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楼家的诅咒

  这也太卑鄙了!

  他们不给爸爸人参吊命也就算了,竟然还要阻止修睿去外地调参。

  我紧咬后槽牙,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裘管家,你不觉得你很卑鄙吗?”言清出人意料的淡扫了一眼裘管家,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裘管家大概没想到言情会这么说他,微微一愣,低头说道:“少爷,你太心善了。今晨要不是您命大,恐怕就病体衰微,咳血而亡了。”

  言下之意,似是暗讽我铁石心肠。

  明知言清犯病,却不去楼家陪他,可事实并非如此。

  言清的唇角一抬,眼神慵懒而又淡漠,无所谓的说道:“我习惯了,三年前她不也没管我,苏言欢对我的绝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言清,三年前的事情我觉得是个误会,我以后会跟你慢慢解释的。”我自是不会平白遭人冤枉,张口就说出了实情,“裘叔早上确实来过我们家,但是……他是来提亲的,他并未告知我你昨夜病危的事情。”

  “提亲?”言清眉头一紧,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笑,低了头好似在自言自语,“真正枉顾我性命的是裘叔那个老东西把?我都快死了,还跑去求亲,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言清这话,分明就是指桑骂槐。

  说的是裘叔,可明明是怨我,心中没有他。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却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若裘叔据实以告,我哪有不去楼家照顾你的道理?裘叔还真是奇怪,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

  还做出提亲这种荒唐事。

  “言欢小姐,你有所不知。”裘管家面色看似平静,额上却隐约间暴起了青筋,眼底压抑着怒意,“少爷的病,必须言欢小姐时时刻刻陪在身边,才不会发作。除了你嫁给他,我想不到别的什么办法,能让言欢小姐一直在少爷身边。”

  什么……

  我没听错吧?

  我张了张嘴,半晌才骇然道:“我又不是医生,留在言清身边顶多就是能够照顾他,治病难道不是靠打针吃药吗?”

  “我像是在和言欢小姐开玩笑的样子吗?”裘管家的眼神很冷,上前一步逼近了我,一字一顿问我。

  我结巴了,“不……不像。”

  可是裘叔说的话,还是让人无法理解。

  “言欢小姐,少爷自小身子孱弱并不是病,是楼家自古以来就有的诅咒,而您的体质偏偏可以抑制这种诅咒。”裘管家语调还是和平日里一样忠厚稳重,可是双眼却是变得猩红,“不然你以为你自小有什么资格进楼家,和少爷同吃同住?”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为什么我会去楼家照顾言清。

  我只是单纯的以为,楼家人看我顺眼,想替体弱多病的幼子找一个玩伴罢了。

  裘叔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恍然大悟,才感觉到自己的卑微,大叫了一声:“既然是这样,裘叔,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也不晚呐!”裘叔咄咄逼人。

  “闭嘴,不再逼她了。”

  言清一声低喝,制止了裘叔把我往死里逼。

  裘叔眼睑一低,恭敬道:“少爷,我……告诉她真相,是为了您的病着想。说不定言欢小姐会顾惜您的性命,答应同您在一起。”

  “你可知你刚刚已经泄露楼家的秘密,让人知道了我楼家的弱点,是要受家法惩治的。你之前忤逆我伤害言欢腹中孩子,我都没治你的罪,你如今还敢僭越!”言清眸光里邪气凛然,冷怒的训斥裘叔。

  眼底的眸光冷冷的一瞥修睿,极尽冷酷排斥之色。

  裘管家脸色煞白,偷偷看了我一眼,“言欢小姐,我为了告诉您真相,触犯了家法。你……你真的狠心不嫁给少爷吗?我求你了!!”

  “我……”

  我张了张嘴,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没有遇上修睿,哪怕对言清没有爱情,我也会一生一世心无旁骛的照顾他。

  可是……

  我已经心有所属,我不要言清死,更不想背叛修睿。

  我犹豫了片刻,内心就坚定了,“我不能嫁给言清,但是如果言清的病需要我,我可以做……到……”陪伴病榻不离不弃。

  “言欢小姐,你这番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裘管家清癯的眼底带着寒意,冷冷的打断我,“你跟了这恶鬼,就算你现在答应,将来也必会反悔。”

  “都说了,别再逼她了。”言清眸光淡漠的扫过我,眼底带着凉薄不屑之色,“我烂命一条,不值挽救,她不愿嫁就不愿嫁吧。我不想勉强……”

  说罢。

  断然转身,顺着楼梯下去。

  他背影清瘦,腰肢盈盈不堪一握。

  虽然有一米八几的个子,整个人却薄的好似纸片一样。

  裘叔的话我听明白了,他是顾忌我跟了修睿,没法专心一意时时刻刻的陪在言清身边。

  倘若换了我是他,也未必能信这口说无凭的诺言。

  我呆呆站着的,像被点了穴道一样一动不动。

  要不是修睿领我进门,我可能真的会反应不过来,一直在原地站着。

  “外地调参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家里的参可以先煲成汤,先吊住你父亲的一口气。”修睿手指一翻,打开了那只妈妈翻箱倒柜才找出来的装长白参盒子。

  他见我反应有些迟钝,眸光一冷,勾起了我的下巴,“苏言欢?”

  “对不起,刚刚走神了。”我看到他霸道凌厉的目光,连忙道歉,“煮参汤对吗?我来吧,我以前在楼家经常做。”

  修睿冰凉的唇忽然触到了我的额头,将我抱紧,“舍不得看那小子发病了?”

  “嗯。”我并未撒谎,也无须在他面前掩饰自己。

  修睿看过我的记忆,自是知道我与言清之间的情谊深厚。

  双眼紧闭之下,眼角滑落下冰凉的液体。

  我不可以离开修睿,可也不想言清英年早逝,心中乱成了一团麻。

  不能像那么多了,爸爸的病更重要!

  我吸了吸鼻子,从修睿怀中钻出,拿了人参就去厨房煲汤,“不过,我想肯定有什么别的法子能治好言清身上的诅咒,到时候就不需要我陪着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