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六个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遇见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2002 2021.04.18 00:49

  嘭!

  一声闷响在耳畔炸响,典韦挡住了魏秀芝一记猛攻。

  “呦呵,不错嘛。”

  魏秀芝眼神一亮,忽然变招,身体往前窜出,往典韦身上撞了过来。

  这是什么打法?

  典韦心头一惊,魏秀芝几乎靠近怀里,胳膊肘一横,肘击他的胸口。

  嘭的一下,典韦倒退,双脚捈着地滑行,胸口火辣辣的疼。

  “咦,你居然抗住了?”魏秀芝一脸惊诧,赞道:“防身练得不错,再来!”

  典韦打起精神,脚下不断移动,等到魏秀芝欺近,拳头悍然捣出。

  魏秀芝松开拳头,化作手掌一拍,荡开了典韦的拳头。

  但典韦随即连续出拳,疾风骤雨一般的拳影笼罩过去。

  嘭!嘭!嘭!

  魏秀芝边后退边挥掌格挡,眼疾手快的挡下了每一个拳头。

  不觉间,她退到了墙壁前,后背撞在了墙上,无法再退了。

  典韦拳出如龙,眼花缭乱,打她的肚子,打她的下盘,打她的胸口……

  魏秀芝飞快格挡,身体承受巨力压制,后背不断撞击墙壁,轰轰作响,墙壁上的灰尘洒落下来,又被拳风吹散。

  典韦一口气五十多拳连击,血劲一股脑儿倾泻出去,终于到了力竭,方才一步跳开。

  魏秀芝站在墙壁前,身后的墙壁裂开了蛛网般的缝隙,墙漆掉成一个背影轮廓。

  她甩了甩双手,龇牙咧嘴道:“你小子,出拳也太猛了吧!”

  典韦深呼吸,力求快点恢复血劲,刚才一通输出固然很猛,打的很爽,然而,魏秀芝毫发无伤。

  “不打了,不打了!”

  魏秀芝忽然叫道。

  典韦愣住:“不打了?”

  魏秀芝举起双手:“我的双手已经被你打得发麻,动不了了。”

  典韦无语,看向郑老头。

  “你去药铺拿点跌打酒擦擦。”郑老头站起身,挥挥手,让魏秀芝出去了。

  等魏秀芝走了,郑老头摇头叹道:“她要是多坚持一会,输得就是你。”

  典韦深以为然道:“是的,我的血劲总量不如魏师姐,武技也只掌握了连击破碑拳,实战经验更是不如她。”

  郑老头:“我没有教你其他武技,是怕你分心,浪费过多时间,毕竟在你这个阶段,熬炼身体,积攒血劲,才是正道。况且,武技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在于深而不在于广。你仅凭连击就能逼得魏秀芝还不了手,就是这个理。”

  典韦心头迅速明了。

  ……

  凛冬已至。

  天空飘下了鹅毛大雪,洋洋洒洒,苍桐镇一夜间银装素裹,美如画卷。

  清晨,典韦一如既往骑着毛驴走在街上,毛驴和他嘴里都哈出一缕缕白气。

  这几个月来,典韦雷打不动坚持苦练搬山功,异兽肉逐渐扩大了一天四两,若是开启吃货外挂,一天能吃下二斤异兽肉。

  他的血劲增幅四平八稳,已经能够覆盖两条手臂,头部,以及半个胸部。

  距离全身覆盖,还有一段距离。

  郑老头没有再安排其他学徒与典韦切磋。

  而那三次比斗,全是闭门武斗,外人无从知晓,输的人不好意思说,赢的人也没有四处炫耀。

  于是,这件事没有外传出去。

  典韦依旧是那个低调的少年郎。

  白雪覆盖大街,一大早的,街上没有人,毛驴踩出一行痕迹。

  就在这时,典韦抬起头,看到前方出现一道身影。

  对方应该是女子,身上披着宽大的绒毛披风,拖着地,打着红伞,遮住了面容,缓缓从对面走来。

  典韦没在意,直线往前走。

  二人擦肩而过,这个瞬间,典韦瞥了眼那女子,想看看对方长得好不好看。

  只是这一看,典韦心头剧颤,浑身猛地僵住。

  毛驴驼着他向前走去。

  女人自始至终没有多看他一眼。

  过了片刻,典韦方才松开呼吸,深吸一口凉气进入肺里。

  冰冷的空气让他冷静下来。

  典韦强忍住所有的冲动,没有回头。

  “是她!”

  那个夏夜里!

  那个发光体!

  那个被吃掉的年轻女子!

  “妖魔!”典韦再次遇见了她,看其着装打扮,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真是万幸,如果我不是骑着毛驴,刚才那个瞬间,肯定会做出不自然的反应,可能会惊动这头妖魔。”典韦暗暗想道,隐隐有些后怕。

  到了郑府,典韦满怀心思,想找郑老头商量。

  但他忽然想起来,郑老头此前带领一批学徒押运粮食,离开已有数日。

  思绪不定的度过一天。

  申时,典韦回到秦府,站在书桌前,脑海中浮现那个女人的容颜,执笔描画起来,一气呵成。

  末了,他把画纸卷起,带回了房间。

  一天天过去……

  终于等到了郑老头回来!

  然而,令典韦始料未及的是……

  郑老头受伤了,脸上多出两道丑陋的疤痕,左手小拇指和食指没了,两鬓白发也多了很多。

  “李阔没有回来,魏秀芝也是……”

  典韦发现,郑老头带出去的学徒,只回来了不到一半。

  一位师兄透露:“路上我们遇到了袭击,粮食没有保住。”

  “被抢了?”

  “没有,那群黑衣人压根就没有打算抢粮食,他们直接放火烧了粮食。”

  “押运粮食失败,死伤了好多学徒,郑老也被高手打伤了,‘上阳城’那边肯定会降罪……”

  一时间,众人唉声叹气。

  郑老头自顾自进入堂屋,从此很少露面。

  不久之后,典韦曾经见过那个青衫客来了,与郑老头谈了一会。

  郑老头将所有学徒召集过来。

  只听那位青衫客干咳一声,朗声道:“郑茂押运粮食失败,愧对上阳城主,剥夺‘教头’称号,从此不可以再传授任何人武功。”

  天地间顿时一片死寂。

  “那我们这些学徒怎么办?”赵人杰排众而出,大声问道。

  青衫客不屑道:“你们爱咋办就咋办。”

  赵人杰看向郑老头:“郑老,你说句话啊?!”

  郑老头摇摇头,摆手道:“散了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罢,他转身走回屋内,留下一地茫然无措的学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