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英雄学院之吉岚吉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吉良吉影

英雄学院之吉岚吉羽 似雨悲灵 2612 2019.05.20 18:00

  脑无被打飞、黑雾及死柄木弔两人逃脱,所有的敌人都选择了在雄英老师的监视下乖乖站好,举起手投降。现在只剩下了打扫战场的工作了。

  受伤者相泽消太、13号伤得较重,被送往了医院,吉岚吉羽、以及绿谷出久被抬上了担架,送往了医务室。欧尔麦特虽然有伤,但他没有去进行治疗,而是在警察冲进来时就神奇的消失了,应该是去向警察报告关于这件事情的经过了吧。

  当吉岚吉羽从医务室的床上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当他起身摸索着床边的台灯时,他看到了睡在自己床边的女孩,停下了动作。

  蛙吹梅雨穿着雄英高中的校服,那一头墨绿色的长发没有像平常那样绑在一起,而是披散着稍微有些湿润,身上有着洗发水的香味,应该是在学校洗过了澡。她把凳子拉到床边,双手交叉着把手放在床的边缘,头枕在上面,轻轻地打着鼾。

  吉岚吉羽没有开灯,只是在黑暗中坐在床上默默地注视着她交叠的手掌,心里有些苦涩。

  他之前在释放过被他自己命名为“天元突破.波纹疾走”的招式后,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能够感觉到外界的一切,但却完全不能够行动,整个人就好像是脱离了肉体,由灵魂来掌控着一切。

  吉岚吉羽不受死柄木弔的个性影响的原因很简单。所谓的波纹本质上是一种能量,当它被释放到体外时就被称为波纹疾走。

  平时使用时波纹是在外扩散着,会有一些无法控制的离散能量散布在体外,形成冒着金光的现象,但实际上这是不能很好的操控波纹的表现。

  当吉岚吉羽把能量汇聚到头部时,具有太阳性质的波纹能量在本能的抗拒着死柄木个性,让其无法改变吉岚吉羽脑部的形态,然后一口气将能量汇聚到一个点释放出来,形成波纹射线,在外的表现形式就是光柱。当然,这与螺旋力没有半点关系。

  简单的来说,当波纹覆盖在吉岚吉羽身上表面,而不是释放出去时,就会免疫像石化、冰冻、灼烧一类的负面状态,像死柄木那种个性也在范围内。

  当然,原因死柄木并不可能知道。

  就在他进入“假死”状态后,他以俯瞰的视角看着每个人的行动,无论是爆豪胜己在空中几次连续爆炸冲刺赶到绿谷出久的面前;还是轰焦冻在数米远的地方制造冰块在上面滑行,瞬间冰封住脑无;......还是蛙吹紧紧的抱着自己不松手,都没有带给他多大触动,一直都做着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分析着局势。

  他心里其实看到欧尔麦特拒绝几人帮助时有些疑惑,但很快就被欧尔麦特与脑无之间狂暴且凶残的拳拳到肉的攻击所震撼,心里也被欧尔麦特所感染,果然近战是男人的浪漫啊!

  突然,浑身一阵抽搐,整个画面变得索然无味。

  吉岚吉羽感觉自己的身体里被剥离出了一部分,缺失了部分的感情,当他转过身时,看到了金发碧眼的,西装打得一丝不苟的男子就那样漂浮在他身边,而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断掌,而他正在饶有趣味的看着。

  “......吉良吉影,你为什么会出现?”吉岚吉羽口干舌燥的问道,本来在他的思考中,名为“吉良吉影”的男子只是一个执念,或者说是个性“杀手皇后”的附带品,一个像是其他任何人一样的副作用。

  绿谷出久的个性会让身体骨折,饭田天哉的个性使用时间长后会突然熄火,青山优雅的个性使用时间超过一秒就会拉肚子......从来不存在完美的个性,这是这个英雄社会的共识,吉岚吉羽想当然的把吉良吉影想成类似的副作用。

  ......但当看到他就这样清晰的漂浮在自己身边时,吉岚吉羽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错误的,吉良吉影真的存在着。

  “难得你有着和我类似的相貌,不就要做出这种震惊的蠢脸。”吉良吉影仿佛看透了他在想些什么,“放心,我可没有任何夺舍你的打算,我可是真真正正、明明白白的死透了,对了,用你的话来说就死在了‘jo护车’下。

  “喜欢女性的手掌,经常有突如其来的嗜血愿望,手指甲长得飞快......”吉岚吉羽看出这个人似乎是可以交流的,趁着这个机会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为什么我会有和你相同的爱好和渴望......你难道想说这是因为在我的身体内也渴望着这些东西吗?”

  吉良吉影缓缓的摇头,露出了居高临下的表情,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怜悯:“因为啊,我们是被选中的人哦。”

  “你难道想说自己是信仰神吗,神明要你十几年来不间断的杀人?”吉岚吉羽感觉有些可笑,他可是知道的啊,吉良吉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就算是一直以来帮他的老爹也可以当作棋子去牺牲。

  “是神明,但是是邪神啊......”吉良吉影将那个灰白色的手掌放到了自己的脸上,一脸的沉醉,“那个叫作死柄木的人真没有品味,这可是一位坚强善良的女性手掌啊,竟然让她变成这种干巴巴的样子.......

  “我完全可以想象出她那美丽的相貌,就算是已经腐朽的手掌也散发着光芒啊,只可惜我却无法真正触摸到啊......”

  吉岚吉羽将注意力转到那只手上,敏锐的发现那正是在与死柄木弔战斗时他来不及回收最后掉落到水中的手掌,听吉良吉影的话,他似乎并没有真正触摸到,而只是还原了它的样子。

  “邪神?一个拿着一根撬棍整天想着恋爱的奈亚子吗?”吉岚吉羽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只手,皱着眉头道,“不要把所谓的邪神当作你的借口,还是说,你已经疯了,吉良吉影?”

  “欸,果然啊,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明白,还只是一个内心崇拜着英雄的笨蛋啊......”吉良吉影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轻轻放下了手,把西装口袋中的手帕拿出,仔细的擦拭着手掌。

  他轻声说道:“如果没有真正见到那不可名状的恐惧,谁有会真的相信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被这种压抑的氛围所折磨的吉岚吉羽忍受不住,大声问道,“你现在是人是鬼?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啊,只是由下面如同热血漫画的场景,想到了自己死前的可怜鬼魂罢了。”

  吉良吉影如同脚下是结实的地面一样,两脚交替着走到了吉岚吉羽面前,认真的替他整理着身上运动服上的褶皱,“不要去排斥这些常人无法接受的爱好,他们可是你通向那种存在的捷径哦。”

  吉岚吉羽完全没有挣扎的想法,看着吉良吉影仔细地替自己拍打完全不存在的灰尘,呆呆的道:“我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

  吉良吉影就像是操纵木偶一样,拉住吉岚吉羽的手,把手帕放到了他的手心,一根一根的把手指合上。

  “那只能你自己去寻找。”

  当吉岚吉羽缓过神时,空中已经不见了吉良吉影的身影,时间就好像没有流动一样仍然保持着欧尔麦特与脑无对轰的场面,紧接着,欧尔麦特大吼一声,一记升龙拳把脑无朝天空打去,与吉岚吉羽擦肩而过。

  吉岚吉羽感觉脑无在掠过自己时眼神稍微与自己有一瞬的接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手中紧握着一个手帕,包裹着什么东西。

  吉岚吉羽打开折叠的一丝不苟的手帕,掀开了最后一个折角——里面是一个玩具车。

  一个狰狞的骷髅头凸起,两只骨爪从边侧伸展出来的玩具小车静静的躺在上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