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除根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285 2021.04.26 21:08

  夜幕降临,星月晦暗。

  呜!

  呜呜!

  冬天的冷风呼啸着,吹过千门万户,冻得人只想早点躲进被窝。

  街上早已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渐渐地,万家灯火熄灭……

  典韦穿上一身黑衣,蒙头蒙面,在夜色里迅速穿过街巷。

  升平坊,海府。

  大豪宅太过扎眼,挂着很多灯笼,亮如白昼,远远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典韦翻墙入内,拿眼一扫。

  他在秦府居住,对于大豪宅的布局了如指掌,哪边是堂屋正厅,哪边是起居室,哪边是客厅、卧房、厨房,一目了然。

  “卧房,灯亮着。”

  “书房,也有灯亮着。”

  典韦略一沉吟,悄无声息欺近卧房。

  卧房中,海焕光盘膝坐在床上,脸色依然黑如锅底,头顶冒出一缕缕白烟。

  倒霉催的……

  猝不及防之下,被蛇骨剑狠狠咬了一口,海焕光身中剧毒。

  虽然他及时服用了解毒药,并且运劲排毒,保住了性命,但他的体内,依然有余毒纠缠不清,想要彻底祛除,非一日之功。

  此刻的海焕光,呼吸毫无规律,无比虚弱,身体甚至很难动弹一下。

  “报仇不能隔夜。”典韦推门而入,迅速冲向海焕光。

  海焕光虽然伤重,五感强大的感知仍在,猛地睁开眼,喝道:“什么人?”

  典韦一拳抡过去。

  霎时间,海焕光毛骨悚然。

  虎落平阳被犬欺!换做平时,这一拳根本打不透他的护体劲力,但此时却能要了他的命。

  海焕光随即一个向后翻身。

  然而,那一拳只是虚晃,蒙面人骤然变拳为掌,身体加速闯进海焕光怀里,一掌印在他的胸膛上。

  豁然之间,一股血劲透过肌肤闯入他的体内!

  “裂心掌……”

  海焕光浑身一震,嘴巴微微张开,带着黑色的血汩汩流出。

  “海教头身中剧毒,惨不忍睹,晚辈于心不忍,特来帮你解脱。”典韦收回了手,淡淡道。

  “原来是你,你好狠……”

  海焕光再次呕出一大口黑血,倒在了床上,瞪眼死去。

  典韦仔细看了看海焕光,表面上,此僚是剧毒发作而死,只要不解剖验尸,全然看不出来他是中了裂心掌,被震裂心脏死的。

  “我杀了你三个徒弟,可不想等你伤势复原之后找我报仇。”典韦目光一扫,发现了摆放在床头的蛇骨剑,心头浮现一个好主意。

  他拿起蛇骨剑,挑落一盏灯笼,点燃了窗帘,火势突起,浓烟滚滚。

  “走水了!”

  “快打水救火……”

  不多时,外面传来一阵大呼小叫。

  典韦故意把房门前的火放大了,一时间没有人敢闯进来。

  “怎么失火了,师父呢?”西凤终于来到,厉声喝问。

  刚才,她在书房里写信。

  写了两封。

  她认识一位医师,擅长解毒,其中一封信就是想请那位医师过来。

  另一封信则是邀请一位年轻高手前来,杀了典韦,报仇雪恨。

  哪想到,信刚写好,这边忽然失火了。

  西凤大惊,把信揣在怀里,急匆匆跑了过来。

  “海教头在房里没有出来。”有人喊了声。

  西凤闻言,身上血劲爆发护住全身,跨过了熊熊大火,闯进了房间里。

  “师父……”房间里浓烟滚滚,呛得人不能呼吸,看不清楚。

  西凤直接跑向床。

  蓦然,她看到了海焕光,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昏过去了?”

  西凤脸色一变,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然后她看到了海焕光嘴角的胸口全是黑血,一股不详的预感萦绕心头。

  下一刻,噗!

  一道身影神出鬼没,背刺西凤。

  蛇骨剑,贯穿了她的胸部!

  西凤剧痛,低头看了看染血的蛇骨剑,转头看向身后,只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缓缓退入浓烟里,消失不见了。

  她一口血喷出,倒在了床前。

  蛇骨剑狰狞毕露,疯狂吸噬西凤的血,须臾片刻间,娇花枯萎。

  而此时,典韦已经趁乱离开。

  他没有带走蛇骨剑。

  一来此物是嗜血魔剑,他不想用,也不适合他;

  二来海焕光毕竟是上阳世家的教头,一个教头死了,人家不可能不过问,像蛇骨剑这么重要的宝贝,自然就不能动了。

  翌日!

  海府昨夜失火一事迅速传遍了整个镇子,火势最终被遏制,然后下人们就发现了海焕光和西凤的尸体,都烧焦了,看不出谁是谁。

  海焕光一死,顿时惊动了另外四位教头。

  王啸林,宋锦成,鲁庆余,郑茂,还有秦先生,悉数来到海府。

  典韦也跟着郑老头来了。

  废墟中,两具烧焦的尸体紧挨在一起,其中一具尸骨仍然插着蛇骨剑。

  秦先生,郑老头他们询问下人之后,大概了解昨夜的情况。

  先是失火,西凤闯进房里,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王啸林看着身体里插着蛇骨剑的尸体,困惑道:“大伙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郑老头:“这是海焕光的蛇骨剑,魔剑,有毒,这人是被蛇骨剑杀死的。”

  秦先生:“从骸骨大小看,被蛇骨剑杀死这人,是一个女子,应该是西凤。”

  郑老头错愕道:“你是说,西凤是被海焕光杀死的?”

  秦先生沉吟道:“有这可能,海焕光中了蛇毒,可能神志不清,发疯了吧。嗯,还有另一种可能,西凤想要抢夺蛇骨剑,故意纵火,企图弑师,却被海焕光反杀,但随后,海焕光也毒发身亡了。”

  王啸林看了看宋锦成,鲁庆余,点头道:“不愧是秦先生,明察秋毫。”

  宋锦成:“这样,我们也别把案情搞复杂了,就回禀上阳世家,海焕光是中毒发疯而死,怎么样?”

  鲁庆余点点头:“我看行。这样,海焕光死得也有点颜面。”

  秦先生斜了眼典韦,“小韦,你准备笔墨纸砚,把案情书写成信。”

  典韦道了声好,问下人书房在哪,自顾自去了。

  不多时,他拿来了笔墨纸砚,书写案情。

  随后,秦先生,郑老头四位教头全部签了各自的大名。

  不到半个时辰,就把海焕光的死盖棺论定。

  最后,这封信,秦先生派人送往上阳城,便不再多提。

  两具尸体送往镇子外的坟地埋了。

  回去的路上,郑老头嘿然笑道:“小韦,你说海焕光是怎么死的?”

  典韦一挑眉:“不是说中毒发疯而亡么?”

  郑老头摇头道:“海焕光的尸体虽然被烧焦了,但骨头还在。”他指了指胸口,“胸骨有几处细微的裂痕,海焕光死前一定遭到过攻击。”

  典韦心头一凛:“秦先生他们,也看出来了?”

  郑老头嘿然笑道:“我能看出来,他们也一定看得出来,但都没有说,都不想多事。说到底,海焕光死有余辜。”

  典韦恍然大悟。

  他算是看出来了,秦先生他们都厌恶海焕光,根本不关心此僚是怎么死的,草草结案一了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