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三颗星之章(节一)

红枫 封九岚 3408 2003.05.04 14:48

    

  “我们被困住了!”这句话形容得非常贴切。方圆百坪的宽阔地腹空洞大部分由洛其镁铁岩构成。这类岩矿质地坚韧,耐高温而难于锻造,在魔界器械用矿物中排名前三甲,用其所研制的兵甲开价在五千冥币也不为贵。而我们三人只有一把精钢制的剑枪,一把铁木的手杖,无论如何都是没办法挖掘的。

  两丈多高的洞顶倒挂着无数乳白色圆锥钟乳石,其上的湿寒水珠滑到尖顶滴下来,吸去了洞内大部分的热气。当我们用兵刃敲打顶部时,只发出“碰碰”的铿锵声,估计离地面最少也有三、四丈的厚度。不过有七根三人合抱的洛其镁铁岩柱支撑被碧绿海底水压压迫的洞顶,倒是不虞这底洞会突然塌方。

  先前邪无羁和紫天到洞内探察,结果无功而返,虽然嘴上死撑,但我还是感到他们的丧气。地洞共有三条通路,其中两条不仅铺设了各种机关暗器,而且辛辛苦苦走到尽头才发现是死路,这在心理上的打击实在是很大,看他俩述说经过时闪闪烁烁便知。不过最后一条路却还是带来了一线不可能的希望。那条路漆黑幽深,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在其中似乎有某种极其强烈的封印,让我们三人中法力最强的紫天连最低级,用来照明的光明术都使不出,加上担心还在昏迷中的我一个人待着,于是很快就退了回来。现在是说什么也不愿再去了——他们俩似乎感到不知所以的害怕。

  没有他们带路,我自己一人去他们也不许,我只好待在原地默数时间。从我昏迷到现在,不知过了多久了,大家都没带时蜂,在这终日昏黑的地洞里凭感觉估计十分不准确。时间在无聊中白白浪费,也许是他们两人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件,邪无羁和紫天的脾气越来越差。起初邪无羁还能控制自己,但紫天已经焦躁地咆哮起来:

  “真是见鬼了,我们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鬼地方的?”

  他颓丧地坐在地上,原本神采飞逸的眼睛黯淡下来。这一吼似乎让他平静了许多,但我一看他的暗藏挑衅的视线在我和邪无羁身上溜来溜去,就知道那根本就是个假象。我赶紧远远跑开,免得被殃及池鱼。邪无羁却是一副“我更不爽”的样子和紫天对瞪着,发出一波波干架的信息。离开他们十米多远,我还能感到那对撞的视线中迸出的火花。

  这两头精力过剩的公牛!

  我心理讪笑着,总觉得没必要去阻止他们两个,和以前我与师傅的情况一样,这回不过是换成他们闹别扭而已。打斗能增进男人间的友情。我师傅是这么告诉我的,于是我丢下那两人,自己沿着岩壁周围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以期能像村中听过的英雄传说那样,偶尔间发现个带来奇遇的机关。但我很快就放弃了,停下这无聊的举动,找了个相对干燥的岩石坐下,支起下巴发呆,等那两个焦躁的男人平静下来。此时我还是不敢自己去摸索那三个通道,一是我不知道哪两条是死路,再者既然现在有了同伴,我也不想单独行动。

  右前方传来吆喝和物体对撞声,想是邪无羁和紫天这两个比我更无聊的家伙已经开打了吧?我没有兴趣去观摩一场嬉闹般的决斗,便运起明心镜术一边关注那两人的行动,一边静静地回想我们被卷入洞中的情形,希望能从中找出逃出生天的方法。

  那条黝黑无尽头的通道应该不是我们进来的路。我记起在碧绿海底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接近那窄洞时,是被洞中突然而来的吸力吸进去的,而且距再度接触空气不出五秒。这是我大约估计的时间,即使有所差异也不会很大。这么看来我们经过的通路应该不算长,按照水流流速,大概也就是三四十米的距离。但现在却无法再找到那条通道,实在令人生疑。

  我越想越泄气,最后干脆退出心法不再去思考。要我这种脑袋不算灵光的业余人士思考这种迷题还真是太为难我了。高手还在一边干架呢,这种事情丢给他们办就好。

  想到立刻成真,前方的打斗声十分默契的倏然停止,我可是从来不知道我的意念力有这么强。鼻青脸肿的两人哥俩好地肩搭肩小跑过来,颓丧的神情一扫而光,嘴里一起哼着怪调的曲子:

  “小勇士,小勇士,

  上刀山呀下油锅,

  砍了柴枝去屠龙,

  反被饿龙啃一口。

  嘿哟,嘿哟……”

  我听得直傻眼,这是什么烂歌词?让人只想发笑。不过想起被这两个家伙联手欺负的滋味不好受,只好拼命忍了下来,天知道我憋得有多辛苦。但那两人似乎不懂得体谅一下我的艰辛,灰头灰脸凑过来,饶有默契地一人接一句:

  “噢呵呵呵,小岚,你很急吗?看看你……啧啧……脸都扭曲了。不用再憋了,放心去吧,同是男生,我们不会偷看你的。噢呵呵呵。”

  说完一个拉眼皮,一个拉嘴角,做出两张鬼脸。我再有忍不住,“噗”地一声,酝酿已久的口水喷了他俩满脸,轰然大笑起来。紫天和邪无羁悻悻地抹抹脸,一副鳖样。能让他们吃鳖,我是十分乐意去做啦。然后那两人一同嘿嘿坏笑起来,故意拉细的音调让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喂喂,你们想做什么?”

  我坎坷不安地道,一边身不由己地被两人从岩石上拉下来。邪无羁不等我逃开,将我的脖子夹在腋下,不怀好意地嘿然道:

  “没什么,只是见你笑得如此开心,身为好友的我怎能不分享一下呢?”

  呃,分享?我心头一跳,强笑道:

  “哈哈,哈哈,笑岔气了可不好,我会心疼的,所以等以后你心理强健一些了,我们再分享好不好?”

  邪无羁迷着眼睛不答话,只有紫天那毛毛的笑声在身后响起。

  “紫天最强技——猛虎地狱落!”

  “啪啪啪”的脚步声传来,是紫天故意踏出的声音。接着我只感到背上一个超重的物体压来,邪无羁“及时”放手,我“自然”马步不稳,向前扑去。

  “哇啊啊啊……紫天你好重!”

  “你忘了算上无羁和重力术,当然重了。”

  “……”

  紫天和邪无羁翻身压坐在我身上,我虽然看不到,也能估计出他们小人得志的样子。

  可恶的家伙!竟然拿我当肉垫。

  我心里暗骂,却也懒得再花力气反抗,便任由他们了。经过生死存亡的剧烈打斗,又不知道昏迷的多长时间,此时肚子里传来了饥渴的吼声。呜,好饿啊,没力气了。

  为了转移肚饿的感觉,我苦着脸问到:

  “我说阿紫,你们俩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竟然有人劳师动众请来人界的忍者来追杀,还真够顶的。我真的是十分好奇。

  邪无羁和紫天坐在我背上,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只听到紫天慵懒地说:

  “你想知道啊?那就不应该问我。”

  “啧,不问你问谁啊?无羁吗?”

  这句话原本是无心之说,但却让我立即醒悟到找到了症结所在。回想从刚开始认识这两人到现在,不过是极短的时间,却成了生死之交。一直以来,向来是紫天最聒躁,点子也最多。但最终拿主意做决定的往往是让人捉摸不透的邪无羁。而最后出手成为杀手裥的却是三人中最不起眼却懂暗杀之术的我。恩……不知什么时候,邪无羁隐隐已是我们三人中的老大了,紫天是总参谋,而我则是先锋队长。啧,说来说去我不过是心甘情愿被他们利用罢了。不知道村里的哪位说过,所谓朋友就是心甘情愿互相利用的人,也许也有一点道理。不过似乎这样的三人行也蛮有趣。

  也许是察觉到了我一刻的不满,邪无羁爽朗地大笑起来。这小子披着一块开朗少年的羊皮,但我总能看到他眼中的仿佛要吸噬一切的深沉。和紫天伪装起来的邪肆机狡中带着狠毒的感觉相同,他那蓄而不显的霸气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格外地吸引我。每个人都有被压抑的人格,而我则先天性能把握住他们有意无意掩盖的本质。

  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这两人……是我的同类!

  我心情复杂地舔了舔嘴唇。解开束缚之影的约束,我感到体内一直被压抑的无形之物已经渐渐开始无可抑制地弥散开来,让我兴奋又恐惧。不知道我以后会变成怎样呢?

  这时邪无羁感缅地说:

  “其实……我是当今魔界的四皇子!”

  “哦。”

  我无意义地回答一声。说实在的,因为久绝人世,我对黄泉之乡以外的地方基本上都毫无所知,当然也对四皇子这个概念没什么感觉。只是听村中长辈说,每一届的皇子都会来村里挑选自己专属的影子,而我们就是为此而生的。所以我对皇子也不算陌生。不过听到邪无羁的身份,又让我想起休,想起凡、梦中梦和上官潇智,想起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师傅疯三少,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会有人担心我吗?我摇摇头,知道此时焦急也没有用,于是邪无羁的声音又从背上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