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枫

红枫

封九岚

  • 玄幻

    类型
  • 2002.11.08上架
  • 1.88

    暂停(字)

8960位书友共同开启《红枫》的玄幻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谣

红枫 封九岚 2339 2003.05.04 14:47

    

  刀,是如此沉重,

  让我几乎无法将它飞旋;

  血,从伤口中流出,

  迷蒙了我的双眼。

  紫红的血,紫红的天空,

  紫红的身影——

  在我紫红的眼前闪动。

  再次握紧那丈二斩马刀,

  我的心中无所畏惧。

  魔性的血沸腾着,

  让它直直划破敌人的咽喉,

  就看见一线血光喷起,

  带出无法说出的感情。

  “我们——到地狱时再一起喝杯酒吧!”

  呼呼吹过耳边,

  是利刃一般的罡风;

  灼热地,

  在身边吐出的火舌,

  宛如死神点起的盛日焰火。

  凄厉撕吼回荡在寂静的夜色,

  是你回归黄泉的悲戚。

  “朋友,在三途河畔等我吧!”

  呵……

  我好累,好乏,好困倦,

  我,已不想再动。

  灰黑的漆铠,

  满是男子的荣耀。

  “能否……再看到那片璀璨的枫红?”

  刀拄大地,

  撑起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紫红的土色在暗红的天空下蔓延。

  听到了么?

  那无数对光的呼号。

  不知为何,

  早已忘却的祭魂挽歌,

  又再次想起。

  “停下来啊,在黑暗中行走的人;

  那久违的阳光,终会洒落在你的身上,让你寸步难行!”

  血淌满地,

  应和着零碎的尸体。

  那是我的庆幸,我的自豪,我的荣耀,

  只因在那之上的不是我。

  “岚!岚!你没事吧?”

  “我……还活著。”

  我没有移动,

  因为我不能离开,

  在我的身后,

  有我无法放下的人。

  血,同样将他的衣铠遍染,

  他的呼吸已经散乱。

  啊,尊贵的魔皇,

  为什么依旧笑得如此邪狂,

  你深情的眼眸,

  究竟是为谁开放?

  “阿羁,从今以后自己保重啊,我也许不能再帮你了。”

  “说什么混话?你答应过我的,就像我的影子,我们永不分离!”

  伊人已逝,也带走了他最后爱的权利。

  我却不曾忘记,

  三人曾经共同战斗的日子。

  精灵女孩,是叫月容吧?

  我从未认真记过她的名字。

  那一次,她为他温柔抹去脸上的血迹。

  那斑驳的血迹呵,

  再也分不出是来自何处。

  神圣的白光,

  从她手中升起,

  弥漫了他的身体。

  我知道,

  这生存的希望之光芒,

  也将照耀在我的身上。

  可是……

  我推开了她的手。

  “请别碰我,我……憎恨你!”

  震惊么?

  是的,她是如此震惊,

  无语地呆在原地,

  伸出的纤纤玉手,

  久久无法收回,

  精致的脸上是为谁的悲哀?

  他,始终是最了解我的人,

  无言地轻握住她的手。

  “宠容,别在意,其实他……并不想这么说的。”

  ……

  敌人,掩不去眼中的惧骇,

  颤抖的口中,

  再也吐不出先前恶意的喧嚣。

  不断在空中舞动电蛇,

  伴随滚滚而来的轰鸣,

  是死神的厉劣的嘲笑。

  “岚,我们走!”

  前进,前进!

  拖著挞遢的步子,

  艰涩地在刀网剑影中穿行。

  踏过扭曲的尸体,

  我似乎听到了风中精灵的叹息。

  “还剩……八个!”

  曾经的朋友,

  也是现在的敌人,

  一个个从我眼前倒下。

  为什么?为什么?

  要在这里这时碰到我?

  最后剩下的,

  是一张千年不变的俊脸,

  岁月,无法在上面留下过往的痕迹。

  “紫天?为什么?”

  “岚……对不起……”

  是啊,这是你选择的路。

  虽然让我们站在不同的方向,

  即使我们再也无法谈天说地,

  无法欢声与共,

  但我此刻祝福你,

  “来吧,朋友!不必说什么道歉,我们地狱再会。”

  丈二巨刃高举过顶。

  颂神诗篇在他口中吟起,

  手中法杖散发暗黑神明的气息。

  圣魔骑士剑·一刀两断!

  我急斩而下,

  刀尚未及身,

  风压已挤爆了他头顶的毛细血管。

  破开的,却是水身假影。

  紫天的法杖,

  不知何时已没入我的小腹。

  两人同样的话语,

  “你,上当了……”

  身上的痛苦,

  我早已麻木,

  你的失误,让你再也无法拔出法杖。

  我看到你因使劲而扭曲的脸,

  就像以前一起观看的,

  那个戏剧里小丑,

  让我无法不笑出声来。

  你是否在战栗呢?

  那插在朋友腹中的木头,

  将成为你我的坟墓。

  “就这样还想和我扯平?你还是太嫩了。”

  我瞬间拔出腰间短剑,

  那是母亲留给我的祝福,

  没入了他的心脏……

  看不到,也听不到,

  似乎一切都已离我而去。

  结束了吗?

  黑暗,在眼前旋转,

  一束光从心底升起。

  又看到了么?

  那早已随风而逝的时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