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行者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179 2021.04.23 22:15

  行者!

  典韦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土地公也提起过,说他四十七岁位列‘教头’,九十五岁成为‘行者’。

  郑老头缓缓道:

  “所谓行者,就是一类能够看到异常,接触异常,行走于异常之间的人。

  但这不重要,只是一个称谓而已。

  重点是,成为行者的你,以后可能会经常碰见异常。”

  典韦心头凛然:“我会怎么样?”

  郑老头略默,慎重道:“异常很诡异,比如我,完全看不到它们,自然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眼不见心不烦,一切太平无事。

  但你能看到异常,这就麻烦了。

  轻则,时时刻刻遭到异常的骚扰,情况严重的,甚至可能会被它们害死。”

  典韦一挑眉:“不能消灭它们?”

  “大概,也许是能的,但具体应该怎么做,我就不清楚了。”郑老头含糊道。

  翌日,秦先生终于回来了,春风满面,看样子约会很成功。

  典韦赶紧去找他问问。

  “异常,其实我也看不到的。”秦先生摇摇头,思索了下,给了典韦一个地址。

  “我认识一个人,跟你一样能看到异常,恰好在镇子上隐居,你去找她聊聊。”

  典韦精神一振,循着地址去找人。

  长寿坊,梧桐巷。

  典韦走进这条深巷,拿眼一扫,看到很多人坐在自家门前编竹篾,还有竹筐,灯笼等用品,应该是以此为生。

  朝里走。

  典韦忽然一怔,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前。

  见到,门口坐在一个白发老婆婆,左眼蒙着布,瞎掉了,也在编竹篾。

  典韦在看到这个独眼老婆婆的瞬间,就确定她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走上前施礼。

  老婆婆拿右眼看他,笑着问道:“小伙子,你想买什么?我这有新编好的花篮,簸箕……”

  典韦赶紧打断道:“秦先生让我来的。”

  老婆婆表情一怔,仔细打量典韦两眼,正色道:“老身隐居已久,早就不是江湖中人了,他让你来找我干什么?”

  典韦略默,把自己的情况说了。

  “哦,你刚突破血劲四重就能看到异常了?”

  老婆婆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惨笑道:“我比你好点,突破血劲五重的时候,才能看到异常,那时候我都快四十岁了。”

  典韦掏出一块银锭放在老婆婆的膝盖上,诚恳道:“晚辈对异常一无所知,请前辈指教。”

  老婆婆看了眼银锭,笑着收入袖子里,示意典韦坐到台阶上。

  典韦没客气,一屁股坐下。

  老婆婆看了看左右,小声道:

  “关于异常,其实我能告诉你的情报也不多,而且有些情报真真假假,我自己也无法完全确定。这样,我想告诉你一些我很确定的情报。”

  典韦点点头,竖起耳朵安静倾听。

  老婆婆酝酿了下,组织好语言,开口缓缓道:

  “第一点,武者的境界越高,所能碰到的异常就越多,越恐怖。

  尽管大家的起点可能不一样,但只要你坚持练武,最终都能看到异常。

  换言之,所有的武者最终都会成为行者,或早或晚罢了。

  第二点,尽管行者都能看到异常,但不同的人,哪怕碰见同一个异常,所看到的景象可能是一样的,也可能完全不一样。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行者可能有一千种画面。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即在你碰到异常之后,该如何处置。

  你要谨记三条原则:

  其一,你对异常视而不见,异常有可能也会你视而不见。”

  听到此处。

  典韦眉头皱了皱,哑然道:“难道只要我假装看不到异常,异常就不会来害我?”

  “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这样。

  你想想看,那些看不见异常的人,是不是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一切相安无事?”老婆婆点头道。

  典韦若有所思。

  老婆婆停顿了下,继续说道:

  “其二,异常是有行动规律的。

  比如你碰见那个小女孩,应该是喜欢跟踪人的类型,它们往往会跟踪一个人直到其死亡为止,才会转向另一个目标。

  再比如,也有一些异常是不会随便移动的,它们只会固定在某个区域范围内活动,只要你远离那块地方,便不会有事。

  其三,最后一条原则,如果你不得不对异常出手,一定要格外切记,你的眼睛看到的异常越是清晰,越是逼真,你对其所能造成的杀伤也就越大。

  如果你看不清楚异常,或者看得不全面,那么,那个异常对你而言,就几乎是杀不死的,反而可能遭到异常的残杀。

  当然,如果你太过弱小,哪怕你能看得清楚异常,也不可能杀得死它们。嗯,就这些了。”

  典韦狠狠消化一番老婆婆的话,问道:“婆婆,你现在,还能看到异常吗?”

  “我?”

  老婆婆沉默了片刻,脸上表情复杂,“实话说,以前的我太小瞧了异常,太大意了。

  我突破血劲五重后,便能看到异常了,只有左眼能看到,右眼是正常的。

  我第一次看到异常的时候,并没有多害怕,反而对异常抱有好奇,尽管有人再三警告过我,但我没有听进去。

  于是,我主动接触异常,结果招惹到了一个可怕的家伙。

  那个异常发现我在看着它,就来到了我的身旁,之后它便一直跟着我,无论我去哪里,他都跟着我。

  它很安静,对我没有做什么,就是一直盯着我。

  我吃饭的身后,它盯着我,我睡觉的时候,它盯着我,我一觉醒来睁开眼,它还在盯着我。

  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赶走它,渐渐地,我几乎要疯了,害怕,无助,绝望,但它一直在我身旁,盯着我……”

  说到此处,老婆婆掀开了眼罩,露出一只残缺空洞的眼眶,“有一天,我想开了,亲手废掉了左眼,从此再也看不到异常了,这才解脱。”

  典韦不寒而栗,起身告辞。

  刚走几步,老婆婆忽然喊道:“小伙子,你看看我身边,还有异常吗?”

  典韦打了一个寒噤,头也不回道:“没有,你身边没有异常。”

  说罢,他快步离开。

  直到走出梧桐巷,典韦这才壮着胆子回头,看了看深巷,确认没有什么东西追上来,不由得长松口气。

  老婆婆身旁,有一个异常,人形轮廓,全身上下没有皮肤,如同血尸一般血淋漓的。

  诡异的是,典韦没有看到它有眼睛,但它的舌头非常长,猩红的舌头上遍布痤疮,密密麻麻的,伸出来缠绕在老婆婆的脖子上,然后舌尖部分伸进了老婆婆的嘴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