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死后入职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开不起玩笑

死后入职指南 深蓝的人 2263 2021.01.14 04:05

  在诺蕾汀格的感官之中,苏莱曼的军营沸反盈天。新死的灵魂们大都陷入了混乱和恐慌,即使他们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表现,心灵之声却是没办法控制的。

  诺蕾汀格知道这样混乱的场合没有让她优哉游哉的余地,因此也是非常干脆的限制了灯光照耀到的每一个灵魂。

  直视了她的所作所为让灵魂们陷入了更大的恐慌,尤其是四周还存在之前的敌人和战友的时候。

  诺蕾汀格已经不怕他们会躲藏起来了。再怎样说,她也有好好的掌握自身的能力,也已经可以分辨出所谓“灵魂的气味”。

  工作轻松但不愉快,行动的重复还有灵魂们的恐慌都让她有些莫名的负罪感,更别说还有那些让她困扰的声音。

  似乎能够回答她一切奇怪问题的范海辛又不在身边了,而胡思乱想这种东西是没办法控制的。

  诺蕾汀格确信声音的源头在外界而非自身,否则她也不会怀疑那些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然而第二次也就算了,那个说要“吃人”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周围的活人可不少。

  现在想想,这种声音倒是和这些灵魂的心灵之声性质类似。

  那么,那些话就是某个灵魂发出的声音?

  诺蕾汀格不认为是这样。

  毕竟,她从来没听过心灵之声所表达的话会欲言又止。当一个人准备说出一句话的时候,不论他最终有没有说出,他的内心都必然已经出现过那些文字了。

  而第二次的声音,那个让自己叫人来帮忙的声音,可以非常直观的听出来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憋了回去。

  “你让我叫那个耶格来救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啊。”

  ——————

  一波不起的冥河之上,古旧的大船无声的前进,却也没有让它出现一点波纹。

  这很正常,这条联通了无数位面,以至于使大能们建立统合的,“下层位面”之概念的神物,又怎么可能与一般理解的所谓“河流”一致?

  就如同没有人能看到冥河的“对岸”一样,站在船舱里,透过小小的窗子,范海辛也看不见冥河的河岸。他平淡的收回视线,把脚搭上了书桌,仰靠着撑起椅子闭目养神。

  就算能看到岸边也没什么意义,灰色荒野可没有什么美丽的桃红柳绿来放松心情。

  自称马肯的尤格罗斯魔倒是没有在乎他的无礼——或许有,但是范海辛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在范海辛说要随船一起到朦胧之域后,马肯也非常礼貌的表示请自便。不过说是这样说,他也不觉得待在这条船上还有什么可做的事。

  幸好这样无聊的时光顶多也就是二十四个小时。

  “说起来,”就在范海辛准备放空思想,以“快速”的消耗时间的时候,马肯突然开口,似乎准备找一些话题来消遣时光,“我听伊利西斯说,您来与他签约的时候,还带了一位年轻的次等死神?她这一次为什么没有过来?”

  范海辛不觉得和这些邪魔多说话能有什么好处,但姑且还是回答了问题:“我把她留在那个战场上,让她先聚拢灵魂,等我下一批去带走。”

  “喔,”马肯发出了由衷的惊叹……不知怎的,范海辛居然从中听出了一丝向往,“看起来那将是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了?”

  “是啊是啊,规模不小,而且还愈演愈烈呢。”范海辛敷衍的附和着,也懒得说的更具体,比如本来某个次等死神一条船就能应付了,现在还得自己来外包……

  其实也不算外包吧,这帮船夫本来就干着收灵魂钱然后把他们送去某个冥神国度的行当——自己等人是合同工的话,他们大概就是散户吧,虽然散户们比自己这些官家人赚钱更多的多就是。

  这样看起来,这所谓的合同工怕不是还得加上义务两字……

  “那么,范海辛先生,您能估计一下这场战争会持续多少年吗?”马肯显得殷勤异常,“这并非是因为我多嘴,实在是我需要判断您和伊利西斯的契约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范海辛直截了当的回答,“我又不是军事家政治家之流,也没有去问问那些领导人,自然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要我说,这对你也没什么意义,你又没去过那个世界。反正时间越长,你自然赚的越多——还是说那个伊利西斯承诺给你的报酬是固定的?”

  范海辛“惊讶”的睁大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你确实是一只尤格罗斯魔吧?”

  “——当然,”马肯略微一愣,旋即轻笑着敲了几下桌子,“我自然会竭力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但是,我也有一定的怀疑,范海辛先生,”邪魔依然没有放弃,“我这区区一艘小船,真的足够载动一场战争所造成的死者吗?”

  “——这当然不是我和金币过不去,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

  “……”范海辛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太确定眼前的邪魔究竟有什么目的。

  最后,他也只是模糊的说:“确实不够,所以运送灵魂的也不止你一艘船。”

  马肯裂开了嘴,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时候,反倒是范海辛有了聊天的兴趣:“马肯,我记得你一开始说过,伊利西斯牵涉进了某件大事?”

  “……是的,怎么了?难道尊贵的次等死神想要了解的更多?”

  话里带刺。范海辛第一时间听出了马肯的不悦——但是没有关系,能这样恶心到邪魔也不亏,更何况他确实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大事会比卡尼亚地狱的追责还要恐怖。

  而且居然还需要一只小小的尤格罗斯魔参与。

  “就当是满足我的好奇心——而且,作为伊利西斯的契约对象,我也有权利了解他的违约原因对不对?”范海辛不依不饶。

  “我不可能知道具体情况,范海辛先生,”马肯语气沉闷,很少见的从一只尤格罗斯魔口中听出了切实不虚的喜怒,“您只需要知道,那是伟大的烙名之王亲自下的命令。”

  烙名之王,昔日侍奉精灵之神的强大炽天神侍,位居神侍这一类别的顶端——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和范海辛是同类,而且对方还已经被炒了鱿鱼,变成了下层位面的邪魔,但是看着眼前邪魔的态度就能清晰的知道范海辛和这位烙名之王的差距。

  打工仔也是有高低差异的,真是悲伤。

  范海辛对烙名之王的了解仅限于此。虽然大概知道对面的地位,他却仍然兴致勃勃:“没关系,就算是保密任务,你也总该有一些线索苗头什么的吧?”

  马肯沉默着看了范海辛一眼,两点赤光凝聚而稳定——放在正常人类的脸上,大概就是“死死的盯住”吧。

  “我说他被派去杀你,你信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