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战魂——足球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足球秘籍

战魂——足球篇 楠楠.QD 5274 2003.12.06 22:51

    

  清早起来,马骋和任鹏伟按照惯例齐到尚楠楠家集合,然后再一起往学校走去。杜文因为有伤,获得了球队的“特殊待遇”,在这一个月里可以免训,所以,他并没有一同前来。

  本来任鹏伟并不想上楼,因为怕见刘云欢,可今天浴火高中同样也要开始假期的训练课程了,而浴火高中显然要比鹰之魂高中离尚楠楠家更远,所以,寄住在此的刘云欢比几个人更早就出门了,任鹏伟得以避免了一场尴尬。

  三人往学校走着,一路上竟出奇的没有说话,都各自在低头边走边思索着什么,一反平时打闹的常态。

  自从耿方和他们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几个人就不约而同的陷入了这种沉默的状态。他们都在思考,思考着自己到底应该拥有些什么!

  可是,这些东西又岂是一想就能想到的?

  三个人就这样死气沉沉的踏入了校门,走进了教练室。

  三个人来的算是比较早的,偌大的教练室中还是略显空荡,只有邱永祥、王展等几个家离学校比较近的队员先来了一步,坐在座位上无聊的看着昨天的报纸,共同讨论着过期的体育新闻。

  打过招呼之后,尚楠楠三个人也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着自己的“白日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其他的队员们陆陆续续的也都到了,教练室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等大家都到齐了,耿方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也走进了教练室。

  见耿方走了进来,众人齐声叫道:“教练!”

  耿方含笑点点头,边示意众人不要起身了,边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然后抬起手腕看看表,继而说道:“大家很准时啊,这么早就到齐了!看来,训练情绪都很高啊!”

  众人一笑之后,王振勇道:“没办法啊教练,现在我们心里都好像装了一台马达一样,就是想让他安分点也做不到!”

  耿方听后高兴地打了一下响指,说道:“好,这才对。我们现在就要有这种劲头!”

  耿方话音刚落,王硕突然跳起身来,叫道:“好了教练,我们现在都准备好了,您就布置任务吧。我们今天要训练些什么?!”

  王硕说完,其他的队员们也纷纷站了起来,齐齐应道:“对啊,教练,我们开始吧!”

  看到大家对训练投以如此大的热情,斗志空前昂扬,耿方心里感到非常的高兴。

  渴望战斗的鹰才会展翅高飞,渴望战斗的鹰才会凌驾一切!而现在,队员们的这种状态正是达到了如斯的境界,这怎能不让耿方感到高兴。

  不过高兴归高兴,耿方不能因为这样就打乱了自己本就安排好的计划。所以,虽然心里乐得跟什么似的,可是耿方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摇摇头,道:“不急不急,我还有点事情要和大家来说。来,先坐下,坐下。”

  众人不懂耿方到底在搞些什么,闻言,只好一头雾水的又坐了下来。

  看到大家乖乖的坐了下去,耿方清清喉咙,刚想说话,却一转脸看到了尚楠楠兄弟几个。

  这几个小子从刚开始时就开始坐在那里出神,好像什么事都跟他们无关似的,此时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耿方不由气极,伸手点了点,和众人道:“先把那几个小子从好梦里头拖出来再说!”

  听耿方一说,大家都注意到了几人的反常。坐在三人旁边的王硕连忙每个人捅了一把,叫道:“喂喂喂,回家了回家了!”

  经过这一折腾,尚楠楠兄弟几个才猛地惊了一下,恢复了正常,不过却是一脸懵懂,茫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几人的可笑神情,众人不由哄笑。

  耿方的目的只是让三人清醒,仔细听自己讲话,因此,当下也不再去理会因为不好意思而红了脸的三人,只径直说道:“昨天晚上我一夜没有睡,一直在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样来训练你们,才能让你们的水平在短期内可以有一个质的飞跃。”

  众人一听,两眼顿时放光。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全都明白,耿方既然这样说,那么就表明了他已然想到了方法。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来着,众人如何能够不喜?于是,所有的人全部屏息凝气,尽去刚才的嘻闹之色,一连期盼的看着耿方,等待着他后面的话。而尚楠楠三个人此刻也是将全部杂念屏除,将注意力放到了耿方那里。

  对此效果,耿方感到很是满意,于是不急不慢得拿起桌上的杯子,略一转身,在旁边的饮水机上一边加水,一边道:“以前我太高看你们了,以为什么事都应该适可而止,让你们自己领悟。因为毕竟,自己发掘的东西,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话到此,水杯已满,耿方遂轻呷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回原处,接着又道:“可是,经过半年多的等待,我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你们其中大多数的人,在足球方面并没有什么让我值得欣喜的进步。只有张亚南还不错,可是,那也是在我具体的不能再具体的说明之下,才获得如此成绩的。于是,我想,我还不如干脆把你们弄到一起,来个一锅端,和其他的教练一样,把所有我能够想到的细小的技术方面的知识一股脑的全灌输给你们,至于能够接受什么和能够接受多少,就听天由命吧!”

  耿方的话很中肯,也很无奈,同时也从侧面反应了这个大陆现今所存在的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教练机械的赋予和队员机械的接纳。

  初高中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大都十几岁,正是技术成型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教练的教导在其中可以说是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名好的教练,除了他要有足够的战术素养和出色的临场指挥能力之外,发现球员培养球员也是很重要的。这样的教练,他会根据一名球员的特点,在他的优势方面多加点拨,让其在技术成型的时期能够沿着自己应该走的路——一条正确的路走下去,从而奠定其在今后的足球生涯可以赖以成名的基础。这可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因为,这对教练的要求可十分的高。最起码他要有一双伯乐的眼睛,能够识人,可以在芸芸众生中挖掘出堪当大任的足球人才。有身体没脑子的球员不堪重用,有脑子没身体的球员又不好被发现,而又有身体又有脑子的球员则少之又少,所以,单是第一项,就已经有很多教练不合格了;其次,他也要有足够的足球知识,换句话说,有了球员你也总得有的教才行,不然的话,好材料岂不让你给浪费了?前两项都是基础,而最后一项则是重中之重,那就是要因材施教。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废了劲了。据个简单的例子,就好像以前马骋踢前锋时碌碌无为,可经过耿方的一调教,改踢了后卫却一下子大放异彩一样。可见,一名有潜力的球员,踢什么位置,重点培养他那方面的才能,对于一名教练员来讲,是非常之重要的!

  但是,和优秀的球员不多一样,出色的教练员也是凤毛麟角,而能够符合以上种种要求的教练员更是少见。一般的教练,可以布置好战术以及指挥好比赛就已经难能可贵了。这也就造成了现在高中足球界这种普遍的情况,那就是在训练的时候,教练员只是一味的讲讲讲,却根本不管队员们又没有听,或是这种技术对这个球员到底有没有用处,而队员们呢,也是一味地按照教练的指示去做,也绝少有人去想自己有没有必要去做,或是做过了这种练习之后,自己到底有没有多大的提高。

  耿方也是从这个时期过来的,自然对此了解得非常深刻,所以,在建立这只鹰之魂足球队的班底时,他就非常在意球员的个性,像尚楠楠兄弟几个和王硕、王德生等人,都是成功的范例。对于王振勇失常时的表现,更是采取的非常政策,没有正面的严加惩处。而在赛季伊始,每堂训练课,他也都只是大概得讲讲,更多地让队员们自己去领悟,他自己则从旁观察,以确定每名球员的特点。

  但是,由于这一批队员们除了那批耿方从初中亲自挑选出来的以外,大都习惯了那些机械般讲授的教练,乍一遇到耿方这种教导方式,显出了极端的不适应。这也是这半年以来队中大部分队员们技战术水平没有得到的一个根本原因。耿方明白,他不能再等了,要不然,一切就完了。所以,现在,耿方才决定改变一下自己的执教方法,把一些东西进一步挑明。当然了,耿方自然不会学其他平庸的教练般只管讲,别的就什么都不顾了,这种挑明还是要有一定选择性和限制性的。

  队员们并不知道耿方此番作为背后的无奈,只道是耿方要把压箱底的绝活亮出来了,个顶个都兴奋得不得了。

  耿方轻叹口气道:“其实对于我来说,一名球员要在球场上站住脚,成为明星,其实并不难,只要他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有别人不能有的东西,这就够了!”

  说到这儿,王展插口道:“教练,说得到简单。我们也想有什么‘新月弯刀’、‘时空转换’,可是,这哪里是说有就可以有的?”

  耿方一耸肩道:“你们觉得很难吗?但对于我来说却很简单,这所有的绝招概括起来无非就是两样,意想不到和想到了却做不到而已!”

  众皆愕然!

  耿方接着说:“这两种方法都是针对着你的对手而言的。意想不到很简单,就是说你在球场上的动作和意图可以出乎你的对手意料之外,让他很本没有机会去反应和防范,以一个‘奇’字而克敌制胜。举两个例子,你像孙源的‘时空转换’和马云的‘梦想翅膀’就是很好的解释。”

  众人听到这儿,开始有点明白了,纷纷点头。

  耿方有道:“再说第二种,想到了却做不到。这更简单,就是说你的对手明明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可是,你却以比他预料的更快、更诡异的方法加以处理,让他明知道你要这么做可就是偏偏对此无能为力。崔玉星的‘极速之光’和杨斌的‘凤凰展翅’就是其中最有力的说明。”

  耿方的这番话点的可以说已经非常透彻了,把众人原本看到的变化多端的东西化零为整,清晰地呈现到了大家面前,让一切复杂的玩意成了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这个样子,队员们哪还有不明白的?

  任鹏伟首先击掌叹曰:“明白了。我这两天总在想着我应该在哪方面加以突破,可总是没有个头绪,经教练这一说,我可算是抓着一点诀窍了。”

  耿方一笑,再道:“说白了,这两样还是根据着‘鹰眼’和‘灵觉’这两类球员所特定的条件来划分的。‘鹰眼’类球员往往身体条件出众,又刻苦勤奋,多靠自身的天赋和后天的苦练来成就自己一番;而‘灵觉’类则依靠过人的足球感觉,比其他人更容易达到让别人意想不到的境界。当然了,这只是大多数的情况,并不能代表全部。什么事情都还是有例外发生的嘛!”

  这几句话又比刚才再进了一层,说得更加深入了。不过,到目前为止,耿方还是只说了一个大概,虽然把一些事情讲得够清楚了,但也只是由复杂讲成了一种比较容易理解的抽象概念,具体的东西还是一点都没有涉及到。

  这也正是耿方的计划,他要引领着众人,一步一步的往下走,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去自己启发自己,找寻到最适合自己的一个方面。

  这可是耿方穷几天的心血想出来的招数。既然有些事情无法避免,就去面对,还要好好的面对,认真地面对,把这中间所能够得到的好处尽量的拉大,而把危害减到最低。

  这当然还只是一个开始,耿方的足球秘籍也只是起了一个头而已。

  PS:多少天没有更新了?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好久好久了。这篇稿件我写完了也很久的时间了,可是,就是没有上传。估计骂我的人应该很多了。

  这段日子我不想写了,至少在半个月以内。一定有很多人开始说我不讲信用,讲好一天一篇,怎么又变卦了!

  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回国之后,去医院拔了一颗牙,为什么要拔,我不想说,里面太复杂。谁想这颗牙拔的真是憋火,竟然感染了。整整一个礼拜了,一直低烧不退,37度多,不厉害,可是也让人浑身不自在。再加上伤口愈合时的奇痒难当,这两天又没有吃下饭去,头还整天浑浑噩噩的。

  我想可能基于这个原因,小说的延续遭到了有史以来的重创,说重创,不是因为很久不更新,而是我在电脑前,竟然第一次有了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样继续下去,故事也不知道该让它如何发展下去了。比赛?我会写,能写,也已经构思的差不多了,这里说的,只是比赛之外的事情,比如,怎么用种种场外的形势,将比赛渲染得更激烈,更有看头,更确切的一点说,是怎么样把这几场重点的战役有机的联系到一起!

  还有一点,写整体的足球比赛什么的很简单,可是,小技术呢?我还有什么可以写的呢?还有什么突发状况是我没有涉及、而却是球场上分外吸引人的呢?以后要写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突然间,很累,很想什么也不要想,让自己从《战魂》里面解脱出来!

  我会把它写完,可是,现在,我真的需要休息了,需要有空间和时间去找灵感。

  不敢奢求大家会等我,说实话,我写这篇小说的时候,也着实只是为了我和我的兄弟们的一个小小梦想,没有想到会有太多的人来看。可是,我发现,现在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人参与到我们这个梦想里来了,也成了其中的一分子,这让我倍感压力,也多了一份责任!当然,这也是让我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动力之所在。

  我会回来,但我不知道会是一天,还是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之后,我只希望,他越短越好!

  很晚了,睡了,明天或许应该去看看大夫,复诊一下。病好了,可能,灵感就会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