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你在后面搂着我就好了

  “不可以,我和言欢爸爸是绝对不会从这里搬走的!”我妈妈面色一黑,脸上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我本以为修睿的提议是一个极好的办法,听到妈妈断然拒绝。

  我郁闷了,“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这个老房子我和你爸爸住习惯了,所以不想搬走,更不想过寄人篱下的生活。”我妈妈面色很难看,似乎真的很抵触离开家,搬去修睿家住。

  “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修睿泯然一笑,摸了摸我的头,竟是劝我说道,“言欢,我们住在家里吧,住在外面的话,爸爸妈妈会不放心我们的。”

  “你……”不打算查孩子的下落了?

  我很想当面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看到他若有深意的眸光,便又顺着他的话说,“的确,爸妈既然舍不得我们搬出去。那我们就一起留下来,好好孝顺他们。”

  “唉,真是女大不中留!要你留在家里,居然只有修睿劝你才管用。”我妈妈叹了一口气,给修睿夹菜。

  修睿淡笑,“谢谢妈。”

  “不谢。”我妈看到修睿脸上清俊的笑意,脸一红,似是有些害羞。

  我靠!

  丈母娘都被他的迷魂大法给迷惑了!!

  修睿保持微笑,“岳父岳母,言欢的户口本在你们那里吗?吃过饭,我想和言欢一起出去领证。”

  “领证可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不能这么草率,起码要等办完婚礼才行!”我爸爸是一家之主,威严的发话。

  修睿对于完婚以后领证,丝毫也不反对,“岳母说的对,是我操之过急了。那我明天就找人来下聘,与言欢先合八字,再定吉日。不知道二位觉得可算妥当?”

  “妥当妥当。”妈妈连连点头,又给修睿和爸爸倒了酒,“对了,修睿,你是什么职业的?”

  “小婿没有正经职业,平时做点小生意。”修睿微笑回答。

  我妈妈忒八卦了,对修睿的来历刨根问底,“那你住在哪?看你的谈吐,家世一定不错,是跟父母一起住吗?”

  说真的,我妈妈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淮海路,父母双亡,家世只是普通人家。”修睿淡定的回答。

  我爸爸一愣,“淮海路!那不是市中心么,听说房价很贵……”

  “是早年间祖上留下的,并不是现在置办的房产。”修睿倒是十分的低调。

  一顿饭的功夫,爸爸妈妈就跟审问犯人一样,盘问修睿的底细。

  感觉要把修睿的祖上十八代,全都问的一干二净。

  好在修睿老谋深算对答如流,让爸妈都很满意。

  吃完饭,修睿主动起身,“我来洗碗吧。”

  噗——

  阴间鬼见鬼怕的,养尊处优的少爷。

  居然说要自己要洗碗!!

  要是络新在旁边,又要尖叫了:“少爷,你如此高贵,怎么能做这么低贱的事情呢?”

  我脑补着络新的反应,一边追上修睿的脚步,跟去了厨房,“睿,我来帮你。”

  “我用不着你帮,还有,以后要我叫老公。”他端着碗放进水池,回过头来冷峻的扫了我一眼。

  我脸一红,顿在了原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喂,我们还没领证呢。叫你睿,已经……很肉麻了!”

  “你的名字迟早要进宫家的户口本,还在乎那一天两天吗?我查过,这个月就有两天是黄道吉日。”他手里还带着洗洁精,就狠狠的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你早点练习,不好吗?”

  “让爸妈听见了不好,他们很传统的。”我红着脸,站在旁边跟他一起刷碗,噘着嘴看他洗碗,“你一个大少爷,你会刷碗吗你?”

  这句话根本不用他回答,看大行云流水的动作,就知道这家伙很熟练。

  刷碗的速度比我快,更比我干净。

  “第一次刷。”修睿语气冷冰冰的,说话干脆利落,“不过,以前不会,现在会了。”

  噗。

  我差点喷血,他以前从来没刷过碗,居然敢大包大揽的主动要求刷碗。

  他看到我的手浸在水池里,皱着眉头把我的手捞出来。

  用干净的毛巾仔细的擦干,甚至连指缝之间都十分认真的擦过,“你怀着身孕,不宜碰到冷水,你在后面搂着我就好。”

  “搂……搂着你?”我有些犯傻,刷完和我搂着他有什么直接联系嘛?

  他用干毛巾擦干了我的手,继续刷碗,不苟言笑的说道:“这样……我会更有动力一些。”

  我晕。

  这也太牵强了,刷碗还需要什么动力么?

  可我不想拒绝他,正在刷碗修睿身上好像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勾的人心砰砰直跳。

  我从修睿身后轻轻的环住了他,轻声问了他一句:“喂,你刚才怎么会突然劝我,和你一起在家里住下。你忘了我们的计划了嘛?”

  “计划照旧,我……劝你一起留下,只是对一件事感到好奇。”他说“我”字的时候,好像有几分犹豫,似是不想提及这件事。

  我犹豫了一下,才问他:“什么事让你觉得好奇了?”

  “当年你从怀孕到生产,不可能瞒住太久。你父母应该知晓才对,可是现在却全无反应。”修睿的话犀利异常,好像顷刻间就捅破了一层维系在我和爸妈之间的窗户纸。

  这一点,换作任何人都很容易想到。

  可是换做是我,因为信任,我可能一辈子都想不到。

  我喉咙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被惊到了,同时也对他们产生了些许的怀疑,“你……你是怀疑他们?”

  “不算怀疑,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也可能是……他们的记忆和你一样,也被抹去了,所以需要留下来慢慢的观察。”修睿语调沉冷道,对当年的事情提出的猜测。

  “老公,我怀孕的那时候……并不在我和宝宝身边吧?”我的双手紧了紧他紧实的窄腰,小声的问了一句。

  当年的事情,我记不清了,那时因为记忆被人抹去了。

  可他也好似完全蒙在鼓里一般,许多事情也都不知情,需要和我一起慢慢的调查。

  “嗯。”

  他只应了一声,并未做过多的解释。

  周身的气息却冷凝了下来,鬼气悄然从他的体内飘了出来,让周身黑气环绕像个地狱里的恶魔。

  他当年不在,恐怕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不然也不会过了那么久,才从通过一个老喇嘛,将自己的命节放在嘎乌中转送给我。

  “那你当年是不是遇到什么……”

  我刚想追问他一些事,就听爸爸在阳台喊了我一声,“欢啊,你过来一下,爸爸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