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要是憋坏了,谁来负责

  修睿异常的沉着冷静,非常理智的问我:“你小时候被送去楼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在那个病渣身边吗?”

  “当然……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去楼家是因为我体质特殊,能抑制言清身上的诅咒的发作。

  我话说了一半,猛然间好像从他的话里明白过来什么了,心底更加是悲从中来,“照你的意思,我……我是被拐……拐来这个家的?为的只是……为的只是……”

  这个想法好生恶毒,更轻易割裂了我和爸妈的亲情,话说了一半我就说不下去了。

  若真是这样,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

  “为的只是攀附楼家,你也许只是他们想攀附楼家的棋子罢了。”修睿却一针见血说出了我不肯面对内容,让我的心刺痛不已。

  眼泪禁不住从眼角滚落,我抓紧了被褥,紧咬住了后槽牙。

  不会的……

  真相不会是如此残酷的。

  我带了哭腔,颤抖道:“睿……我真希望,你……所说的猜测,都不会成真。”

  “会不会成真,时间会证明一切。”

  指尖冷然挑起了我的下巴,看着我闪烁着泪光的眼眸,“夫人,从此你的身边有我,谁也休想再利用你。”

  利用!!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是被利用的。

  他们知不知道我刚进楼家的时候,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若他们是我亲生父母,我也只能是对此甘之如饴。

  若不是的话,那和人贩子又有什么区别?

  修睿吻了我的额头,似是要抽身离开卧室。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的,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有些眩晕,内心有说不出的脆弱,下意识的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睿,你……要回去客厅睡觉吗?”

  这几天修睿在我们家,一直都很守规矩的在客厅睡觉。

  眼下,他又要回去客厅了。

  “当然,和你共处一室,我会把持不住自己,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他看着我可怜巴巴的眼神,沉重的喘息了一声。

  手指滑到了我的腰际,似是一直为了我隐忍克制。

  他身上的气息,明明冷的就像一块冰,可看我的眼神却带着可以融化一切的疼惜。

  我被他触摸到腰肢,有些痒,喘息了一声:“要不……你睡床,我打地铺。我……我不想一个人,这个家好冷……”

  “你是孕妇,怎么能睡地上呢?”

  修睿被我挽留,面色一沉,掌心钉在了我的锁骨上,“我要和你一起睡,欢,你就忍心看自己的丈夫一直忍着吗?要是憋坏了,谁来负责。”

  “可是……我现在心好乱……”我内心遭受了打击,一时半会还换不过来,便头脑昏沉的随口说道,“我没有心情……那个……”

  可抬眸之际,发现他眼底一片的威严幽冷,想是真是近日里憋得有些气闷了。

  我咬住了下嘴唇,心头有些愧疚。

  便伸出了有些麻木酸软的手臂,主动去解他衬衣上的纽扣。

  可是着急之下,却是笨手笨脚的怎么也解不开。

  我尝试了好几次,急哭了,“修睿,我……我解不开。”

  “欢,让我来帮你,不要急。”他冷冰的说着,却很有耐心的扶着我的手解开衬衫的扣子,“一对假的父母,凭什么让我的夫人伤心,你放心。为夫我会……一点一点的帮你把受过的委屈,全都讨回来。”

  “我……我想和他们做一次亲子鉴定,你觉得合适吗?”我其实只是心里怨恨,其实并么有那么想要打击报复。

  对于我而言,我只是想知道真相罢了。

  修睿脸上的表情清冷一片,可是眼底暧昧缠绵,“你想做亲子鉴定便去做,没有什么妥不妥的,我可以负责帮你安排。”

  他衬衣上的纽扣全都解开了,映入眼中的是修睿完美的胸肌线条。

  往下是他纤细的劲腰、窄臀,身材完美人的让人血脉喷张,只是身上还缠着些许白色的绷带。

  绷带上许多未知,都晕开了红色的血。

  “你身上的伤,好点了吗?”我有些心疼他受的伤,轻轻用手触摸了一下。

  他眉头一紧,似是还有些许的痛楚,“不过是些小伤罢了,只是对方的蛊虫甚是厉害,所以看着没有那么快好,实则早就没什么大碍了。”

  “你……你没逞能骗我吧?”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蹙了眉头,有些不相信这家伙说的话了。

  方才接触到他的绷带,指腹上便沾染了一丝血迹。

  他的伤口一直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就仅仅只是用绷带包着,一点也不像是没有大碍的样子

  “我是否逞能,夫人试试不就知道的?”他眼神似是落入水中的月影,波光清冷柔和。

  我脸上微微一红,有些扭捏的脱去自己的衣服。

  心头紧张,速度很慢。

  他便不厌其烦的用手臂支撑着,慢慢的等我做完一些列动作,才轻柔的咬住我的耳垂,“欢,不要怕,我会很轻,不会伤到你和宝宝的。”

  可能是他平日里太冷了吧。

  如此的温柔,让我整个人都沦陷了。

  “昂~”

  我闭上眼睛颤抖的应了一声,微微有些发烫的身子,就好似沉入了幽深的湖底。

  修睿还是很注意我的身体的,要的并不多。

  我刚有些脱力,他便嘴角一抬,问我“累了?”

  “不累,谁……谁跟你说我累的。”我看到他眼底的火焰并未被彻底浇灭,似乎还有些许的隐忍克制。

  我……

  我虽然有些紧张羞涩,可是修睿待我太好了。

  我真的、真的,很想想做一个好妻子。

  “该死,别……说诱惑人的话。”

  他狠狠的吻一下我的唇,将我虚脱后有些冰冷的身体放在自己的胸口,指尖缠绵在我冰凉的额头,“都出了这么多的虚汗,还说自己不累,你是想死在我手里吗?”

  “你……你不会让我死的,睿,我……我相信你的分寸。”我在他的胸口,侧脸贴在那诱人的胸肌上,说话都带着结巴了。

  该死!!

  他……

  才是最诱惑人的那一个吧!!

  我只是个普通的女生,身材也没有特别的好,哪有他说的那么夸张。

  他把我抱紧了,像是要把我揉进灵魂一般,竟是有些痴醉道:“那么些年沧海桑田,我一个人都自由惯了。三年前,你莫名的就闯入我的生活中,让我不能过没有你的日子,你这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