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战魂——足球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自我批评

战魂——足球篇 楠楠.QD 4359 2003.09.01 12:49

    踏进校园,四人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深刻转变。整个鹰之魂好像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着,半分生气都没有。这个学期刚刚才因为球队战绩好而恢复起来的“繁荣”景象已不复存在。

  四人很明白大家此时的心情,因为现在他们也一样,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这就好像一个才凭着自己的努力挣扎着出人头地的人瞬间又被迫宣告破产一样,整个人被抽空了灵魂,什么动力都失去了。

  这种打击实在是分外的沉重。

  四人走进教学楼,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垂头丧气爬楼梯的王硕。对浴火的这场比赛里,他在和曲辉的较量中完全的落于下风,被对手搞的一点脾气也没有。所以,要是选出一个在本场比赛里最受伤的人的话,那王硕就当之无愧了。这也就难怪此时他会这么的难受了。

  尚楠楠等人本没心情叫住王硕,可王硕偏偏走的很慢,而且心不在焉,弄得尚楠楠兄弟四个没费什么力气就赶上了他。众人擦间,要是不说些什么实在过意不去。

  马骋上前搭住王硕的肩膀,漠然问道:“今天怎么没有买报纸?”

  王硕明显的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左右看了两眼,见是尚楠楠等四人,不由苦笑,回答道:“谁还会有那个心情!不用说,这一期无一例外全是夸奖浴火的,我怕看了忍不住呕血!”

  四人没有再搭话,显是默认了。

  任鹏伟此时忽然想起了离场的时候迟凯凯和自己说的话。

  在离场的时候,迟凯凯故意找到任鹏伟,非常有礼貌的和他握手,然后道:“你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这两年来让我第一个认真起来对手。我希望下一场比赛我们碰面的时候,你会给我更多的惊喜!”

  当时,因为被刘云欢的几句话搞的云山雾罩的,所以任鹏伟也没有太在意,更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木呐的伸手、握手、点点头,然后转身跨进球员通道。

  这个时候再想想,迟凯凯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对对手的安慰?尊敬?或是又一次的挑战?

  任鹏伟甩甩头,逼着自己把这些恼人的念头挤出脑海。现在什么都已无所谓了,输了就是输了!有的时候,人,就是要认命!

  在到二楼的这段时间里,五个人彼此再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默默地爬楼梯,然后分手,各自走进自己的教室。

  下了课,在足球队的教练室里。

  没有人说话,整个教练室里死气沉沉的,所有的人,好像是一群在等待着死刑的囚犯。

  耿方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抱了一摞报纸,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办公桌旁坐了下来,然后把报纸往离自己最近的王展手里一递,并示意他传给大家。

  全部都是最新一期的《封神点将》、《球魂》和《希望足球》。众人最不想看到的一期报纸,换了种方式,最终还是来到了他们的手里。

  任鹏伟翻开《封神点将》,首先进入眼帘的赫然是“锋芒毕露”——迟凯凯的大幅照片!

  任鹏伟气得差点骂娘,不过好在他自小家教好,虽然有点冲动,可终归忍住了。可是,忍是忍住了,却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当他看到了接下来的标题之后,国骂终于出口!

  标题很醒目,还用红笔。写的是——《弯刀斩落飞翔鹰,快剑刺破空中魂》!这还可以,可第一句话竟然是:鹰之魂实在是太嫩了!

  任鹏伟的肺都快被气炸了。妈的,成绩好的时候,说的是天上有地下无,可一输了球,却什么尖酸刻薄的话都出来了。操,这个时代的媒体,真******现实!

  接下来的话更加让任鹏伟觉得“不堪入目”了。

  文章里说:天,迟凯凯究竟还有多少力量没有释放出来!过人、传球、射门,他每一次完成这些动作,都会给我们不同的感觉、不同的惊喜,而且可以把不同的对手轻易的戏弄于鼓掌之间!我们不禁讶异,他的身体里怎会孕育着如此惊人的想象力,实在是让人嫉妒!

  ……

  看到这儿就够了,任鹏伟气的把报纸狠劲的和上,甩到了一边!

  任鹏伟气的要命,而那边马骋等人也不好受。

  马骋看的《希望足球》,上面不单单把丁磊好夸一顿,而最过分的是,竟然说“在前面几轮一直表现出色的后卫马骋,在丁磊的狂攻乱炸之下,也显得毫无办法”。连带着,把马骋也损了一番。

  最惨的还要数王硕,《球魂》报甚至用了“一整场比赛如同梦游一般”的严重形容词来形容他的表现。

  王德生、李帅等其他队员也是受尽了嘲讽,《封神点将》最是离谱,竟挪揄道“他们有上场吗?或许吧,可是我真的一整场没有见过他们!”

  相比较而言,杜文、尚楠楠和邱永祥等人的处境还好过一些,不过也只是被简单的一句“中规中矩”草草打发了事。

  大家是越看越恼火,人人堵着一口气!要是现在谁不小心划了一根火柴,我想,可能这一间教练室就会被炸得连渣滓都找不到了。

  过了好久,耿方见大家再也没有心情看下去了,这才开口说话,声音沉重:“等了好长时间,我们终于输了!”

  无人应声,痛苦在周围环绕!

  耿方又道:“踢球嘛,总归是要输的,一支球队不可能一场比赛都不输,那太不现实了。所以,输就输了,又不是世界末日!我想,大家不用太在意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真要让人做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耿方站起身,叹声气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做检讨,自我批评,找出我们自身的缺陷加以改进。报纸上面的话虽然有点夸大,可也不尽是没有道理。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了,我们是不是真的有些地方做错了,或是做得还不够完善,离我们‘梦之队’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耿方沉默了一会儿,给了大家一点思索的时间,然后接着又道:“球队输球,无论如何,教练要占主要责任,我不会推卸这个责任,所以,自我检讨,就由我这个教练开始吧!”

  众人仍旧低着头,没有一点反应。

  耿方不去理会,径直端起桌上的水杯,押了一口水,然后道:“在比赛的临场指挥上,我犯了很大的错误。首先,我违背了自己一直遵循的原则,放弃了对‘足球是艺术而不是功利’的执著,在我们扳平比分的时候,给了大家一个愚蠢的指示——全力退守!正是这个指示,葬送了我们这场比赛!”

  说到这儿,耿方不由苦笑一声,又道:“记得我的教练跟我说过,足球是圆的,所以,当你踏上了足球场,你就要随时准备接受失败。而如果一个球员不能正确地对待失败,那他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领袖。”

  停顿了一会儿,耿方又道:“从那一刻起,我在球场上依旧疯狂的追求胜利,不到最后一刻决不允许自己放弃。而同时,我也准许自己的失败,因为我从老师的话里了解到了一个道理:有的时候,不失败,就不可能获得成功!不过,我败,也要有个先题条件——这也是我的教练教导过我的,那就是,败,也要败的漂亮。”

  最后一句话,本应说的很有力量才对,可耿方却只是轻轻带过,接下来,更是再次的报以苦笑。

  “比赛那天,”耿方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后,又道,“鬼使神差一般,我竟忘记了,忘记了我一直的信仰,也忘记了教练对我的教导,我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教练,更是辜负了大家、辜负了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球迷!在这里,我郑重地向在座的所有人道歉!”

  话到此,耿方再不言语。

  作为球队的统帅,一支队伍的主教练,能够做到当众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一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其实仔细说起来,耿方的做法并不明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样做会影响到球队的士气以及自己在球队里的威信力。对于一只急需重新建立起自信心的球队来讲,如此是非常要不得的。但耿方虽然明明知道,可就是做不到。他总觉得,任何人都必须拿出勇气面对自己的错误,一个主教练,一个教导别人的人更是应该如此。

  在耿方讲完这番话后,过了漫长的几分钟后,任鹏伟终于站了起来。

  作为一队之长,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要做一个表率!

  “我很傻。”这是任鹏伟的开场白,“我期待已久的比赛,全被我一个人搞砸了!”

  这句话说得有点严重,这等于任鹏伟自己把输球的责任全部给扛了下来。本场比赛里,任鹏伟虽然有犯错,可绝对不致命,称不上“罪魁祸首”。他如是说,确有点夸张。

  任鹏伟接着道:“我身为一队之长,又扼守在后腰这个关键的位置上,我应该以大局为重,处处为球队的胜利着想。但我没有这么做,我把和迟凯凯的较量放到了第一位,这使得我有的时候失去了冷静,在瞬息万变的球场上,没有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最佳的判断,以致失去了很多机会。在这里,我也向大家道歉,并且保证,在以后的比赛里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队长带头后,队员们也纷纷起身,开始做自我检讨了。

  接着任鹏伟,第二个是王硕。

  王硕道:“说句实话,我有些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当我们连胜的时候,我可以说是目空一切,什么事、任何人我都不放在眼里。战胜浴火,本对我是多么遥远的一个奢求,而在那一刻,竟也变得那么轻易了。我就是这样骄傲的踏进了浴火体育场,好像自己才是这个梦幻场地的主人,高中足球的霸主一般。直到我听到浴火观众们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亲身体验到了‘魔王’和‘仙童’的威力之后,我才开始觉醒:原来我是真的很渺小!在那一刻,我不再骄傲,可同时,我也失去了自信,失去了往日的激情。从轻敌到自卑,我想,我的确要为此付出代价!我不敢像队长那样保证什么,我只能和大家伙说,对不起,这次输球,我有责任,我对不起大家!”

  王硕的话可以说是代表了在座大部分人的想法。他们和王硕一样,也都有这种思想上的转变。所以,这时听王硕娓娓道来,他们也不自觉地点头表示同意。

  轻敌后的自卑,这确是这场比赛里所困扰鹰之魂的最大问题!而比赛过后,这个疑难杂症的病症还没有从鹰之魂的队员们身上拔除掉,并发症也相继到来了。

  从王硕最后的几句话里,我们可以了解到这场失利在鹰之魂球员的心理覆上一层多么大的阴影。可以说是信心尽失!一只没有信心的球队怎么会有战斗力,接下来的比赛要是这样的话,那还怎么打?

  耿方不禁摇摇头。

  潜伏在鹰之魂“繁荣”背后的问题,在一场失利后,被彻彻底底的翻了出来。

  泰坦尼克号要撞冰山了。

  可是,耿方的担心不不尽止于此,他隐隐约约中,总还感到有点什么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的不安全因素潜藏在队伍里,而且破坏力更为巨大。

  这,究竟是什么呢?

  PS:我终于回来了,让大家久等了。靠,这一个礼拜真是难熬啊!新加坡的老师真是有够变态,BNT和EMATHE的题出的有够偏,剩下的还好啦,弄得我考的差强人意!周末连做了三天工,现在腿还直不起来,天!不过,终于有四天可以休息了,在这四天里,我会尽量一天更新一篇,以弥补我对大家的亏欠!谢谢你们支持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