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男神装深沉,100次错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18:浅浅番外篇(12)

男神装深沉,100次错过 十黎 1790 2019.03.20 15:28

  她必须想办法不再和他有多余的牵扯,至少不管他要干什么,她都只会一概拒绝。可是君临似乎并没有进来打扰的意思,君骁中途和她说了几句话,就把房间让给了她们两姐妹。

  “姐,你都不知道,妈她在电话里知道你回来了的消息,开心得要立刻买机票回国呢,算算时间,应该明天就会到。”

  宋浅浅帮宋漫兮削着苹果,对她抬头给了她一个笑容:“婶婶还是一如既往的真性情,坐不住。”

  “妈她这也是担心你,姐,你都五年没回来过了?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儿?你只跟君骁哥哥说,你要出国留学,也不给我们一个回音,我们都担心死了。”

  “这么多年了,你还管阿骁叫哥哥,这感情……真是纯得不能再纯。”宋浅浅顾左右而言他,不是很愿意回答宋漫兮的这个问题。

  可如果换做以前,宋漫兮肯定会顺着她,可现在她不会:“姐姐又想岔开话题了。”

  宋浅浅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水果刀。

  语意悠远起来:“起初,我去了联系好的医生那里,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复健。好了以后我就去了很多地方,没有特别固定的,就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所到之处的各种艺术馆美术馆里,之后我还去爬过高山,也越过大海,跟着团队一起徒步冰川。”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我的前夫,Herry,他是新闻系的,你也知道,我一开始并不想进入娱乐圈,也只是一个莫名的选择罢了。所以,也许是实在太无聊了,心血来潮,我就跟着他,一起待在了那里。”

  “前……夫?姐姐你……”

  宋漫兮眨了眨眼睛,仍旧是不染俗世分杂的模样,看来这些年,君骁把她保护得很好,不用去经历外面的风霜,才会活得那么幸福。

  宋浅浅没怎么当一回事儿的样子点了头:“对啊,他是G国人,而且有四分之一的血统是我们国家的,对了,我还有个孩子,叫Alan,和念初差不多大,比念初大了一两个月吧。”

  宋漫兮有听君临说,宋浅浅已经见过念初了,没细问是怎么见过的,对这个确实不意外,但意外的是,宋浅浅有了孩子。

  想到外面还站着的君临。宋漫兮沉默了一会儿:“……姐姐什么时候,把Alan带回来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还是一家人,我们都想你,还有小Alan,我这个做阿姨的,你可别不给我见他的机会。”

  宋浅浅拍了拍她的手,随后想到了,与其在外头躲躲藏藏,害怕被君临找到,还不如就听宋漫兮的,带着小Alan回来,实则团聚,但也还有回来寻求宋家庇护的意思。

  如果她和Alan回了宋家,再怎么说,君临也不可能堂而皇之地进来纠缠。

  “我……考虑考虑吧。”

  两姐妹在里面谈话,外面在走廊上站着的两个人同样神色凝重。

  “哥你这次,利用茜茜的事情,我碍于你单身多年,就不和你计较,但是……没有下一次。”君骁语气坚定,丝毫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君临没回答,只把烟递给他:“抽吗?”

  君骁撇了一眼,拒绝:“茜茜不喜欢烟味,不要引诱我犯罪。”

  君临扯了扯嘴角,自己抽了一根点燃,在垃圾桶边上吞云吐雾起来。

  “你烟瘾一直很大,又不戒酒,再加上熬夜失眠,能活到她回来也真的是奇迹。”君骁又没好气地数落他。

  因为他这五年来,真的太颓废了,如果不是小念初时不时过去缠他,恐怕他都能把自己弄出一身病来。

  君临面对他的数落,又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她有孩子了。”

  “我听到了。”

  他能够这么说,也是难得的,君临大概是在向他求援。

  “你很介意?”君骁反问。

  如果真的介意的话,他也不乐意宋浅浅再回到他身边。

  “没有。”君临夹着烟的手指抬起来揉了揉眉心,转而又改了口,“一点点吧。”

  不能说一点都没有,如果一点都没有的话,那他就不是他了。

  “所以呢?”

  君临叹了口气,又抽了一口烟,总算是舍得掐灭了:“所以,我还是很想要她。”

  不管是不是有过别的人,不管她是不是生过孩子。以前的他,既然都可以为了她爱屋及乌地爱上月季花,现如今的她的孩子,他定然也可以爱上。

  君骁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鼓励,随后抬步进了病房。宋浅浅和宋漫兮还在说着四海八方的趣事,等他进来时,宋浅浅的后背明显僵了一下,随后看见他走过来,才松了下来。

  等回去的时候,宋浅浅和宋漫兮告别,临行前还让君骁好好照顾宋漫兮。

  开了门之后才发现,君临一直都没有走。

  还堵住了她的去路。

  “君董请让开,我要回家了。”宋浅浅的视线一直放在地板上。

  她还可以闻到那薄荷烟味,以前他身上也有淡淡的烟味,格外好闻,给人增添了嗅觉的体验,可这次的却很重。

  “你现在住在哪儿?”君临语气平静,忽视了她眼中的不悦。

  宋浅浅抬起头,他果然也知道她搬家了。沉默良久,她语气还是很疏离:“我住在哪里,似乎跟君董没关系吧,您也不是做户籍调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