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红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邂之章

红枫 封九岚 7710 2003.05.04 14:47

    

  圣历前880年,在第23代魔皇邪峰擎的领导下,魔界进入另一个万年以来的鼎盛时期。无论在经济还是武力上,魔界都以非常的速度发展着,隐隐有趋于六界之首之势。在普通魔界居民万众一心的新气象下,随之而来的却是魔界高层领导日益膨胀的野心。同时,由于魔皇老龄化已经变得明显,继承人的确定问题也开始提上日程,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是一片不为人知的汹涌暗流。

  处于中立邪恶地位的魔族风头愈强,自然引起了其他各界不同程度的恐慌。其中受其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一向与之交恶的神界。

  “……我的子民啊,勇敢地站出来!为了阻止邪恶继续在这片洁净的大地上蔓延,为了维护世间的和平和稳定,我们——即将迎来光荣的圣战!”

  相反于神界强硬的态度,超然世外的幻界继续保持绝对中立,但也开始进行某些不为人知的活动,内容是什么,外界无人知晓。

  总之,五界一方面在不同程度上对魔界表示交好,另一方面开始暗中积极地扩充军备,人界和神界甚至公开表示结盟。但对于中立有序的人界来说,这种结盟通常是十分脆弱的。在人界这个五不管地带,各界的触手已经开始试探性的第一轮交锋。

  就在这种暗流激荡的情势下,魔界一隅的黄泉之乡,看似平静的生活仍旧持续着……

  “喝!”

  开声吐气,力贯刀身,斩马刀直劈下去而下,将人高巨岩切成两半。在感觉上似乎就是切豆腐一般,但……

  几块被外散劲气震碎的石块蹦蹦跳跳地落到脚边,那突兀的棱角仿佛就是嘲讽我的笑脸。我颓丧地垂下脑袋。这是……第199次失败了。打住!先别想这么多,先准备躲过师傅的惩罚吧!果然……

  “不·合·格!”

  师傅的暴喝声在耳边响起,同时一道劲风直往头顶压来,速度之快让早有心理准备的我也措手不及,连忙凭着直觉向前扑去。结果——当然上躲不过!躲不过的奖励是一声惨叫和头顶一块红肿的肉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又比平时增高了几厘米。

  唉,师傅说过哪天能躲过他的攻击,那我的防御就出师了,看来说得一点都不假啊。什么时候……我才能像师傅……不,是比师傅更厉害呢?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根据物体的状态和性质随时改变自己的力道,不要一味地蛮力到底,那样只不过是白费力气!”

  师傅的手杖敲得实地“突突”作响。我揉着头顶的红肿大包,可以看到师傅脚旁的细碎石块随着那声音一跳又一跳。

  “收敛!收敛!收敛!不要把力量发散开,要把它凝聚在最先和物体接触的那一点,就像一根针的尖端一样!”

  师傅训叨着,反手将手杖朝一半的岩石上戳去。无声无息,似乎也没用什么力,坚硬的岩壁上就留下了一个婴儿臂大小的光滑圆洞,让我看得目瞪口呆。

  “看见了么?就像……”

  正说着,师傅腰间“藏”字手袋中发出时蜂的嗡鸣声,打断了他正要说下去的内容。师傅取出时蜂看了看它的颜色。半蓝半黄,正是上午九点的标志。

  “……总之,就按着我之前告诉你的,我还有事要办,今天你就自己练吧。如果晚上还没练成就别吃晚饭了。……还有啊,午饭自己解决。”

  说着说着,师傅的身体渐渐变淡,不一会就消失在我的面前。什么吗,不就是个约会吗?竟然跑得这么快。不过抱怨归抱怨,既然早已决定要比任何影子更强,那么现在可不能偷懒啊。

  将有些散乱的头发向后拢了拢,用白色的绸带重新束好,我单手抓起插在身旁的斩马刀。这世上不变的规则就是,通常最基本的事情,却也是最耗力的事情,但偏偏缺了它就会使根基不稳而使将来无法前进,从而让你无法忽略它。挥劈训练就是这么一种基本的东西。所以我的练习……

  “唉,那么……先从挥刀六百次开始好了。”

  经过十年不断强化的练习,我已经适应了身上那件黑色锁子甲的重量,同时练习强度也增加到原来的三倍。我想就算还及不上休,也算是初影中数一数二的了。

  虽然有如此大的练习强度,但我在为数甚少的测试中,也不过是中等的成绩而已,因为由于师傅的禁令,我不能脱下这身沉重的铠甲参加测试。我也曾很想脱下这身束缚,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到了哪里,但我一想到师傅的话,就放弃了。

  “想超越影子吗?那就先成为一个出色的影子。一位出色的影子就应该知道何时该隐藏自己的实力,知道何时该发挥自己的真正水平……”

  反正只要知道自己不仅仅是如今的水平就行了,其他的胜负,对现在的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想要不被人注意的等待时机,就要像现在一样。休不也是这么做的吗?我让自己这么想着,一时的冲动就会平息下来。

  休自从十年前那场比试后,就开始在测试中变得默默无闻了。我知道,他也是在隐藏自己,就像青虫将自己包在茧里,等待着,某一天就要振翅高飞,飞到谁也无法将他束缚的地方。所以我期待着,什么时候,我也能破茧而出!

  “哈哈,这不是疯老头家的‘疯又懒’吗?怎么?又在做练习啊?算了吧,就算你再怎么努力,废物还是废物,永远也不可能超越我们的。啊哈哈哈哈……”

  由于变声期还没过而微带稚气的声音毫无预兆地钻入耳中,尖锐的内容让原本清脆的声音也变得刺耳,不断肆虐着我的耳膜。

  我刚完成今天预定的挥劈练习量,正想喘口气,享受一下习习凉风带来的清爽,就听到了这趾高气昂的嘲讽,让我原本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对于外号的内容我是不怎么在意,但被人用鄙视的口气叫出来,我想谁都无法高兴起来。

  我转头向声音来处望去。一旁的茂盛大树上横岔出一些粗壮的树枝,少女端坐在一枝上,穿着黑色布鞋的脚挂在半空荡来荡去,两个穿着初影专用黑色短袖练功服的少年站在她的身边,个子较矮的带着高居其上的神情俯视着我。

  在魔界,弱肉强食、优胜略汰体现在各个角落。没有高人一筹的实力,就无法拥有被尊重的权力和地位。这种风气在黄泉之乡更多了一条:没有上好的资质,就要低人一等。资质平庸的我,向来是被村里大多数人视为废物的存在。

  很眼熟啊,似乎是被称为初影中精英分子的其中三人,不过……是叫什么名字来着?由于有些健忘,或许应该说是我总会故意忽略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我只记得初影中少数几个人的名字。师傅说这种习惯是影子的大忌,可我总是改不掉。

  虽说我的资质平庸,从未得到村人的重视,也从未和被称为精英的他们有什么交集,但这也不代表我活该受他们的气,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是谁啊?”

  不耻下问一向是我的最为自豪的优点之一,在这种难得的机会自然要表现出来。

  “你——!”

  稍微矮一些的少年的脸一下子刷白,我都可以看到他的额头隐隐浮起的青筋了。看着他捏紧的拳头,我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冷笑不断。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吗?这也可以叫做精英啊?情绪修为明显不·合·格。

  “想要打吗?尽管放马过来!”

  “你……可恶,一个废物也竟敢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我不是木头,口口声声被人称做废物,我再怎么好修养也是会有火气的。我暗暗握紧了刀柄,虽然他的情绪修为不合格,但既然被称为精英,实力就不可小觑。如果真要打,依我现在的状况,大概是……平手吧。因为我从未和他交过手,所以我只能估计他的实力,为接下来即将来临的苦战做好准备。

  矮个少年冷哼一声,那套黑色的练功服陡然一胀,我立刻感到从他身上发出的强大气势一波又一波地向我袭来。

  哼……真要来?

  我尽力收敛起厌恶的感觉,让自己处于古井无波的状态,高度集中的精神让那三人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漏地反馈到脑中。这是师傅唯一教给我的对战心法——明心镜术。

  没让我等多久,几乎是我刚进如明心镜术的心境,那三人稍一作势便冲天跃起。他们刚才落脚的大树立即发出一阵阵裂响,由下至上呈螺旋状撕裂开来。溅射到半空的残枝败叶遮住了三人的身形。

  我的视线稍落一线紧追而去,透过那些飞舞着的残断枝叶的空隙,我看到的……只有两人?那个矮个少年不知何时已失去踪影。

  是……障眼法吗?藏在哪里?上?下?左?右?

  我迅速将四周扫视一遍,虽然没看见任何踪迹,但我却不感到慌乱无措,因为这个变故早在我意料之中,毕竟……这是影子最基本的攻击方式之一。

  毫无征兆地,一道锐劲疾风般从后上方扑来,带起的寒气乱流让我后脑的头皮一阵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什么时候到了后面的?

  千钧一发之际,我将身体前倾,右手斩马刀贴身后滑,宽大的刀身便成了最佳的护盾。

  “叮——”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刀身以微小的幅度高频振动,传到右手让我的手腕一阵发麻。同时我听到刀身发出似乎带着兴奋的轻微嗡鸣。

  你……是在高兴么?

  我已经分不清到底那是我的兴奋还是刀的兴奋,就像师傅说过的——刀人一体。没错!我的兴奋就是刀的兴奋,刀的兴奋来自于我的兴奋。相隔十年,自从那天在瀑布旁与休的比试后,我一直压抑着体内好战的魔性之血,如今……只有面前这三人让它重新沸腾起来。

  嘿嘿,嘿嘿,你这么兴奋,有时真的让我很困扰啊……

  尽管极力控制着,但我还是感到,我的嘴角一定牵起了一道弧线。但是,情绪波动的我却又感到明心镜术竟没有被破坏,就像脑子里出现了两个互不干涉的空间,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由想起几年前师傅对我的评价。

  “岚……你要记住,你是天生的狂战士!”

  我迈出一步扎稳脚跟,左手探上一米长的刀柄末端发力下压,以右手为支撑点,刀刃高高挑起。

  “呼——”

  斩马刀毫无阻力地划破空气,发出破空声。手中却没有击中物体的感觉。

  哼!躲过了吗?

  刚才另外两人一直没有出手,似乎他们并没打算三打一,我判断着,在瞬间便做出决定:暂且放下那两人,先集中力量攻击矮个子。

  顺着刀的走势,我提气错步转身,只留三分精力防御身后,以防两人的突袭。一道气旋随着扭身从脚底盘旋升起,和着气流,残碎落叶绕着身周如穿花蝴蝶般飞舞。借助扭腰的力量回刀横扫,攻势顿时比先前更快更迅猛。巨大的斩马刀由上至前拖出一条长长的斜弧,将攻击范围扩增到四米远处。

  这回看你怎么跑!

  我已经看到矮个子正对着我的眼中浮现一丝惊惶,轻视加上情绪不稳让他对我的反击措手不及,顿时落于下风。除非他的实力比我这时强上许多,否则他只有硬挡的份。可又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就像呆住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什……什么?

  我的刀切入了他的身体,我却没有刀入肉削骨的感觉,让我直觉感到不妙。他……又逃过了吗?

  “啪”地一声脆响,已然被刀切过的矮个身体突然变成了一截树桩,由中间分成了两半。

  替身术!

  我停下攻击,摆出了防戒的架势。在我身前十米远处,站着刚刚还在我身后的高个少年和少女。但是……他们好象还是没有攻击的意图,因为我没感到从他们身上发出的杀气和斗气。我的直觉却告诉我,那个高个才是三人中最强的。同时,那个少女也让我升起说不清楚的奇怪感觉。

  宛如空谷幽兰的少女夹着矮个少年站在高个少年身后一步的地方,正把矮个少年放下来。我这时才看清楚,她的眼睛呆滞无光,空洞而没有生气。

  她……看不见?

  臆测的同时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么多年,我从没听过初影中有女性。

  高个少年脸部的上半被低垂的长发遮住,看不见他的眼睛,也看不出他的真实表情。只看到他的嘴角代表笑意地微微一翘,摊开了双手,右手放在心口处向我稍稍躬一躬身。

  “刚才是舍友出言不逊,我代表他向您表示万分歉意,能否请您原谅他呢?”

  诚恳的语气和有礼的动作让我对他升起了一丝好感,原先的不快似乎有慢慢消失的趋势。虽然我的戒心并没有消除,但好战的魔性之血开始平息下来。

  还要打下去吗?如果他们三人联手……不,就算只有那个高个的出手,我也好不到哪去。何况……我看了看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刚才那个替身术是她使出的吧?如果是这样,那她似乎也差不了高个多少。刚才之所以能打败矮个,也是因为钻了他的轻视和心情激动的空子,若真要再来一次……胜负也只有五五分吧。

  “……”

  “算了吧。”

  我收起斩马刀向前走去,见好就收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还要练习,我们就此别过吧。”

  擦过他身旁,耳中飘入一个声音,就像轻风拂过般平柔而真实。

  “我叫凡,平凡的‘凡’”

  凡?听到这个名字我内心一震,停下步子却没有回头。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梦……中梦……梦。”

  少女的声音又冷又生硬,并且有些含糊,就像冰水混合物一般。

  “哼!小子听好了,我是上官潇智,这回的确是我输了,不过下回,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话音中充满了不甘和倔强,却没有了轻蔑,是那个矮个少年。

  虽然有些冲动,但能如此坦诚地接受失败的事实,没有找任何理由推脱,这样的人……还真是难缠的厉害对手。

  我在有些激赏的同时也有些后悔,这种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现在做为敌人,对我的威胁太大了,刚才那一击我根本不应该留力。算了,下次见面如果还是敌人,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把刀挥得更快更猛。让他即使到了地狱,也后悔着为什么碰上了我!

  “……”

  “……封九岚,记清楚这个名字,下次……别再喊错。”

  我丢下这句话继续向前迈去,这次没有再停下来。希望……我们以后别再见面吧,或者……成为朋友。这句话我没说出口。身后三人的气息,消失在空气中……

  ……

  魔界的天总是阴暗低沉,电闪雷鸣从未平息过。与其他时候比起来,中午绝对是个魔界里最让人心清气爽的明媚时段。虽然此时悬挂在正空的仍旧是处在橘红晕环怀抱的黑日,但那次数明显减少的闪点和鸣雷似乎变得可爱起来。特别是由先前出了一身大汗,然后美美地洗了个冷水澡,如今正在碧绿海湖畔烤鱼的我看来。

  大概是心情不错的关系吧,以前总觉得单调无味的烤鱼似乎也不那么让我厌烦了。没过多时,一阵阵的烤鱼肉香缠缠mian绵地勾引着我早已空空如也的胃,我正想大快朵颐一番……

  “请问……可以给我们几条吗?”

  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声音和拍在肩上的手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什么家伙……几时来到我身后的!

  我被骇出一身冷汗,想都不想,本能地掏出匕首指着身后的人。竟然……还真成功了,我的匕首锐尖抵住了来人的喉咙。

  “别……别!”

  那人惊叫几声,高举起双手。不过,在我听来那惊叫声是假得如此刺耳,三流都不如的演技重重地嘲讽了我。能让我毫无察觉地离我如此之近……我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档次!从他紫色的眼眸中,我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惶恐,反而有像遇到了趣事般露出的充满戏耍的笑意。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了身后的来人。那是……两个不属于村子的少年。

  被匕首指着的是比较年长的少年,俊逸的脸堆起假意的沮丧,高举的双手里各抓着一枝烤好的鱼。

  呃——鱼?他是几时拿的?

  我根本就没发现他的动作,我和他……竟然差得如此之远。

  眼前的紫眸少年明显比我大上许多,就和他的实力成正比。在他身后站着的少年似乎和我一般大,金色的眼睛和黑色头发似乎闪烁着光辉,让那午间的明媚阳光也相形失色。他仅仅是站在那里,我就感到了和师傅不同的另一种威严,心中升起深不可测的无力感。我知道,这回真的踢到铁板了,站在面前的这两人都是高手,而且是如今的我无法比拟的真正的天才高手!

  现实的沉重打击让我对自己的努力第一次感到有点愤慨、有点无力和一丝丝的怀疑。这世上,真的有只要努力就能超越天才的事吗?可恶,可恶,这世上的天才……未免也太多了。此时的我真的是感慨万分。

  “喂喂喂喂喂——能……先把这危险的东西收起来吗?”

  年长少年用右手的烤鱼指了指喉前的锐利匕首。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啊,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我们没有恶意的,我们……只是迷路……对,迷路!肚子饿时正巧看见你的鱼。所以……对不对?哥哥!”

  “哥……哥哥?啊!对对对,哥哥,哥哥……哈——哈哈……”

  ……笑得好假!

  我清楚看到年长少年被年幼少年称为哥哥时,身体明显僵了一僵。

  这两人……是在上演三流的肥皂剧吗?

  就算我再怎么愚钝也看得出这些话中绝对有七分假。肚子饿……大概是真的吧。不过迷路……哼!看他们衣冠整洁、气定神闲的样子,真是迷路?鬼才相信!还有那声“哥哥”,哼哼!我真是气愤得不断冷笑,虽然不知他们到底是搞什么鬼,但绝对是冒牌货!

  ……算了,反正也打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黄泉之乡,无论是公开比试还是私斗都是生死自理。说起来,十年前休没杀死我,算是我正吉星当头,到现在那条命我还没机会还呢!现在我可是十分珍惜自己这条小命,打不赢的仗就要躲开,这可是保命的好方法。

  我收回匕首,年长少年十分做作地长舒一口气,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呃……他们是怎么进来黄泉之乡的?……还是算了,又不关我的事,最好来多些人把这儿搞得一团乱,这样我就有机会跳出这个牢笼了。

  ……

  “喂……我哥弟俩还不知道恩人您的尊姓大名呢!嗯……好吃!”

  刺耳,刺耳,实在刺耳!他就不能不再提恩人这个词吗?

  两个少年抓着烤鱼狼吞虎咽着,连鱼刺……啊?啊?真吞下去了!这两人……不对!我越看越觉得他们就是两只吃肉不吐骨的披着人皮的狼。

  “封九岚……”

  我没好气地丢给他们一句,一边啃着手中已经烤好的鱼,一边翻动正烤着的年幼少年刚刚捉来的大肥鱼。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把感情深深地藏起来,让自己的戒备更深严。但是面对这副吃像的两人,我却怎么也紧张不起来。在他们的嬉笑风生中,我发觉自己越来越沉浸在这种安心的悠闲氛围中,似乎……我们早已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这……就是师傅所讲的缘分吗?

  “你们呢?叫什么名字?”

  “紫(邪)天(无)羁!”

  两人同时指着自己的鼻子回答,露出的是同样是阳光少年般灿烂的笑容。这……还真有点兄弟的样子。不知为何我有点羡慕起这两人。

  “呃……你们还真是默契啊……”

  “哈哈哈……我们是兄弟啊!”

  这回倒是说得脸不红气不喘,通畅之至。“弟弟”邪无羁亲昵地拍着“哥哥”紫天的肩膀,紫天此时的脸苦得都要吐出来了。

  ……先不管今后如何,如果跟着这两人,生活肯定会比现在更有趣吧?我斟酌着,却完全没有记起那两个名字代表的意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