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生之章

红枫 封九岚 4397 2003.05.04 14:48

    

  泌凉的湖水吞没了周身皮肤的感觉,借助身上黑色锁子甲和斩马刀的重量,我们得以顺利下潜。无数的暗器从水面射下来,划破了水痕,拖起一长串白色的泡沫。我左手紧搂着紫天,让他不至于因为怕水而慌乱。紫天挽着邪无羁的手始终没有放松,我拉着两人朝湖的另一岸潜去。身后的水流一阵扰乱,黑衣众终于下水追来了……

  我拼尽全力划着水,虽然拖着两人,但还是像游鱼一般灵活,这都要多亏我那经过大训练量而得来的体力和肺活量。如今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紫天和邪无羁两人,因为怕水和不会游泳的人通常都不能在水下呆上太长的时间,在他们坚持不住以前,要到达有空气的地方。

  ……

  我已经潜到了以往从未到过的深处。突然身体一震,再也不能保持平衡。突如其来的迅急水流冲击着我们,一切对前进方向的操纵都徒劳无功。

  什……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万万没想到外表如此平静的碧绿海下还潜伏着如此剧烈的激流。水速的差距明显地把湖底分成了明显的两部分——上半沉稳,下半湍急。巨大的冲击即使是我如此水性也施展不开,只能身不由己地顺着水流向前冲去。手更是挟紧了紫天,以防他被这急流冲走。

  “啊……噜噜噜……”气泡不断从紫天的口里冒出,不断夺去了他赖以生存的空气。这个家伙到底想说什么?我刚想完,邪无羁就越过了我的身体,在那一瞥间,我看见他的眼中浮现起惶恐。没来得及有其他的念头,我松开了右手的斩马刀,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他求助的左手,用力一扯,将他和紫天紧紧抱住……

  冷静!冷静!我在心底对自己呐喊着,随着急流转过数不清的拐角,在即将碰壁的一刻,都靠着绝佳的水性和运气险险躲过,逃出了肉烂骨碎的下场。这湖底比我想象的还大,以往犹如母亲般的碧绿海如今不再亲切,在成为了我们的保护伞后,又张开了大嘴想要吞噬我们的生命。现在黑衣众已经不足为患,我的体力也临近极限,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乎千年一般漫长,紫天和邪无羁已经处于失神状态,我也几乎不能再坚持下去。不能放弃,不能放弃!我们要一起活下去。肺里最后一丝空气也被抽离,我憋紧的脸涨得通红,即使如此冰凉的湖水也不能消去脸上的灼热……

  远处波动的小洞模模糊糊晃入我的眼帘。唯一的机会了!我奋力地撑脚打水,拼死向一旁的岩壁处游去,意识渐渐沉落……可恶!力尽人疲,却终没到达彼岸。我最后一丝知觉是急流突然改变了方向,将我们冲向小洞所在的岩壁。……运气……太好……我发出最后的感叹,随之身体一轻,就像被抛至空中,再重重摔在结实的地上。痛楚传来,我昏了过去……

  ……

  “岚,岚!快醒来,还没到睡觉的时候啊……”

  谁?是谁在叫我?

  “岚……来啊,游戏还没结束哦……”

  谁?到底是什么人?那声音如此温柔如此怀念,我……曾经听到过吗?我吃力地撑开眼皮。四周一片漆黑,天地一片混淆,我仿佛站在一片混沌中。前方是一扇淡绿的小门,女子就站在门前向我招手。我……看不清她的面容。

  “岚,来啊,快过来……”

  我不由自主地爬起来向她走去,似乎身体已不受控制,但心安的感觉随着每一步就像要将自己融化。这熟悉的感觉,我们……见过吗?

  “岚……”

  她的手抚上了我的脸庞,却没有任何真实的感觉。即使近在咫尺,我依旧看不清她的脸。她……在笑,对我温柔地淡淡地微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中升起这个感觉。她的身体在微笑中渐渐地淡去……消失……我的心一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要离我而去,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却连一丝触觉都没留下。她,无声地消失了……

  我的心如同突然被抽空了一般,只剩下一片空白的茫然。我静静站了片刻,似乎所有的感觉都被抽离,这副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艰难地,犹豫着,我推开了身前那扇淡绿的小门……

  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眼前却只有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到,身体也不听使唤,就像我的个体已经不复存在,我不禁感到消失的恐惧如水纹般在意识中扩散。渐渐地,痛楚终于从体内传来,虽然难受痛苦,但比起刚才那种“无”的感觉对精神的折磨,反到让我安心了许多。有了痛楚,其他肢体知觉很快也回归本体,我一下子松弛下来,觉得自己似乎是得到了新生,但那不过是从地狱的入口观光了一圈回来而产生的错觉,而且身体有说不出的疲劳。周围的光线逐渐明亮起来,虽然到最后也只是昏昏暗暗的程度,但也足以让我看清周围的东西。

  我艰难地撑起身体,靠在身后的巨岩上,全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一般,平时引以为豪的力气都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留下看家的就只剩那一阵阵的隐痛。我回顾四周,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一个洞穴中。洞穴?……一度罢工的脑袋又开始运转起来,我慢慢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个女人……是梦吗?我看了看曾去抓她的右手,浮白无血色,我自己都几乎认不出来了。碧绿海底的激流对我的身体的伤害比我想象中要来得大。头顶上方是倒挂的钟乳石群,湿冷的空气爬在圆锥状的钟乳石柱上,凝成一粒粒浊白的水珠滴落,打在先前汇聚的小水潭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终于醒来了。”

  充满欣慰的话语从身后传来。这个声音,这种“喜欢无声无息出现在别人身后”的习惯,除了那个拿手杖的旱鸭子法师还有谁呢?我转过头去,果然是紫天,他正坐在我靠背的巨岩上把玩着手中的木杖。刚才在打量四周时根本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他又是何时坐在我后面的?对于这种问题我已经懒得再去思考了,因为突然感到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你刚才去做什么了?无羁呢?”

  我一边别扭地活动着身子一边问,企图尽快摆脱这些让人不习惯的怪异感。

  “我和他刚才去察找这洞穴的出口,我感到累了所以先回来,无羁还在里面。我先声明,可因为不是担心你哟。”

  那句后面的补充根本就是此地无银的好典范,紫天自己好象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将手杖插回腰带的别扣上,弯腰从岩石下拉出一团乌黑的东西抛过来,我连忙伸手接住。这是什么?还真重啊,几乎是和我身上穿的束缚道具——黑色的锁子甲一般重量。身上的……锁子甲?我定眼仔细一看手中这个乌黑的物体,不就是原本穿在身上的那套锁子甲吗?怎么会在紫天手上?我疑惑地看着紫天。我终于了解身上的怪异感觉是从何而来了,那似乎只是铠甲被取下后的不适应性,但隐约又不全是那样,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我体内蠢蠢欲动,可是我就是不想去了解那是什么,那种感觉和第一次与休浦诺斯交手失败后的感觉类似。对了……是恐惧!不过不是面对死亡时的那种染上了黑色的恐惧。我的头开始发胀,阻止我再对这种恐惧的来源做更深层的了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停止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紫天跳下来坐在我身边,似笑非笑的表情令人生厌,这种表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做错事的笨蛋。

  “你很厉害嘛,真是想不到你穿着这么沉重的铠甲还能带我们逃到这个鬼地方。”

  “……你是要责怪我在逃亡时没尽全力吗?”

  紫天那种发音和语气让我感到他是在拐弯抹角地说反话。说实在的,他平时说话时的口气经常都是这样,让人感到他说的话总是言不由衷。虽然我早已经把他当好友来看待,但我自认为是个直来直往,没什么心机的人,真的是很讨厌这种老是摸不着边际的说话方式,因为这种说话方式让我产生如同挥打空气一般的无力感。一个大男人,说话为什么就不能干脆点呢?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啊,不要总是用这种似是而非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越说越火大,那另类的恐惧感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我不禁变得烦躁起来,师傅教过的静心法似乎也失去效用了,但我毕竟是一个接受过严格的自我心理控制训练的影子,立即从自己的语气中察觉出心绪的不稳定,赶紧强制性地把心神高度集中起来,不去想任何事情。紫天面带惊愕地看着我,大概是被之前在我身上从未见过的冲动和火气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继续往下说。

  “原来小岚也是有火气的啊……不过,不要紧吗?一点都不象平常的你呢。”

  紫天的担忧老老实实地写在脸上。

  “……没关系,我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不对劲,这事我会自己解决。”

  紫天听我这么说也就不再表示什么,转回了原先的话题。

  “我也不是要责怪你什么,毕竟你有你的理由,但无论怎样都好,如果你把我当朋友,就请给我一个解释,就算不是真正的理由也好。”

  “……我也很想得到这个解释呢,怎么样,要说明吗?”

  邪无羁的身影从远处的暗影中隐约浮现,脚踩在碎石上将碎石压裂的声音在静旷的岩洞中产生一波又一波的回声,伴随着这种裂碎声,他的身形逐渐清晰起来。等无羁也在我跟前坐下,我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着他们俩。

  “解释是吗?好,我会给你们,而且一定是真正的理由,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一下……到底,是谁解开这副锁子甲的?”

  “是我,我解开的。”

  邪无羁很干脆地承认了。我长长吐出一口气,想象着把一切不好的情绪都释放出来,一边很感慨地摩挲着手中黑色的锁子甲。

  “这个锁子甲真正的名称是‘束缚之影’,这个名称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我作为一个影子,当然……现在只不过是个初影,但是这个铠甲的束缚力量是对所有影子都有效用的。师傅说过这个曾经穿在我身上的锁子甲除了我之外,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解开。我和师傅的约定,在那人亲自为我解开前,我绝对不会动它。”

  紫天和邪无羁听了我的解释后沉默了良久,这段时间似乎连空气都漂白了一番。

  “真是为了一个约定吗?就让你自己和我们身处险境。”

  “是的!无论什么誓约……就算是死,也要实现!”

  我尝试让自己笑起来,笑是让自己轻松高兴的良药,只要还能笑,那么无论什么失落和困难都会变得容易解决起来。这是我以前经过无数失落后得到的宝贵经验。如今再次证明这个经验是十分有效的,紫天和邪无羁也跟着笑起来,漂白的空气再度变得活跃。邪无羁站起来伸了伸腰。

  “哈哈……管它是什么理由,能誓死遵守约定也是一件好事呢!”

  “说得也是呢!”

  紫天也站起来拍拍屁股,将紫袍上的脏物抖下来。两人向我各伸出一只手,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他们俩用力把我拉起来,这时我隐隐感到我们三人的心似乎又接近了一些。师傅曾经说过,友情就像酿酒,只要方法正确就会越来越淳,我现在有点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能活着真是好啊,跳水时我还以为我死定了。”

  “哈哈哈哈……谁叫你是旱鸭子一只。”

  “别说我了,你不也是一样吗?”

  “好了,你们打探到出路了吗?”

  “呃……这个……”

  “怎么了?”

  “……我们被困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