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2章 被意外毁掉一生的男人4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2208 2021.03.23 09:00

  舆论如此严重,警察局的动作也飞快。而且,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已经是很清晰的证据了,很明显,老太太一家人不但碰瓷,还撒谎。

  警察局也同样将调查结果发到网上。官方认证,更增加了可信性,言论发生反转。同时,网上也越来越多的老太太一家的事件出现。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怎么能改得了吃屎呢。老太太一家早有前科,大汉一张憨厚老实的脸,老太太一张淳朴慈祥的面容,欺骗了很多人,也敛了很多财。再加上他们欠医院的医药费。

  数罪并罚,老太太一家被抓了起来。主谋老太太被判2年,其他从犯被判一年零六个月。

  事情真相大白,许恒的的名声原来有多黑,现在就有多白。虚荣?这不是很正常嘛,谁不虚荣,只要虚荣没碍着别人不就行了。

  高傲?人家年轻有为怎么就不能高傲了,况且我看他也不像高傲的样子,没准人家只是不善言辞而已。

  目中无人?目中无人还会帮助别人?

  奢侈无度?额,这一点确实没法洗,但是只要他的钱清清白白,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什么,你说他的钱不清白?那你有证据吗?廉政公署的人查出来了吗?没有,没有他就是清白的。

  工作敷衍?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不要空口白牙地诬陷人,小心你就是下一个碰瓷老太太!

  现实生活中,许恒也经历了一场调查。他生活确实奢侈,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奈何原身这人虽然缺点明显,但有时候缺点也是优点。他觉得自己高雅、风度,是个风度翩翩的绅士,是个品性高洁的君子。

  虽然他吃喝穿用都要最好的,但是他平行高洁,不该伸手的钱一分不要,甚至他要是看见别人要,他还鄙视别人。虽然他嘴上不说,但那种高傲不屑的态度,让人一看就讨厌至极。

  这么一查,许恒非但没有贪污,他还清清白白,是国家的好员工,人民的好公仆。至于他奢侈的钱是从哪来的,这个问题也解释清楚了。

  这个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实际上他很善于薅羊毛,哦不,是善于发现优惠,再加上他自己的工资,单位的福利,还有他父母留下的遗产。人家挥霍的都是自己的钱!

  这下领导高兴了,简直是因祸得福。许恒这么清廉,那还不都是单位,都是领导的功劳。

  领导亲切道:“老许啊,现在事情都查清楚了,国家也坚信你绝对是清清白白的,你就抓紧时间回来上班吧。”

  但许恒他并没有回去,还反手给领导递了一封辞呈。主要是原身挥霍得比较多,他爸妈的遗产已经花得差不多了,他要是在回去上班,一个月那么点工资,绝对不够原身奢侈无度的。

  许恒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钱,来维持原身“风度翩翩”的生活。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就是很好的辞职理由嘛。

  人各有志,领导也不能强求。经过一番亲切友好的谈话,再经过一番同事和乐,同情怜悯以及有志一同地谴责碰瓷后,许恒成功从原单位离职了。

  离开后,许恒开始周游世界,顺便摄影。一边旅行,一边赚钱,还很符合原身“追求高雅”的性格,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许恒一边走,一边学,不会的,就找个鬼来一对一教学。这样一来,他的进步飞快,从一开始的完全瞎拍,到有点样子,到最后自成风格。看到的人都觉得他是个天才。

  许恒默默反驳,不,我只是有鬼一对一贴身教学而已。

  不管怎么样,许恒觉得自己的功力够了之后,他就开始给各种摄影比赛投稿,拿到奖金先打一部分钱给前妻,剩下的供自己吃喝穿用。

  闲下来的时候,他就上网冲浪,顺便吃瓜。自从他自己在网上出名之后,他就爱上了上网。当然,在他自己看来,他只是在关注时事,只不过最近的时事多是八卦而已。

  之前他自己的新闻已经被新的新闻覆盖,吃瓜群众们满足地吃完了整个瓜,然后就将之忘诸脑后,去关注新鲜的事情了。

  许恒注意了一下那个自诩正义的老爷子,他的网名好像是叫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这个账号已经基本封停了,下面都是污言秽语,各种批判,他的粉丝也脱离了大半,还有不少脱粉回踩。

  许恒满意地点点头,满足地吃完了这个瓜,就开始新的旅程了。

  这一天,许恒到达了一个大峡谷,从大峡谷中间可以看到一线天空,所以这里又叫一线天。这里的石阶狭小陡峭,许恒慢慢往前走,还顺便托一把前面差点掉下去的人。

  “许,许先生,又是你帮了我。”面前的人激动得语无伦次。

  许恒一看,“小个子?”

  “嗯,对,对,是我。许先生,我叫罗平。”

  许恒哦了一声,罗平却很激动,将自己到这来的事情从头到尾说得一清二楚。许恒也不插话,就这么听着他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吧啦吧啦,吧啦吧啦说个不停。

  直到出了一线天,罗平才意犹未尽地停了嘴。不好意思道:“那个,许先生,我是不是太唠叨了?”

  许恒扯了扯嘴角,敷衍道:“没有,你只是比较仔细而已。”

  罗平又高兴起来,一点没发现许恒的敷衍,又继续吧啦吧啦地说起来。说租车行,说他自己......最后还说许恒......

  “许先生,你离婚了呀?真是的,你夫人怎么就跟你离婚了,你明明是清白的!”

  “对了,许先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想不想再婚?哎,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办呢?”

  ......

  许恒打断他,“你说你从租车行离开了?为什么?”

  罗平听下天马行空的嘴,回答道:“我觉得那里不太好。而且他们还说你的坏话。”

  许恒惊讶,“他们说我的坏话你就辞职?”

  罗平挠挠头,“也不是,就是,怎么说呢,我就是觉得那样的环境不好。那句话怎么说的,就是你在什么样的地方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变成他们那样的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对,差不多就这意思。”

  许恒笑了笑,“我还缺一个助手,你要不要来?嗯,工资就按你在租车行的工资来,怎么样?”

  罗平犹豫道:“那你那是什么工作啊,我怕我不会。”

  许恒笑道:“也不难,就是帮我背包。”

  罗平兴奋道:“那没事,我肯定会。”

  一人行变成了两人行,罗平也正式成了许恒的助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