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战魂——足球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绝对高招

战魂——足球篇 楠楠.QD 4057 2003.09.03 13:03

    

  耿方长吸了一口气,用力的平静了一下心绪,然后,强忍着忐忑,尽量用一种平稳的语调问王馨道:“除了马骋,还有谁有黄牌?”

  以女孩子的细心,这时怎能察觉不到耿方的异样?于是,王馨赶忙低头仔细的又查阅了一遍。

  “除了马骋,”过了一会儿,王馨看着记录,断断续续的念道,“王硕、任鹏伟、王德生、孙玉和张亚南也都各有一张黄牌了。噢,对了,刚才郑文泉也得到了一张黄牌,一共有六个人。”

  耿方边听边心惊,听到最后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人全部都是鹰之魂的绝对主力,比赛中的主干力量。要是他们也和马骋一样,在这场比赛里再得到一张黄牌的话,那下一场比赛岂不是也不能上场了?下一场可是对星魂耶,就是鹰之魂可以派上全部的主力人员都不可能说拿下这场比赛,要是再缺掉这些主力,那可就更别妄想了!而最可怕的是,本场比赛对抗的可是作风勇猛的翼日,这样的比赛,更是最容易得到黄牌——甚至是红牌!

  耿方差点痛苦的自杀。在这一刻,他意识到了自己在赛季开始的时候就犯下了一个大错,那就是太倚重自己的这些主力球员了。

  现在在球场上的这11名球员,从第一场比赛起就是主力,一直打到现在,耿方从来就没有换过。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替补球员的严重缺乏锻炼。

  鹰之魂的主力球员和替补队员的实力差距本来就很大,再加上很长时间不踢球,对于教练战术的体会与领悟自然就会不是很彻底,而状态的调整和技术的发挥也会受到影响。如果下一场比赛果真有多名主力禁赛的话,那对于鹰之魂,不啻于是被宣判了死刑!

  但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耿方才了解了大体情况,还没有来得及高声通知场上的队员们注意,哨声响了!

  耿方立即呆在当场——任鹏伟铲球犯规!

  耿方从来不信神的,可是,这时,耿方也开始不自觉的求神拜佛起来。我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除了衰神之外,耿方可能将他所知道的所有的神明都求过了一遍。在这刻,除了在心中暗自祷告之外,耿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法来了。

  可是,无论耿方叫了多少遍的阿弥陀佛还是哈里路亚,还是无法改变场中的事实。

  裁判掏出了记录本,从中抽出了那张“可爱”的小黄牌。

  耿方绝望了!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而且是耿方最不愿意的见到的!

  任鹏伟作为鹰之魂的队长,不仅是鹰之魂场中的攻防核心,更是场中队员们不可缺少的精神领袖。如果让耿方选择的话,就算是让其他的人都禁赛,也不愿意让任鹏伟上不了场!缺少了任鹏伟的鹰之魂,就像是缺少了翅膀的鹰,飞也飞不起来了。

  算了,木已成舟,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耿方心中长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目前的问题,拿下这场比赛先。如果这场比赛都赢不了,不可以恢复众人的士气,那还谈什么下一场比赛。可是,一切又谈何容易。一个礼拜都想不到解决的方法,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有可能想到吗?

  除非有奇迹!

  耿方首先高声通知了场上的队员,让他们注意动作,不要再申请黄牌了。任鹏伟和马骋的停赛已经让鹰之魂伤筋动骨了,要是再加上几个人,那可就是致命伤了!

  好在上半场比赛已经进行到近40分钟了,就快要结束了,或许,中场休息的时候,可以有什么办法吧!

  时间过的真是漫长,这短短的几分钟,对耿方来讲就好像几年一样。这还是耿方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场中的形势依旧成一面倒。不是鹰之魂压着别人打,而是鹰之魂被别人压着打。这种事情出现在积分排名第二的球队身上,而且还是一只一直崇尚进攻的球队,真是十分的具有讽刺意味。

  千盼万盼之下,裁判终于吹响了上半场比赛结束的哨音。

  上半场算鹰之魂命大,在射门比例为1:10的情况下,还能保住大门不失,除了说他运气好之外,还能说什么?

  不过上半场是熬下来了,下半场呢?要是还这样进行下去的话,那鹰之魂这场比赛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逼成个0:0的平局,这跟输了球有什么两样?还不是一分也没有?那还不如索性输掉!!!!

  耿方急得快要疯掉了,可灵感就是没有,对着一群没有斗志的家伙,简直是束手无策。

  场上的队员们开始下场了。耿方就站在教练席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队员们,没有一丝要动的意思。

  由于位置的关系,门将一般是最后一个离场的队员。所以,跟随着大队人马,杜文形单影只的默默向球员通道走着。

  当杜文刚走出场外,王馨就迎了上去,接过了杜文手上拿着的,在场上好用来擦手套上露水的毛巾,并递过了一瓶已打开了瓶盖的矿泉水。

  两人之间这亲昵的小动作忽然让正不知所措的耿方心中一动。一丝不容易让人察觉到的笑容顿时浮上耿方的嘴角。

  机缘巧合之下,耿方终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法!

  在这一刻,耿方真想仰天长笑,抒发一下自己的兴奋之情。

  耿方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这么异想天开却又确实可行的方法竟然让自己想到了!!!

  想到就要立即实行。于是,耿方朝王馨喊道:“王馨,你过来一下!”

  王馨刚接过杜文喝完后的矿泉水瓶,闻声回过头去,愣了一下,然后才匆忙的将毛巾又交回给杜文,向耿方这边跑来。

  杜文并没意识到什么。教练叫经理去布置任务,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杜文没有多加理会,径直走进了球员通道。

  休息室里,一片寂静无声,谁都不想说话。

  中场休息的十五分钟,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而耿方竟出奇的还没有踏进休息室,王馨也像是失踪了,这确实有点不同寻常。

  杜文坐在板凳上,心中暗自蹊跷。会有什么事能让教练吩咐这么长时间的?!这个时候,应该有什么事都在休息室里跟大家讲,和一个球队经理有什么好说的?她又不上场踢球,说了又有什么用?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杜文心头。

  休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耿方面有得色的昂首走了进来,像是一个胜利的将军,而身后则跟着低着头,羞得满脸通红却又带些喜意的王馨。

  杜文更是纳闷了。耿方到底对王馨说了些什么,弄得她成了这个样子。杜文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原因。

  耿方带着王馨,走到了讲台前面。

  四周看了一下队员,耿方轻轻一笑,说道:“我经历了最惊心动魄的45分钟。在这45分钟里,我时时刻刻担心受怕,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球门就会被对手攻破了。这滋味还真是难熬。”

  没有人吭声,是不想,也是不敢。

  耿方顿了顿,接着又道:“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确实有点****运,上半场被人攻了10次门,竟一个球也没有失。看来,老天还是很眷顾我们鹰之魂的。”

  这几句话,傻瓜都听得出来,这是在变相的讽刺。

  耿方又道:“算了,我不想再说什么了。下半场,我会用孙玉替下丁远刚,阵型呢,还是保持3-6-1不变。至于你们会打成什么样子呢,那就由你们说了算了。其实想想,输了一场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我们才比浴火差四分而已,第二循环如果能战胜他们,在多拿它几个附加积分,冠军还是挺有希望的嘛!”

  这话,几天前就说过了,现在真是老生常谈,做些无用功。低下的球员们依旧死气沉沉,一副没有斗志的可怜相。

  耿方早就料到了是这个结果,不慌不忙的接着道:“话说到这儿了,我忽然记起,刚才王馨跟我说,她好像有几句话要对大家讲,是吗,王馨?”

  一句话,终于把王馨搬到了桌面上。

  众人不由抬起了头。王馨有话要说?所有的人都觉得希奇,尤其是杜文!

  被耿方硬推到讲台中央,王馨的脸变得更红了。

  今天的王馨穿着一身很挺的白色运动服,将她修长又丰润的完美体型恰到好处的修剪出来,也更加突出了她雪白的肌肤。再加上她本就长得很美,这时更是羞的低着头,面带桃花,双手还在不停的拉扯着衣角,看得让人直喷鼻血。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所有男人都心仪的白雪公主的典型嘛!

  在座的,除了王馨,都是男人,顿时,所有的人全看傻了眼,就连耿方也不例外!

  王馨要说什么?这时已经不重要了。

  (小三,可不要小气,这是剧情需要,我回国的时候,千万不要找我麻烦,拜托拜托!)

  站在台上好一会儿,王馨终于开口:“我、我……”

  声音奇小无比,而且只有两个字就没了下文。

  众人更加奇怪了,是什么话,让她这样的难以开口。

  耿方在一边可急了。耿方知道,这样的话让一个女孩子来讲——特别是大庭广众之下来讲,确实难为她了。只要还有第二个办法,他就绝不会用这一个,可现在不是已经被逼到绝路上了嘛!王馨可是耿方最后的希望了。

  刚才的十分钟,耿方可是费尽了口舌,磨破了嘴皮子,用尽了自己在学生时代从语文课上学回来的所有知识,才终于成功的说服了王馨,让她点头答应了开口,她现在不是又反悔了吧?

  正在这时,休息室的门又被打开,工作人员探头叫道:“鹰之魂准备,下半场比赛就要开始了,请在两分钟内入场。”

  话说完,一缩头,把门重新关上。

  耿方暗道:来得正是时候,我就趁机激一激你,看你还不就范!

  于是耿方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不说就算了。比赛嘛,输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大家收拾一下,我们上场比赛了。唉!今年我们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来年我们再努力吧!”

  教练下命令了,队员们自是必须遵从。于是,众人纷纷起身,开始向门口涌去。

  当休息室的门刚刚被打开,王馨忽然叫道:“杜文!”

  众人愕然停步,回头看向王馨。耿方暗自得意,姑奶奶,你终于肯说了!

  王馨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矜持,鼓足了力量,像是下了必死的决心一般,大声道:“如果、如果你能赢下这场比赛,我就答应你,做、做你的女朋友!”

  所有的鹰之魂球员全部杵在当场,目瞪口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