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写过的和未写过的决斗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旅行者(3)旅行者

写过的和未写过的决斗法 愚人阿怪 1077 2021.01.14 09:09

  潘皮特习惯深夜呆在旅馆,在天井里望着夜空发呆,这在他来说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如果是初到店里住店的旅客,在某天深夜因为行程更改而早起,看到这样的场景,或许会被吓一大跳。

  但事实上,能选择住他这家廉价旅馆的客人,没有一个会去关心这个事情。

  大家都不富有,管好自己嘴上的口粮就足够劳心费力了,谁会去在意这家店的老板半夜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思考人生这种问题对于经济窘迫的人来说,那是吃饱后没事干才有闲心去想的。

  但有一个旅客,他似乎就对这事很好奇的。

  确切的说,是他对这天井挺好奇的,于是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是在一个夏天的深夜二点,一个愁容满面的旅行者来到了旅馆。

  深夜二点,大部分旅馆都已经进入了休息状态,这位旅行者匆匆来到店里,此时旅馆前台没人,他站在前台的柜台前徘徊了好半天,才猛然发现前方天井正中央坐着一个人。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非得吓一跳不可。

  但这个年轻的旅行者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惊吓,相反表现得镇定自若。

  可惜当晚我不在现场,我很想看看对方具体的反应是否真如潘皮特说的那样。

  两人四目相对,旅行者先是用潘皮特听不懂的语言冲他说话。

  潘皮特二十四岁,高中毕业后考上本地一所还算有点名气的大学,这所大学对于外地考生来说那叫一个趋之若鹜一点都不夸张,但对于潘家来说,真不算什么事,他们家所有的孩子都去了国外名校留学,只有这个潘皮特。

  之所以介绍他的学历背景,是想向各位说明,他的语言能力不太好。

  尽管如此,他听清楚这个旅行者向自己说的话,既非普通话,也非某种外语,如果外星语也算外语,那另当别论了。

  潘皮特内心不镇定了。

  为什么这么说?他的意思是,对方的声音中气十足,初听之时颇有一种天外传音的感觉。

  这让他很震惊,但必竟是个见过世面的二世祖,不是一个破旧旅馆的小老板,他表面佯装什么事情也没有,神色冷峻,盯着旅行者的脸,像要把对方看穿一般。

  但是,潘皮特没能把旅行者看穿,倒是被对方看穿了。

  或许意识到自己会错意了,旅行者收回在潘皮特身上的视线,把手上提着的棕色行李箱往地上一放。

  “老板,住店。”他换了一种语气对潘皮特说。

  潘皮特从懒人椅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向柜台。

  他险些因为腿软而摔倒,好在从椅子上站起来时,他停顿了一下,让自己恢复镇定。

  “他的气场实在太强了,我不得不如此。”这是潘皮特的原话。

  我能从他的脸上感受到心有余悸,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对方看他的眼神,眼露寒光,仿佛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过去在家里,他的祖父抑或是父亲,甚至是兄长,在他做错事之后都会面露凶光教训他,但他从来没有怕过,唯独这一次他真的有点害怕。

  这个旅行者,或许不是普通的住客?

  但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禁好奇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