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女尊皇子妻14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2195 2021.02.26 09:00

  受制于信息差,路旻自认为目前跟郡主府唯一的联系就是慕容青,现在一个郡主府的弃夫居然也调查自己,路旻迷惑了。

  再查下去发现,那些曾经关注过自己的人现在在查别人,从已知的信息可以发现,她们是在找人。既然如此,跟路旻的关系也不大。

  不过,为了对付慕容青,路旻觉得没准这个弃夫还是能合作一下的,毕竟任何一个事务从内部突破都是最容易的。

  郡主府偏院,容邈正在盘算自己的财物。嫁妆当年用了大半,又陆陆续续被人拿走了不少,再加上找儿子的花费,如今也就只剩下3个庄子,2个房子,还有一些散碎财物。

  容邈叹了口气,想他当年过得是何等金尊玉贵,如今,却不能让女儿过同样的日子!正当他满心愁思的时候,就见从窗外翻进来一个人。

  路旻翻进来本来是想跟人聊聊,怎么一起对付慕容青。结果,一看脸,得,也用不着聊慕容青了,还是聊聊两人的关系吧。长得这么像,说没关系傻子都不信。

  容邈也愣住了,看清人后,他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你,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容邈颤抖着声音,手犹豫着想摸摸路旻,却没敢下手。

  “你是?”路旻惊讶。

  容邈的眼泪留得更凶了,“我是你爹。你小时候出了点事,我只能把你送走,没想到你居然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路旻看着眼前的美人哭得这么伤心,再看看那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心里涌现出一股情绪。这股情绪让她不由自主道:“你别哭了,别伤了身体。”

  容邈哭了一会,又有路旻的悉心安慰,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开始给路旻讲当初的故事。

  当初的故事是一个很老套的情节。当初容邈的母亲凭借军功封王,成为本朝第一位异性王,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也为了家里的安全,容邈理所当然地要跟皇家联姻。这个联姻人选就是南安郡主。

  但是个异性王里有几个下场都不好,容邈的娘也是这九个里面的一个。等到仗打完,天下太平后,异性王手握军权本来就会被皇帝猜疑,再加上跟风的人络绎不绝,容家的处境变得越来越不好。

  容家也想逐渐低调,等到家里逐渐转型就好了,书香门第是最安全也是最好的一条路。可没有人给时间让她们转型,皇帝猜疑,臣子进言,就连姻亲都在落井下石。

  对最终决策者皇帝来说,容家就是绊脚石,即使已经上交了军权,但容家在军队的威望还是很高。最重要的是,除掉容家,是最快提升自己威望的办法。

  在多方角力下,容家背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为什么容家打仗那么厉害,换了别人酒不行呢?因为容家跟敌方早有勾连,相约好了要里通外国。

  煊赫一时的容家就这么分崩离析,容家除外嫁男外,全都被斩首。就这还是皇帝开恩,毕竟通敌叛国,向来是诛九族的,现在只杀容家一家人,还赦免了外嫁男,已经很仁慈了。

  容家覆灭后,容邈也随即被南安郡主休了,不过鉴于容邈无处可去,就让他在偏院吃斋拜神,反省自身。

  听完了这个故事,路旻心里憋着无数的话,到底是哪个傻逼皇帝干的好事?狡兔死走狗烹也没这么快的。这么干是当别人都是傻子,看不出她的意图吗?

  路旻安慰道:“您别伤心,外祖父外祖母如果地下有知,也会希望您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过日子。”

  容邈道:“你回来就好,这些东西都是给你的。也,也没剩什么了,你别嫌弃。”

  容邈低了头,觉得对女儿很愧疚,明明当初自己也是十里红妆的,结果就只给女儿留了这点东西,说都说不出口。

  路旻看出了容邈的心情,收了东西,握着他的手安慰着。

  路旻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却个爹了,您可愿意跟我一起走?”

  容邈当即点头。

  路旻道:“那好,我安排一下,到时候接您出去。只是,您怕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去,要委屈您了。”

  容邈也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别再刺激了皇家不知道哪根筋。他理解道:“没关系,你只管安排就是了。我身边还有个李公,他是从小陪伴我的,也跟着我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路旻懂了,“您放心,我会安排好的。只有您跟李公两个人是吗?”

  “是。”

  路旻点点头,跟容邈告别后,就又翻了出去。

  回到平安王府,路旻的心情有些复杂,谁知道就是调查一下慕容青,居然能扯出自己的身世来呢!不过,上辈子慕容青对付原身的原因也找到了,他肯定是发现了原身跟容邈一样的脸。

  据容邈所说,那段陈年往事已经被大家遗忘了。那么,慕容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定会以为原身会回去争家产,或者更严重一点,争爵位,他会做出那样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路旻在书房一点点完善计划,带容邈两人出来的计划倒也简单,只要让他们假死就行,反正他们的身份对他们毫无好处。但怎么让他们的假死毫无破绽,不会被人怀疑,就需要仔细斟酌一下了。

  路旻在书房待了很久,最终决定给容邈两人假死药。按照南安郡主趋利避害的性格,肯定不会将容邈大葬,带人出来也简单。而且她们确认过人死了,也不会留下后患。

  “妻主,我可以进来吗?”

  路旻回过神来,听见何珲的声音,她回道:“进来吧。”

  何珲拎着食盒进来,他嗔道:“妻主忙什么呢,连饭都顾不上吃!我让厨房刚做的,快吃一点,吃完再继续忙也是一样的。”

  路旻丝毫没有感觉到饿,她抱着何珲,蹭着他暖暖的,软软的身体,鼻尖有淡淡的清香,是何珲的味道。

  “我有话跟你说。”路旻道。

  何珲愣了一下,然后把饭推到路旻跟前道:“那你吃完饭再说。不然我就不听。”

  路旻只得低头飞快扒完碗里的饭。何珲不时提醒道:“你慢点,多吃点菜。别急,我就在这,又不会跑。”

  路旻吃完饭,跟何珲说了容邈的事。何珲惊了下,“这,这......对不起。”

  何珲是为皇家向容家道歉,身为皇家的一份子,他觉得当时的皇帝很卑劣。觉得对不起容家的同时,何珲心里也很担忧,倘若妻主的爹知道自己的身份,还会不会让妻主跟自己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