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凤凰男的妻子6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3165 2021.01.06 21:00

  吴清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一个小村庄。三两排小房子,炊烟袅袅,村民们劳作嬉戏,欢声笑语在小村的上空回想。吴清长期被恐惧占据的心觉得平静了些。

  里正的女儿芳姐看到了外人,尤为惊讶,跑上去问道:“你是谁?从哪里来?”

  吴清习惯性地微笑道:“我是吴清,是一个秀才,是出来游学的。”

  “啊呀,是个秀才呀!”芳姐更惊讶了,她们村里连童生都没有呢,现在来了个秀才老爷。

  芳姐叫着:“狗娃,狗娃,快把你爷爷叫来,有个秀才老爷来了。”

  狗娃呼啸着跑出去,速度飞快。

  芳姐向吴清解释道:“狗娃爷爷是是我们这最有学问的人了,你们一定谈得来。”

  这时候,孩子们都围上来,好奇地看着吴清,有些甚至伸出自己的小黑手摸上了吴清的衣服,一个小黑手印就印在了上面,那小黑手还自以为不引人注意地缩了回去。

  吴清额头青筋直跳,闭上了嘴不肯再说话。好在,村子里的小孩对秀才老爷的敬畏是与生俱来的,倒是不太在意这些。

  很快,芳姐说的那个最有学问的狗娃爷爷也来了,他拄着拐杖,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慢吞吞地过来了。

  狗娃爷爷趋着眼睛看了吴清一会,问道:“你是秀才老爷啊?”

  吴清笑道:“是的,你看,这是证明文书。”

  狗娃爷爷又趋着眼睛看了半天,突然叫起来:“啊呀,真是秀才老爷呀,苍天有眼啊,老朽我也见回秀才老爷啦。”

  吴清被这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估摸着莫不是这个村里的人都不太正常,那可真是让人害怕。吴清心里有了退却之心,只理智压住了情绪,吴清还是跟老头说着话,往村里去了。

  狗娃爷爷只是读过两年书,连个童生都没考过,更何况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学问早就还回去。如今吴清都不用怎么动脑子,就能跟他谈个半天。

  狗娃爷爷被吴清的学识唬住了,对村民们大力赞叹道:“秀才老爷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有学问的人了,我远远不如他。”

  吴清觉得自己被这话侮辱了,但村民们却因此对他更热情起来。连最有学问的狗娃爷爷都比不上他,秀才老爷果然是很有学问的,要是自家孩子能学个两招,那没准以后也能成为秀才老爷呢。

  吴清被村民们包围着,连呼吸都不畅起来,最终里正站出来呵斥了村民。

  里正喝道:“你们干什么,没看秀才老爷都不舒服了吗,还不快把路让开。”

  里正凭着自己的威信抢到了吴清。里正立刻就吩咐儿子回去准备晚饭,村民们也有力出力,有菜出菜的,一桌盛宴摆起来。

  村民们大力赞叹着这桌盛宴:“里正老爷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好菜同时上桌的,下了血本了。”

  “啊呀,那是你少见多怪了,我太爷爷是杀猪的,那时候家里的日子真是好啊,顿顿吃肉,吃不完还能给家里的黄狗吃。”

  “我太爷爷是打猎的,家里也不缺肉,那时候家里都是吃一碗扔一碗的。”

  ......

  话题逐渐歪下去了,可大家对秀才老爷的谈论是无穷无尽的。遇到谁都要说一声,哎呀,我还跟秀才老爷说过话了。

  吴清在这里过得并不好,对他来说这里盛宴还比不上自己随便参加的诗会,况且这里的姑娘档次实在不高,吴清都没用力,就有积分进账,可惜都是蚊子肉。

  吴清决定要走,里正苦留留不住,去叫了狗娃爷爷来劝说秀才老爷多留一阵。

  狗娃爷爷抚摸着自己修长的美须道:“秀才老爷志在四方,怎么会留在咱们这个小地方,要走是必然的。”

  村民们进言道:“让秀才老爷多留一阵吧,没几天就过年了,过了年再走呀。”

  吴清暂时留了下来,那些嬉戏玩耍的小孩一个个都被家长踢过来陪着秀才老爷。

  另一边小县城里也早就知道吴清离开的消息,可没有人在意,知道就行了,没有必要当回事。唯有几个还惦记着吴清的大概就是跟他有仇的知县一家跟县丞一家了。

  李梦在吴清离开之后就醒了过来,这让李县丞更加确信是吴清害了自己女儿,不断鼓动着县令找吴清麻烦,县令也暗恨着吴清,也乐得有人鼓动自己。

  可谁都没想到,吴清悄悄地就跑了,连自己老母都不顾了。

  要说唯一知情的大概就只有唐宁了,她不但派人看着吴清,还在他身上留了一缕魂力,在盯着吴清的人跟丢后,唐宁就是县城里唯一知道吴清现在在哪的人了。

  知道了人在哪还不好办吗,让知县爹派一队人把吴清抓回来就是了,罪行就是没有向官府报备随意离开本地。

  一队人马从县城出发了,也不用像吴清那样为了避人耳目,直接从大路走过去就行了。

  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连秀才都没见过,突然这么多官兵来了,还说是来寻秀才老爷的,村民们兴奋起来,以为这是当上秀才老爷的福利,一个个争着报信的报信,带路的带路。

  打死吴清也没想到,就因为在这个村子多留了几天,就被官兵抓了个正着。一群人走时,村民们还欢送着:“秀才老爷下次再来玩啊,官爷下次再来玩呀!”

  吴清心里后悔不叠,想着这些村民果然是有病的,难道看不出来这些人是来抓自己的嘛,难道都不知道帮忙拦一下吗?

  吴清的来来去去对村民们来说是一个大新闻,可以传代的新闻,然而也就是那么回事,不影响吃不影响喝的,只是闲暇时的谈资罢了,要说文化人还是要数狗娃爷爷的。

  而对于小县城里的人来说,吴清的来来去去就更不算事了,他的才华横溢,才压众学子,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就连那些曾经疯狂迷恋他的小姐太太们如今都不谈论他了,更甚者还要说着他的无耻来衬托自己眼光的精准。

  吴清被困在了小县城里,知县派了很多人看着他,防止他再不报备私自离开。

  有了神器却无法用的悲哀就跟人有了万贯家财却要饿死一样,然而他的厄运还没结束,在县丞的找茬下,知县终于找到了机会上书革除他的功名。

  知府那也是知道吴清的名声的,甚至还差点害了赵同知的女儿,如今既然有了确凿的证据,革除功名也是应该的。

  吴清连秀才的名声都没有了,逐渐就像一滩泥渐渐往下面去了,那些士子们都不记得他了,即使有人偶尔谈起,也是说着伤仲永的事。

  吴清被所有人遗忘后,唐宁试探着安排了一次意外,转了几道弯,确保不会查到自己身上来。

  没想到,唐宁的安排完全就是杞人忧天,吴清太好搞了,唐宁安排的人很轻易就将吴清换了出来。

  吴清被唐宁囚禁到了庄子上,派信任的人看着。只有吴清的母亲以为儿子真的被野兽吃掉了,哭得肝肠寸断,伤心不已。

  伤心过后,吴母就开始为儿子找冥婚了,据吴母所想,儿子生前没有娶妻,在底下一定是遗憾且孤独的,而自己也是孤单的,倒不如给儿子娶两个妻子,一个陪儿子,一个陪自己,也是应时应分的。

  吴清家里还有些钱财,且如今吴清已经死了。如此,愿意做吴母儿媳妇的人倒是多起来,冥婚那个倒简单,找个早死的少女配对一下就行了。

  陪着自己的儿媳妇吴母是坚定要自己找的,秉性要温柔,要孝顺自己,家里家外的活还得干得好。

  挑了不知道多少人家,才最终选了一户人家的姑娘。这个姑娘照吴母看来也是不满意的。

  她本人虽然是符合了吴母的要求了,可她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幼弟,她是坚决要养家养到弟弟成年的,这不就是拿着吴家的钱养她娘家的人吗?

  吴母不同意。

  再三商定后,终于决定了,儿媳妇只每天送饭回去,其他的就不管了,一直送到弟弟成年为止。如此,吴母才算勉强得了个满意的儿媳妇。以后,吴母也是有儿媳妇伺候的人了,虽然她的儿子已经没了。

  唐宁将吴清囚禁起来后就不管他了,只要不让他接触女人,他就翻不起什么浪来。

  而且经过唐宁一段时间的研究,吴清应该是需要优质的女人倾心于他,才能得到些什么。这样一来,即使偶尔有个女人靠近他,只要不对他动心,也是无碍的。

  唐宁自己要开始议亲了,知县是疼爱女儿,可正因为疼爱才要让女儿安分从时。

  处在这个时代,唐宁即使想出家都行不通,所以唐宁想要保养小奶狗的意图就泡汤了,除非唐宁去做女皇,否则是绝不能超脱这个时代对女子的定义的。

  唐宁听从了父亲的话,准备将自己嫁出去,只是要自己挑人。反正小县城就那么大,知县在经过吴清的刺激后也不图女儿以后过得有多富贵了,只要平平安安的,能在自己的庇护下好好地过日子就行了。

  唐宁选了一个商户子,主要原因是他长得好看,家里人口也简单,有了这两点唐宁就可以嫁了。

  至于他本人怎么样,家里人怎么样都不重要,前者是唐宁不在乎,后者是唐宁相信有知县爹压着,他们就算脾气再大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