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押运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031 2021.05.07 21:53

  出发了!

  哒哒哒,一辆辆载满粮食的大车,组成一条长龙,慢慢吞吞的驶离苍桐镇。

  运粮马车,数量过千,长龙规模可想而知,一眼望不到尽头。

  如此庞大的运粮队伍,负重前行,纵然有马匹拉车,也是不可能走得多快的。

  “从苍桐镇到上阳城,路程最短的一条道,也有一千五百里远。”

  “如果,路况良好的话,我们一天能走百余里,最多一百五十里路。

  但如果我们遇上下雨天,道路泥泞,一天能走五十里就不错了。”

  走在最前头的两匹高头大马上,正是郑老头和典韦。

  宋锦成在队伍最后,负责殿后。

  郑老头絮絮叨叨,叹道:

  “有几次,我们途径的路段发生了塌方,路被堵住了,而且路只有那一条,没办法绕路,只能硬着头皮清理,但仅是清理出道路就花费了一个多月,等粮食送到上阳城,一大半都已经发霉了。

  还有呢,我们也碰到过发大水、泥石流,亦或者必须经过的桥梁断了,不得不停下修路搭桥,或者干脆绕远路,耽误十天半个月都算是情况好的。”

  典韦仔细听着。

  但这些不是他最关心的。

  犹记得,郑老头上次押运粮食,结果遇袭了,被人打伤不说,粮食也毁了,甚至李阔、魏秀芝等学徒赔了性命进去。

  典韦略默,问道:“郑老,途中什么地段最危险?”

  郑老头回道:“这一大片地域,其实全是上阳世家的领地,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既定路线走下去,不走出领地范围,基本不大可能遇到危险。”

  典韦讶异道:“难道我们会走出去?”

  郑老头点点头:“主要是看路况如何了。若是此路不通,又无可奈何,那就不得不绕行。

  而一旦偏离既定路线,就有可能走出领地范围,进入一些危险区域。”

  典韦挑眉道:“这危险区域是?”

  郑老头沉吟道:“可能是某个厉害妖魔的狩猎场,也可能是某头凶恶异兽的领地,还有可能是某个强大的匪盗团伙,等等。总之,我们面对的危险无非是人,妖魔,异兽三者。”

  说到此处,郑老头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典韦,压低声音道:“当然,你可能还会遇到‘异常’,路上自己小心点。”

  这话说得典韦心头一凛。

  郑老头想了想,接着说道:“哦对了,还有一种潜在的危险,那就是上阳世家的那些敌对势力!

  如果他们铁了心要袭击我们,便极有可能在路上设伏。

  上一次我们遇袭,就是遭到了某个敌对势力的埋伏,粮食被人家一把火烧了。

  唉,至今没有查出来是谁干的。”

  典韦心头了然。

  押运粮食果然不简单。

  这一路上,不但可能遇到恶劣天气的侵袭,还有可能遭遇五花八门的危险。

  到了晌午。

  押运长龙停下来休息一炷香的时间,让押运工吃了携带的干粮,喝点水。

  典韦,郑老头等人在早上就已经吃过了提起准备好的煮熟风干的异兽肉,一天不用再吃饭,简单喝点水便可以了。

  吃好了午饭,队伍立刻上路。

  一直走到天黑。

  队伍停下来,安营扎寨,露宿野外。

  “第一天行程还不错,走了差不多一百二十里。”郑老头掐指一算笑道。

  典韦不知道这距离感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反正他早就迷糊了,压根不知道这一天走出了多远。

  押运工吃过饭,挨在一起睡觉。

  典韦等人属于保镖,则要负责来回巡逻,值夜班。

  他们分成两队,一队人马值班上半夜,另一队负责下半夜。

  郑老头和典韦在上半夜没睡,后半夜宋锦成等人轮换,他才睡下。

  转眼到了第二天,天还蒙蒙亮,众人就起床,草草吃了早饭,便开始赶路。

  如此循环。

  竟然一路无事。

  到了第十一天,前路上忽然出现了人烟。

  郑老头一拍马屁股,说道:“前面就是‘三岔口’,这是我们的补给站,可以住在客栈里,洗个澡,好好睡个觉。”

  典韦抬头瞭望,发现大路尽头隐约浮现一个镇子,其规模不小,虽然比不上苍桐镇,但也有高楼街道,人来人往。

  郑老头介绍道:

  “这个三岔口,位于三条大路的交集,一条路通往北方,一条路通往东方,还有我们脚下这条路,拢共三条,交通要道啊!

  以前这里只有一个驿站,简陋的很,但后来过往人员太多,渐渐扩大成了一个城镇,上阳世家也重视此地,派来镇守此地的教头,便有两位之多。”

  说话间,押运长龙来到了镇子外。

  早有人跑去通知了镇守此地的两位教头,二人迅速赶来迎接。

  这二人,一位是手持铁扇的白衣秀士,面带笑容,笑眯眯的,另一位则是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手握蛇头杖,脸色冰冷,没有任何表情。

  郑老头拱手,冲白发老太婆道:“云姥,您身体可还好?”

  白发老太婆露出一抹浅笑,嘴里没有牙,嘴巴向内抿,吐字含糊道:“老身好得很,暂时死不了,倒是你上次遇袭受伤,身体如何了?”

  郑老头连道:“我命硬,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白发老太婆点点头:“看起来,搬山功在自愈方面,也有独到之处。”

  郑老头转头看向白衣秀士:“这位是?”

  白发老太婆介绍道:“他叫祁连,新来的教头。”

  白衣秀士祁连不紧不慢的拱拱手,彬彬有礼。

  互相见过后,郑老头诧异道:“以前那位王教头呢?”

  白发老太婆闷声道:“死了。”

  她也不说那人是怎么死的,仿佛这些细节不值得一提。

  郑老头唏嘘道:“那位王教头古道热肠,端的是一位好汉。”

  白发老太婆哼哼道:“人是不错,可惜啊,自从他能看到‘异常’后,整个人渐渐就疯了。唉,谁能想到堂堂一个教头,会落得一个自己抹自己脖子的下场。”

  此话一出!

  典韦浑身一紧,深深看了眼白发老太婆。

  白衣秀士祁连似乎留意到了典韦这个反应,多看了他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