菲很是直爽的说。

  说完,燕子菲毫不犹豫的将玉簪递给任流水。

  任流水接过玉簪仔细端详片刻,随即目光不善的看向掌柜。

  “掌柜的,您确定这是玉?”

  掌柜的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见过的人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一看任流水冷酷的表情,再看向任流水手中寒气森森的蝶鸢剑。

  “应该是吧!”

  掌柜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

  “是吗?那需不需要我找个鉴定师过来鉴定一下呢?”

  任流水淡漠的问。

  “这,这就没有必要了吧。反正人家姑娘喜欢。”

  掌柜心虚的说。

  “怎么了?任公子。”

  燕子菲疑惑的看向任流水。

  且留情就站在一旁,一言不发,脸上尽是冷漠。

  “燕姑娘,这根本就不是玉簪。而是一支琉璃簪。”

  任流水淡漠的说。

  “啊?”

  燕子菲一惊,眼神不由失望的看向掌柜。掌柜一脸尴尬,羞愧的低下了头。

  “姑娘,要不我把银两退还给你?”

  掌柜歉意的说,在任流水面前,他一点脾气都没有。更何况,任流水身旁还站着一尊如同杀神的且留情。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喜欢。掌柜,你退还一半给我吧。”

  燕子菲大度的说。

  掌柜一愣,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好说话的人?真是生意人的大幸呀。

  “好的,好的。”

  掌柜不由满脸笑容,拿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递给了燕子菲。

  燕子菲接过银子,似乎更加高兴。任流水不由有些无奈,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不愧是二十三四岁年龄段的女子,想事情总是比较简单些。既然人家主人都发话了,任流水也不便多做纠缠。

  “既然燕姑娘如此抉择,任某也无话可说。”

  说完,任流水转身就走。

  “任公子,请等一下。”

  燕子菲浅笑开口。

  “燕姑娘还有事?”

  任流水疑惑回头。

  “嗯,有点事。”

  燕子菲脸色有些发红。

  “燕姑娘请说。”

  任流水转过身,一脸的平静。

  “谢谢。”

  嗫嚅了半天,燕子菲吃力的说出两个字。任流水正等着下文呢,燕子菲却不说了。

  且留情有些想笑,却最终没有笑出来。

  “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我们还得找家客栈投宿呢。”

  任流水顿感无趣,转身就走。

  “我也没地方住呢!这地方我熟,我带你们去。”

  燕子菲热情的说。

  “你怎么看?”

  任流水问向且留情。

  “你还当我是个人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当空气了呢。”

  且留情一脸怨气,不怎么开心的说。

  “行吧,当我没问。”

  任流水见有些自讨没趣,转过头看向燕子菲。

  “燕姑娘,那就请带路吧。”

  任流水淡漠的说。

  “好嘞,你们跟我走便是。在这燕留镇上,还没有我燕子菲不知道的地方。”

  燕子菲一脸的得意。

  任流水只是慢步跟着,也不搭话。

  三人就这么一路走着,终于在长街尽头的一家客栈门口停下。任流水不由抬头看向牌匾,上面写着燕留客栈四个大字。

  四个大字前后各两个,中间还刻着两只燕子。这个镇上似乎对燕子很是喜爱,到处都能看到与燕子有关的图腾。

  三人刚来到柜台,二楼不由走下四个女人。走在最前面的依旧蒙着面纱,而面纱女人身后跟着任流水的老熟人。

  双剑宗的大师姐,和阿青与阿紫。四个女人都是一身白衣,四人正准备朝一张饭桌走去。

  两帮人四目相对之时,不由都看得有些发呆。

  “雪护法,你们也在这里住店?”

  燕子菲冲雪淳香打了个招呼,雪淳香也朝燕子菲点了点头。

  “我们正准备吃饭呢,要不大家凑一桌吧。人多吃饭香。”

  燕子菲提议说。

  “反正我是没什么意见。”

  雪淳香大方的点了点头。

  “就这么定了。”

  没等任流水开口拒绝,燕子菲直接决定下来。任流水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

  “掌柜的,给我们留三间客房。”

  燕子菲傲娇的说。

  “还是记账吗?”

  女掌柜笑着问。

  “是的。”

  燕子菲很是淡然的回答。

  “没问题。”

  女掌柜倒也痛快,直接答应下来。

  “两间就够了,我与他共住一间。”

  且留情面无表情的说,眼神撇了撇任流水。

  五人顿时把目光投向两人,眼中都充满了困惑。

  “听她的。”

  任流水也不多作解释,再怎么说他都始终亏欠且留情。能顺她,就尽量顺着她吧。大不了,自己再睡一次门外吧。

  “行吧!”

  燕子菲满意的点了点头。

  “吃饭。”

  说完,燕子菲大踏步朝角落里空着的八仙桌走去。其余几人也紧随其后,一行人就这么其乐融融的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去断剑峰?”

  刚坐下,且留情小声而冷漠的问。

  “明日一早就去。”

  任流水小声回答。

  “好。”

  且留情嘟囔一句,不再言语。

  燕子菲大方的刚点好菜,门口再次走来一人。人影刚踏进门槛,眼神就是一亮。

  “好巧呀,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们。”

  王大壮兴奋的说。

  “大壮兄,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任流水忍不住开口询问。

  “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就是缘分啊。不介意我与你们拼桌吧?”

  王大壮话音刚落,屁股就已经坐到任流水旁边空着的凳子上。而那张凳子上,唯一单坐的是雪淳香。

  八仙桌就这么坐满了,几个人也面对面的看着对方。一时间,桌上的气氛不由变得有些怪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