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兽皮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057 2021.05.01 00:00

  曾缘说了半天,眼珠子转了转,干咳一声道:“那个,小韦弟弟,听说你会画画,画得还不错?”

  典韦皱眉,起了警觉:“姐姐你不会也想让我给你画画吧。”

  “胡说,我是那种肤浅的人吗?”

  曾缘神色一肃,一本正经道:“我就是想检验一下你的画艺水平如何罢了。”

  典韦翻个白眼:“我要练功了,别来打扰我。”

  好家伙!

  曾缘矫情起来,喋喋道:“韦哥哥,别这么小气嘛。”

  雅蠛蝶一出,杀伤力巨大!

  典韦头皮发麻,浑身哆嗦,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一声伟哥不敢当,太销魂了。

  他别过头去,不理不睬。

  曾缘见状,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块兽皮,在典韦面前晃了晃。

  典韦好奇:“什么东西?”

  曾缘:“当然是好东西了。”

  典韦不禁伸头看向兽皮之上,但曾缘一把捂住了,下巴扬起道:“给我画画,就送你了。”

  典韦:“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东西是什么呢?”

  曾缘:“猴急什么,画好了再告诉你。”

  典韦叹了口气,女人啊,一个比一个难缠,真是服了。

  二人进入房间,关起门来。

  典韦取出纸张,开始磨墨。

  见此情形,曾缘脸上一红,羞答答问道:“那个,要脱衣服吗?”

  典韦头也不抬:“看你自己想画什么样的了,脱不脱,我都能画的。”

  话音才落。

  房间里就响起稀稀落落的声响。

  典韦抬头一看。

  曾缘已经麻溜的脱了,脱了……

  不愧是易筋境的美人,不但身材曼妙玲珑,皮肤更是白皙如玉,宛若瓷器一般几乎毫无瑕疵,迷死个人。

  典韦倒是没有看得失神:“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身上怎么一点伤痕都没有?”

  经过义务教育的人,往往喜欢断臂的维纳斯,喜欢残缺的美。

  曾缘得意道:“姐姐厉害着呢,谁能伤得了我。”

  典韦不以为然,深吸口气,表情趋于绝对的平静,脑海中勾勒一下,指导曾缘躺在床上,摆出一个造型,略作调整,便圆满了。

  没办法,人太美了,怎么摆造型都不差。

  典韦嗅到了艺术的气息,迅速执笔作画,勾勒线条,形成轮廓,丰满细节,填充空白,一气呵成!

  画成!

  白纸之上浮现一个睡眼朦胧的女子,像是昏昏欲睡,又像是刚刚醒来,头发微微蓬松,美丽的身躯在烛光的映衬下隐隐约约,带着一股不可亵渎的圣洁,又像是引人堕落的魔女。

  曾缘一看,呼吸顿时凝滞,连她自己都震撼了,看得入迷。

  是啊,哪个女人不想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留下最美丽的一刻!

  过了一会后,曾缘小心翼翼的卷起了画,展颜道:“小韦,谢你啦。”

  典韦点了下那个兽皮:“现在能告诉这东西是什么了吧。”

  曾缘煞有介事道:“一门绝世武功。”

  典韦挑眉:“什么武功?”

  “这个嘛。”曾缘吞吞吐吐,摊手道:“姐姐也不知道。”

  “哈?”典韦无语了。

  曾缘叹道:“是这样的,有一次我闯入一个乌七八黑的洞穴,发现一具无名尸骸,手里抓住一卷兽皮。尸骸旁边的墙壁上,写着一句话:‘兽皮之上记载绝世武功,有缘者得之。’

  当时我以为捡到宝贝了,赶紧收入囊中,但后来我仔细看过兽皮之上的内容,却发现只有图,没有文字,根本看不懂,甚至看不出那是武功。

  我尝试用火烤,水泡等方法,试图解开这个兽皮卷的秘密,结果全部徒劳。之后,我把兽皮卷拿给几位朋友研究,其中不乏天赋极高的武者,都是一无所获,不明所以。”

  典韦仔细听着,听到此处,有点傻眼。

  整一个破烂玩意!

  “所以,就你送给我了?”

  典韦感觉上当受骗了。

  曾缘嘻嘻笑了笑:“好东西当然留给弟弟啦,姐姐这是在疼你哦。”

  说罢,她把兽皮卷丢向典韦,自顾自跑了。

  典韦仔细看了看兽皮卷,发现上面画了山水,山峦叠嶂,大江奔腾,江水中无数漩涡搅动,仿佛水底潜伏巨兽。

  “就这?”

  典韦看了又看,一筹莫展,最后他摇摇头,把兽皮卷随手一扔,丢在了床头。

  话分两头。

  曾缘拿走了画,回到房间里,翻来覆去看,越看越喜欢。

  “这画必须装裱起来,可不能损坏了。”

  曾缘小心翼翼收好,拿着画去找一个人,秦先生的贴身侍女虞竹青。

  她知道虞竹青多才多艺,不但是香道高手,也精通装裱技艺。

  “虞姑娘在吗?”

  曾缘敲门。

  “我在,请进。”房门开了,虞竹青正站在一个长桌前摆弄很多瓶瓶罐罐,各种花草,各种植物,各种粉末。

  这场景,一看就知这位是搞学问的人。

  “曾姐姐,怎么有空来我这?”虞竹青是冷淡的性子,脸上只有一抹浅笑。

  曾缘关上门,走到虞竹青跟前,神秘兮兮耳语几句。

  虞竹青双眸瞬间放大,低头看了看缓缓打开的画纸,脸色一下红扑扑的,羞死了。

  “你,你怎么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光了……”虞竹青不敢想象那画面。

  “那有什么,典韦还小呢。”曾缘不以为意,还感觉挺好玩的。毕竟典韦撑死了只有十四五岁,比她小一辈呢。

  虞竹青无语。

  “那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帮我装裱好。”虞竹青郑重道。

  等她走了,虞竹青再次打开画纸看了又看,脸颊泛起红潮。

  夜色深了。

  典韦洗漱好后,准备上床睡觉。

  忽然,他听到了外面传来脚步声,正朝他的房间这边靠近。

  典韦打了一个激灵,握住刀柄,大拇指定在刀格上。

  下一刻,咚咚!

  “小韦,睡下了吗?”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典韦略默,回道:“刚睡下,你是谁?”

  “我是,虞竹青。”女人略一迟疑,“我有事找你商量。”

  “大姐!”典韦心头警惕,他与虞竹青没有什么接触,而且虞竹青这人非常高冷,如果有事,只会派人传唤他过去,怎么可能夤夜拜访他。

  “这么晚了,大姐可是有什么急事?”

  “我,能进去说吗?”

  虞竹青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

  典韦目光闪动,此刻他只想拔刀砍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