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战魂——足球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达到忘记

战魂——足球篇 楠楠.QD 4237 2003.08.14 16:05

    新战术实施以后,任鹏伟很少再攻到前场了,专心致志的防守起来。有球找空当就往两边分,给王硕和王德生,或是干脆直传给回撤接应的尚楠楠,让他再处理。鹰之魂的进攻顿时简化了不少,而威胁却增加了。

  第三十五分钟,王硕边路进攻受阻,努力闪出一个空当,横穿给了后退拿球的尚楠楠。

  王硕打边路并不擅长,他的启动速度和短传的优势在这里受到了限制,无法发挥最大的能量,故而李麟在防守他时也省了不少力气。

  尚楠楠后撤,于骏紧跟着压了出来,而另一名中后卫张影则仍守着中路要塞,两名边后卫李麟和刘舫有意识的向中路靠近,贴上了想要拉边找空当的王振勇和李帅,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一点也没有手忙脚乱。浴火后防线的特点就是配合默契,而且他们的防守经验也异常丰富,所以,不用董催教练特地嘱咐什么,他们自然而然的将平时练的熟练的防守战术用了出来。

  曲辉也没有闲着,鬼魂般的粘了上来,与于骏形成了包夹。

  为了不让尚楠楠有空间转身或是舒服的传球,于骏选择了贴身的防守。

  贴身的防守危险系数是很高的,如果用好了,可以完全锁死对手的进击路线,让他无法动弹。可要是一个不下心,被他利用种种形势抓住了破绽,那摆脱会是易如反掌。而因为贴身时双方有着最近距离的身体接触,彼此的一举一动都会毫无遮蔽,所以,在这个时候,就看谁更狡猾了。

  不过这次尚楠楠并没有机会与于骏来一次面对面的单挑,曲辉的威胁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和于骏较量了。于是,尚楠楠护住球后,马上向左略一斜身,右脚一扣,把球直塞向大禁区右侧的李帅。

  李帅顺利的接到球,可中路留守的张影此时显出了其重要性,迅速的补防,把刚刚出现的那一丝丝漏洞马上缝合。

  李帅没法,把节奏停了下来。现在他已经不能够找到空当再射门了,唯有创造机会突破,寻找对手的漏洞。

  李麟这时也快速回防,眼看就要赶到战略性的位置,对李帅构成威胁了。无奈之下,李帅唯有抓紧时间。

  趁张影停步,启动上会慢自己一拍的优势,李帅左脚一捋,一弯腰从右路加速,继续向禁区内深入,期望拉开距离好射门。可张影好像早料定了李帅会这样做似的,紧接着也相应的作出动作,跟了上来。

  张影防守的幅度做得十分有度,没有大的动作,只是把李帅一步一步的往底线逼去,迫使他失去射门的角度。在禁区这么危险的区域里,采取如此的防守策略是绝对正确的。这样一不会犯规,送给对方点球机会;二是,即使让李帅射门,由于门将徐敏会堵住近角的角度,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性。而李帅吃亏在因为距离太短,而无法发挥自己的速度优势,所以只好沿着张影的设计走下去了。

  最后,李帅还是射门了,非常勉强。球越过张影,扑向徐敏。

  由于距离太近的缘故,徐敏不敢怠慢,保险起见,把球封出了底线,鹰之魂获得了上半场的第三个角球。

  王德生罚球。球发了出来后向禁区飞去,但威胁并不大,徐敏出击轻而易举的摘了下来。

  双方有来有往,比赛就这样进行着。

  浴火方面虽然有了赵振侠这个生力军,但不知为什么,自从任鹏伟向迟凯凯挑战以后,迟凯凯却忽然消沉了下来,再也没有主动的正面挑战任鹏伟。而任鹏伟也好像忽然厉害了许多,在邱永祥的协助下,严防死堵的看住了赵振侠和常常回防的丁磊。攻击的三大核心被冻结,浴火的攻击力自然锐减。

  鹰之魂这边也不怎么样,虽说耿方的战术对头,可尚楠楠毕竟是第一次客串中场的这个位置,而王硕对右边前卫也很是陌生,故此,鹰之魂的进攻只能说是有起色,绝谈不上卓有成效!

  时间慢慢流失,上半场45分钟终于结束了,双方迎来了期盼已久的中场休息时间。

  耿方长舒一口气。总算挺到了中场休息,要是上半场再被浴火高中进一个球的话,那可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董催又何尝不是提心吊胆。鹰之魂的变阵出乎他意料之外,要不是因为临时的新阵欠缺练习的话,被扳平比分是很有可能的。

  总而言之,无论浴火还是鹰之魂,这个缓冲时间实在是来的及时。

  耿方依旧是最后一个走进更衣室的。看着队员们一个个忙着用毛巾拭汗、喝水,脸上没有一滴丧气的神情,不由满意的点点头。

  当耿方站到讲台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忽然任鹏伟率先开口问道:“教练,我有件事不明白。”

  众人讶然看着任鹏伟。中场休息有队员先开口,这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

  耿方愣了一会儿,旋而恍然,好整以暇的笑笑道:“想问什么?”

  任鹏伟皱皱眉头道:“教练,您曾经说过,只要我可以达到‘极限状态’,保持‘灵觉之心’,那场中的一切情况都可以洞察无疑。可为什么这一次我对上了迟凯凯,却什么都察觉不到,老处在挨打的地步。”

  杜文和马骋那边听后也纷纷点头,附和道:“对对,一点没错!”

  马骋还补充道:“当他传球时,我只是有点不妥的感受,但却没办法和以前似的明白的描述出来。真是奇怪至极!”

  耿方不答反问道:“你们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足球魂’的三个阶段吗?”

  王硕抢先答道:“当然记得。第一个阶段是‘入’,第二个是‘出’,第三个是‘分化’阶段。”

  耿方马上肯定的道:“不错,就是这三个阶段。那我再问,这三个阶段哪一个最重要?”

  王硕一撇嘴,嘟囔了一句道:“你又没说过。”

  王德生则正面试探性的回答道:“是第二个阶段吧,我想,把学到的再忘记是最难做到的吧!?”

  耿方摇摇头道:“错!你说的是最难的,却不是最重要的!”

  马骋催道:“得了教练,别兜圈子了,快说罢!”

  耿方丝毫没有因为马骋的口气而生气,依旧带着儒雅的笑容道:“最重要的是第一个阶段——‘入’。”

  看着大家一脸的茫然,耿方解释道:“‘入’是打基础的阶段,所有的基本功都是在这个阶段练就和巩固的。而所有足球场上的绝学无一例外,都是建立在基本功的基础上,因此,三个阶段里,我说,第一个阶段最重要,皆因它牵涉着足球最基本的东西!”

  杜文愕然问道:“教练,这和我们问的问题有关系吗?”

  耿方接着道:“急什么,慢慢的这就来了。”

  尚楠楠气道:“一共才十五分钟,听你这么个说法,我们不用说别的了!”

  耿方没好气地骂道:“你就这么跟教练说话么?不像话。想听的话就闭嘴!老老实实的竖起耳朵就好了!”

  尚楠楠一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还是安静了,不在多言。

  耿方转过脸来绪道:“你们之所以没有办法感觉到迟凯凯的动作,预见到他的意图,都是因为在‘入’这个阶段——也就是打基础阶段的时候,迟凯凯做了你们没有做过的深入练习,使得他在最基本的功夫上面就强过你们。再加上他后来的改良,变化更多,让你们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任鹏伟皱眉道:“教练,这好像也不是问题的答案吧?!”

  耿方瞪了他一眼,自顾自道:“在你们达到‘极限状态’后,你们所能感到的只是你们曾经接触过的。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可以做到的、你们在第二阶段时所忘记的!”

  马骋拍手恍然续道:“但我们可以忘记的,都只是在第一阶段所练就、达到的!是吧教练?”

  马骋说完后,任鹏伟等也有此迷惑的人顿时也都明白了过来。

  耿方赞赏的点点头道:“没错!不达到就无法忘记!迟凯凯用的这些动作根本就不曾在你们的脑海中存在过,故此,你们即使感觉到了不妥,也是不可能在心里清楚的刻画出来的。这也是迟凯凯在与你们的对抗中可以处处占的先机的原因所在!也就是经验的差距!”

  任鹏伟不禁气道:“那岂不我们下半场还是要处处被动挨打!?”

  耿方笑道:“没听我说吗?你们处在劣势是因为迟凯凯的动作你们根本没有接触过,而现在,你们最起码有了一次的经验了,并且惨痛无比。所以,当你们再遇到的话,就绝不会手足无措了。上半场最后的十几分钟,你们不是已经体验到这种味道了吗?”

  任鹏伟“哦”了一声道:“难怪迟凯凯好像突然之间容易对付了,却原来是我变强了。”

  耿方又道:“所以,只要下半场迟凯凯再没有新招出了的话,那你们防守起来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在众人点头之际,耿方忽然对王硕道:“小子,曲辉怎么样?”

  王硕愕然,众人也不解的看着耿方,不知他为什么会忽然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耿方一挑眉,接着道:“上半场大勇对上曲辉还有输有赢,可你小子却一败涂地,一点面子也没有给我们鹰之魂挣下,我想知道原因。”

  王硕脸一红,赧赧的不知如何回答。

  耿方弯腰跟坐在一边的王鑫说了两句,王鑫低头翻了翻手上的资料,抽出一张递给他。

  耿方接过来,又说道:“提醒你一点。作为后腰,曲辉在前八轮比赛里,参赛七场,一共得到了三张黄牌,犯规41次,平均一场比赛犯规接近六次。王硕,前腰。八轮比赛没有红、黄牌,犯规仅仅9次。”

  耿方说到这儿抬起头来,看着王硕。而王硕仍旧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中场休息才十五分钟,耿方可没那么多时间让王硕仔细考虑。于是,只等了一会儿,耿方就自答道:“你和曲辉是两个同一类型的队员,踢球靠的是气势。所以,曲辉和你无论在进攻还是在防守时,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才是你们最可怕的武器。而当你们两个这种类型的队员碰到一起的时候,很明显的,谁够猛,谁就可以赢!这次明白了吗?”

  此时,任谁都可以听出来耿方是在变相的教训王硕不够勇,从开始的数据到对特点的分析都指向这一点。这正是之所以王硕为什么在比赛中会输给曲辉一筹。

  耿方又道:“你在害怕什么?王硕,论实力,你完全可以在联盟中占得非常显著的位置,可为什么你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呢?你不稳定的情绪是其中的根本。兴奋起来谁都挡不住,可一旦受到一点点挫折就容易萎靡不振。如果你不赶快解决这个问题,那你就不可能得到长足的进步。现在,说实话,你比曲辉其实差也差不了多少,可等到一年之后,你就差的不是一点了。勇猛而又冷静,这让曲辉的潜力巨大,也容易进步,而你……”

  说到这儿,耿方闭嘴不言了。而王硕则在一旁默默地擦着汗,咀嚼着耿方说的话。

  时间流逝,耿方又多说了两句,布置完下半场的战术安排后,工作人员走进来——下半场比赛要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