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真家伙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055 2021.05.02 00:00

  随后,虞竹青交代了下如何喂养暗香虫。

  简单的很,香囊里的香料就是暗香虫的食物,饿了它们自然会吃,吃得也不多,香囊里的分量足够吃一年的了。

  所以,典韦基本不用费心照料它们。

  又过一天。

  一大早的,典韦起床洗漱完毕,习惯性拿出黄金骰子,甩手扔出。

  当!

  当!

  黄金骰子在桌面上跳跃了几下,滴溜溜旋转,最后停了下来。

  朝天一面。

  正是一个红色●点。

  “你扔出了嬉命骰子,结果是1点……”

  “激活一号外挂:捡到一分钱。”

  “有效时长:1天,过时之后需重新投掷骰子。”

  “唉,又是一号。”

  典韦轻声一叹,这一号外挂是发财外挂,捡宝贝用的,但此时的典韦基本实现财富自由,没有额外的压力迫使他必须到处浪。

  但蓦然间!

  “转过身,向前走2.5米,床头上,有一无名功法兽皮卷。”

  一道提示猛地响彻脑海。

  典韦先是一怔,豁然转身看向床头,一眼看到了曾缘拿来忽悠他的兽皮卷。

  “不是吧,这玩意居然是真家伙!”

  典韦大吃一惊,将兽皮卷一把抄在手里,瞪大眼睛看了又看,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一号外挂说得很清楚,这是一部无名功法!”

  外挂肯定不会弄错,这兽皮卷真是一个宝贝,指不定价值连城呢。

  典韦略一沉吟,起身去找秦先生。

  秦先生博古通今,或许能解开兽皮卷的秘密。

  在路上,典韦碰到了三个端茶水点心的侍女,似乎正往客厅去。

  典韦讶异道:“三位姐姐,府上来了客人吗?”

  一侍女回道:“嗯,庞教头的三个徒弟来了,似乎有什么急事。”

  典韦了然。

  这位庞教头,是与曾缘一起来的四位教头之一,名叫庞全安。

  典韦怀揣兽皮卷,跟着三位侍女一起去客厅,然后等在门外面。

  客厅的门没有关,三位侍女直接进去,里面的谈话声传了出来。

  典韦听得一清二楚。

  “你感觉不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秦先生开口问道,语气里带着一种凝重意味。

  典韦忍不住侧耳倾听。

  一个嗓音粗粝的男子回道:“大概三个月前,有一次我练功的时候,没来由的开始躁郁不止,心头戾气横生,很想打人。

  不过这股躁郁很快过去了,我也没太在意。但之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我越来越暴躁,夜里噩梦连连,心头时而涌现杀意,仿佛恨不得杀光所有人。

  前阵子,我与师兄切磋时,忽然发疯一般双眼血红,打得他吐血,要不是其他人及时制止了我,我可能真的会打死他。

  最近这段时间,情况越来越糟糕,我睡不着觉,吃东西没有味道。

  但我每次路过杀猪铺,看到生猪肉,闻到腥味,我居然流口水想吃……”

  听罢,秦先生沉默一阵,叹道:“从这些迹象来看,你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

  那男子嗓音发颤道:“请秦先生救救我,我不想失控,我不想变成妖魔。”

  此话一出!

  门外的典韦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

  失控,变成妖魔?

  几个意思这是!

  紧接着,就听到庞全安开口道:“秦兄,你有办法吗?”

  秦先生略默道:“从此刻起,你不可以再吃任何异兽肉,不可以再练功。此外,我再给你一些‘凝神香’,每天睡觉前点燃一支,可保你夜里睡得安宁。”

  那男子连道:“多谢秦先生。”

  几个人走了出来。

  典韦往后靠了靠,看到了庞全安先走出来,身后跟着三个青年。

  其中一个青年形容凄惨,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眼圈发黑,脸色苍白。

  他留意到了典韦,转头看了过来。

  典韦心头一惊,这青年的瞳孔里冷漠,寒冷,仿佛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

  这个瞬间,典韦心头浮现一个可怕的猜想!

  “小韦,你有事?”秦先生也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了典韦。

  “哦……”典韦回过神来,从怀里掏出兽皮卷,递了过去。

  “先生,你看看此物是什么?”

  秦先生接过去看了看,含笑道:“这兽皮卷,你是从曾教头那儿得到的吧?”

  典韦愣了下:“先生是不是已经见过此物?”

  秦先生点点头:“曾教头拿给我看过,说是上面记载了绝世神功,但我再三研究,可惜没有看出一点门道。”

  典韦哑然。

  是啊,他能想到找秦先生掌掌眼,曾缘怎么可能想不到。

  恐怕,正是因为秦先生也没有瞧出个端倪来,曾缘这才死心了,这才彻底放弃了,这才那么随意的就送给了典韦。

  “罢了。”

  典韦收回兽皮卷,忍不住话锋一转问道:“先生,庞教头的那位弟子出了什么事?”

  秦先生连道:“此事关乎人家的隐秘,你还是不要打听为好。”

  典韦只好作罢。

  带着满腹疑问,典韦收好兽皮卷,便离开秦府,前往郑府,按部就班开始一天的修炼。

  郑老头开始传授典韦另一门兵器:

  开山大斧!

  “斧头比刀重,劈砍威力、冲撞力都是强悍绝伦,正适合搬山巨力使用。”郑老头说道。

  他送了典韦一柄八卦宣花板斧,重量一百二十斤,柄长八尺。

  “这宣花板斧要想使得好,也不容易。我传你《五绝斧法》,你好好学。”

  郑老头单手握住斧柄,宣花板斧在他手里轮转起来,竟然挥使如臂,虎虎生风。

  典韦自然是认真学着。

  只可惜,今天开启的是一号外挂,学得并不快。

  典韦努力学,能学多少是多少。

  下午申时。

  典韦腰间别着大刀,肩上扛着宣花板斧返回秦府,有了两件兵器在手,心里踏实多了。

  晚上。

  典韦吃掉一个血囊,继续练功。

  累了,洗个澡,躺下睡觉。

  一切如常。

  到了后半夜,一声吼叫徒然惊醒了典韦。

  迷糊中,典韦睁开双眼,再次听到一声吼叫,如同某种凶猛野兽的咆哮。

  他立刻穿上衣服,提起大刀走了出去。

  吼叫声从另一个别院里传来。

  典韦快步走去,路上碰到了曾缘,问她:“那是什么叫声?”

  曾缘面色微微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