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战魂——足球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心的感受

战魂——足球篇 楠楠.QD 4244 2004.03.02 12:50

    

  尚楠楠三个人背着背包,向家的方向走去。

  马骋对尚楠楠道:“老大竟然和王硕……很让我意外!”

  尚楠楠笑道:“队友们之间探讨一下技战术方面的问题,很平常,有什么奇怪的?”

  任鹏伟一旁道:“可是你说得这么明白就有点奇怪了,甚至连我们想到的那四个字都详详细细的解释得这么清楚。这可是咱们教练严禁的!”

  耿方在刚教尚楠楠兄弟四人的时候,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不准把他们在球场上领悟到的东西当作经验之谈再教给别人。这并不是说耿方小气,敝帚自珍,而是因为耿方不想误人子弟。

  由于耿方交给尚楠楠他们的东西都只是建立在他们自己感觉上的,而感觉这东西却很独特,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对尚楠楠他们有用的东西,对别人却可能是累赘,不仅起不到帮助的作用,甚至会让人因为专注于此,反拖累了自身优势的发展。他们可不像耿方,可以做到因材施教,针对每个人的特点从旁加以指点。说到底,他们还太嫩了,没有这个资格!

  就是耿方自己,在训练球员的时候,也尽量的避免把自己所掌握的东西仔细的解说,给队员们一种定势,而只是在关键的地方点拨两句,更多的,还是要靠队员们自己的理解。

  在足球场上,循规蹈矩、死搬硬套,只会把一个球员的才华消磨殆尽!

  这也就是耿方为什么会给他们兄弟四人下这道严令的原因。

  当然耿方并不制止他们兄弟四个彼此之间进行交流,一是因为他们的特点都大致相同,就算影响,也不会很大;二则最重要,就是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对足球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而且再加上彼此之间深刻地了解,他们根本不会被对方所影响,也就没有了耿方所担心的那种情况的出现。所以,平时,更多的,还是他们四个在一起讨论,却不和别人做研究。

  可是,刚才尚楠楠给王硕“出题”的时候,却犯了这个戒,这才让马骋和任鹏伟感到讶异,不由忍不住此刻出言相询。

  尚楠楠笑笑:“我当然是有过考虑的。第一点,是我感到‘谁都有弱点’这句话恰恰是足球的精髓所在,用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而正因为这样,谁也都可以从中学晓些什么,不会产生理解错误之类的问题。”

  马骋皱眉道:“只是这样还好了,可是你把我们想的那四个字都解释得那么清楚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尚楠楠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道:“说到这儿,我就有点私心了。其实在那天晚上我们分手之后,我心里突然有一点不对劲的感觉,好像哪里出了错似的,却总不知道出在哪里。而王硕这小子头脑很好,我说出来是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可以帮到我的。”

  马骋轻笑一声:“你到懂得利用人,难道不理会人家王硕吗?万一你这样做让王硕进了什么误区,退步了什么的,看你怎么负责?!”

  尚楠楠一耸肩:“他那么聪明,不会的啦!”

  任鹏伟关心的却不是这个,皱眉问道:“老大,你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说?”

  “不是我也说不上来嘛!”尚楠楠无奈的苦笑道,“要是能够清楚地说出来,我就不用这么烦了!”

  马骋奇怪道:“为什么我们一起想到的,可是却只有你有这种苦恼,我们都没什么感觉呢?”

  尚楠楠摇头:“我怎么知道!”

  任鹏伟插口道:“先别讨论这个了,先帮老大解决这个问题再说吧!”

  马骋提议道:“我看,咱们不如去找教练问问,有他帮忙,总比我们这样空想好的多了吧?!”

  任鹏伟持有怀疑态度:“就咱们教练?他肯给我们详细地解释吗?别忘了,这四年多了,他总来没有在技术方面很明白地告诉我们什么,都只是套个大方面,剩下的就都让我们自己摸索了!我看,这次老大的问题如此的细节化,他定是不肯说了。”

  马骋一边反驳:“你也说是在技术方面了。而老大的这次,我觉得应该是归于对足球的理解这一类。性质不同,也应该区别对待吧?!”

  尚楠楠点点头:“教练于我们对足球的领悟特别的看重,在我们的训练中他如果有训话的话,一定是这方面的,像什么‘讲感觉’啦,‘无意识’啦等等。所以,这次,我觉得他应该能帮到我们的。”

  马骋补充道:“就算他只讲了几句话,或是还像以前只略微给个大的层次,这也比我们这样苦无头绪来的好吧?!”

  听到这里,任鹏伟不由苦笑:“好像不是我有什么难题吧?!怎么搞的都在劝我了?”

  尚楠楠和马骋听后双双一愣,然后不禁相视一笑。

  三人吃罢晚饭,相约来到了耿方住的教工单身宿舍。

  说是教工单身宿舍,但由于耿方是足球队的主教练,所以身份有别于其他年轻的单身教师,因此这是学校特别为他安排的一套房子,而这所房子在层次上都快赶得上校长了,四室一厅,一个人住可谓是奢侈至极——特别是对于耿方来讲!

  耿方是个极为邋遢之人,平时根本不愿意去整理什么房间,所以,对他来讲,其实一间都嫌大,更不用说是五间了(厕所不包括在内)!而耿方也很有自知之明,因此,虽说他住进了这所房子,可是却只用了一间屋子,剩下的除了再开一间作为储藏室之外,竟都是空的!这也算是新鲜事了。

  说起来,自从耿方搬家的时候三人来帮过一次忙之外,其他的时候,还真没有来过。而因为搬家,东西乱摆乱放的,当时几人也根本什么事都看不出来。而这一次再一看,乖乖!

  马骋环顾着空空如也的客厅,惊叹道:“我的妈呀,教练,你也太爱干净了,这么大的一个客厅,竟然‘一尘不染’!”

  任鹏伟也失笑道:“当真布置的‘别具一格’,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尚楠楠一旁轻责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小四,这是最新的设计,仿照着一种叫什么‘榻榻米’的来的,看着好像没有座位,其实,正是哪里都可以坐!”

  听了尚楠楠独特的“见解”,马骋和任鹏伟不由“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还故意将尾音拉的老长。

  耿方气的上前一人脑袋上给了一巴掌,骂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没句正经话,这么晚了还跑来拿我开涮!”

  三人摸着被打得生疼的脑袋,却乐得哈哈大笑。

  马骋还喘着气道:“教练,真不愧是干足球的,这里啊,只要在墙上画两个球门就是足球场了。”

  任鹏伟连忙附和道:“对对,最好在地板上再漆一层绿漆,这样就更逼真了。”

  尚楠楠此刻却忽然打住了两人的对话,长长的“嘘”字之后,扳起了脸道:“听!”

  几人不由奇怪,一愣神的功夫,尚楠楠又道:“这里说话竟然还有回声呢!”

  说完,三人之间顿时炸开了锅,笑得更厉害了。

  耿方无奈的摇摇头,等三人笑得差不多了,这才没好气地问:“你们今晚当真就是为了来说这几句气我的话才来的?有没有搞错,太不给我面子了。”

  马骋按摩了一下笑疼了的腹肌,带点儿惯性地笑道:“教练,我们是有事来找你,可是你总归要给我们个坐的地方才行吧?!”

  耿方白了三人一眼,这才道:“有事还说这么多废话!跟我来吧。”

  耿方领着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划拉了一下还扔在沙发和床上的几件脏衣服,道:“找地方坐吧,不用客气!”

  站在门口,三人相视苦笑。天,这里和客厅简直……

  怎么说呢,要是说客厅是沙漠,寸草不生的话,那么这里就是原始森林,“植物”多的你甚至没有地方落脚!脏衣服、CD、电线、成箱的方便面等等等等杂物随处可见,把照说不小的房间搞的是水泄不通。

  三人没有办法,只得勉为其难,各自寻找“战略性”的位置,坐了下来。

  还没坐定,耿方一脚就把在他身边地上放着的一箱可乐踢了给了三人,道:“自己动手,想喝就拿!”

  尚楠楠踩住了尚在滑行的可乐箱,毫不客气的低身打了开来,从中抽出可乐罐,分给另外两人。

  三人还在“分赃”的时候,耿方早早坐定,开门见山的就问道:“怎么了,碰到什么事了,说出来给我听听。”

  尚楠楠轻啜了一口刚开罐的可乐,然后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碰到问题的过程讲了出来。

  “大概就是这样了。”说完经过之后,尚楠楠道,“这种感觉真得很奇怪,好像自己的身上哪里出了错误,忽然之间搞得什么都不协调了一样。这事以前我还真的没有遇见过。”

  耿方听完尚楠楠的叙述,忽然笑了,不答反问尚楠楠道:“老大,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足球这东西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你?确切的说,是你为什么如此的热爱踢足球?”

  尚楠楠愕然。不仅尚楠楠愕然,马骋和任鹏伟也愕然。

  耿方继续道:“虽然说喜欢一样东西未必有原因,可是,喜欢去做一件事情却必定有他的原因。所以说,你可以讲你喜欢足球——这不需要理由,但是如果你喜欢踢足球,那么,在球场上必定有一样东西在深深的诱惑着你。和浴火的比赛中,我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迟凯凯之所以对足球如此的热衷,是因为他喜欢足球的唯美。所以,他喜欢用漂亮的带球去过人,喜欢用美妙的传球去给人震撼,更喜欢用一种让人无法想象的射门去让这一切升华!而星魂的孙源呢,在他的身上,你则可以体会到他是多么的嗜血。孙源喜欢的,是足球中那种致命的血腥气,所以,他乐意在禁区内游荡,去找寻所有可能一箭穿心的机会,为的只是好好的体会在破门的霎那、那种击碎对手一切希望所带来的赤裸裸的快感!这就是踢足球的魅力所在了,他可以让不同的人在球场上找到不同的、却是他所希望得到的一种满足,而这种满足,也正是踢足球的真正乐趣所在。”

  尚楠楠苦笑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你乍一问我,我都有点懵了,给点时间行吗?”

  马骋也道:“就是,我这没有问题的现在也没有头绪呢,更何况是老大了。”

  耿方笑笑:“我并没有着急让你们给出答案来呀?!回去好好想想,如果你们真的可以得到确切的答案,那就证明你一切正常,可是……”

  说到这里,耿方顿了一下,眼睛盯向了尚楠楠,才道:“如果你找不到答案,那么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了。”

  看到尚楠楠还有点困惑,耿方又解释道:“踢足球的乐趣每个人都不同,而这种乐趣不仅是踢球的动力,也是连接一切的纽带。你在足球上有了一个很好的感悟,可是他毕竟和你以前的东西不一样,需要有一条丝线把他连起来,而这种乐趣就是这条关键的‘命运索’!”

  在尚楠楠恍然点头的时候,耿方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记住,遵循你心的感受,好好释放你对足球的爱,这样,你必定能够做到你想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