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下乡的知青2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3589 2020.12.11 09:00

  没等多久,赵无忧就等到了回府高考的好消息。

  这一天万里晴空,空中碧波如洗,微凉的风吹过汗湿的身体,带来一阵舒爽的凉意。所有人都直起身子认真听着大喇叭里的通知:高考恢复了。

  高考恢复了!

  这几个字跟有魔力似的钻进了很多读书人的耳朵里,烟花在耳边绽开,微风诉说着喜悦。

  知青们沸腾起来,也不管平时关系如何,这时候都抱着身边的人喜极而泣。太不容易了,真是太不容易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无忧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这一刻仍是忍不住湿了眼眶,心脏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似的,要跳出来,跳到半空去了。

  她无法工作了,她想去看看澄碧的蓝天,想去感受微风的吹拂,想让汗水沾满脊背,想有人摇着她的肩膀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跑到门外,外面是葱绿的山,蝉鸣不已,她深深呼吸着空气,勉强安抚了那颗躁动的心。这才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知青们不管是未婚的还是已婚的,心思都乱了,找书的找书,离婚的离婚,喜悦中也夹杂着悲苦。

  怒骂声,欢笑声,抱怨、先知、攀谈,很多情绪交织在一起,成为了很多人脑海里深刻的记忆。

  村支书特许知青可以只上半天工,还有半天复习。这个时候即使是平日里干活最勤奋的人都放弃了工分,坐在桌前,悬梁刺股,立争要考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

  无忧也更加认真地看书,甚至连吃饭、睡觉都要抱着本书。

  村里都道:“这孩子看书都看魔怔了。”

  这一天赵无忧正背着书,诊所来了一位大娘,赵无忧一边看书,一边问道:“您哪里不舒服?”

  大娘道:“赵知青你不记得我了?”

  赵无忧抬头一看,正是曾经介绍自己嫁给李爱国的那位大娘。

  大娘八卦道:“这李爱国家里闹起来啦!”

  闹起来了?

  赵无忧挑眉,并不感到惊讶,原身那辈子,李家也同样闹了一通,如今这样也不稀奇。

  大娘继续道:“李家的知青媳妇要高考,李家死活不同意,就怕她跟大三子家那个一样,跑了就不回来了,两边闹得凶得很,听说都动手了。”

  赵无忧笑了笑,“那结果呢?”

  “结果?结果还闹着呗。要我说,这还是李家媳妇的问题,都是做娘的了,还要折腾!好好的日子不过,要高考,自古也没听过女人去考试的......”

  无忧道:“现在可不是古时候,伟人都说了,男女都一样。”

  大娘突然意识到无忧也是要参加高考的女人,连忙打嘴道:“对对,男女都一样。赵知青你可是个有本事的人。”

  送走大娘后,赵无忧的情绪不太高。大娘这种想法并不是个例,罐子沟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女人读书没用”在这里就是个众所周知的真命题。

  无忧想到原身最终也是在所有人的反对下,放弃了高考,回归家庭。

  但家庭也没有给她正向的反馈,夫妻离心,母子离心。

  像原身这样的悲剧又何止一例呢?很多妇女嘴上喊着“女人能顶半边天”“女人都一样”的口号,心里还是存着老思想,这都是素质教育不到位啊!

  教育,赵无忧好像一下子被醍醐灌顶,原身的悲剧,原身儿子的凉薄,还有千千万万个跟李家一样的悲剧,都是思想的问题。

  若是人人都知道知识的重要性,都知道仁义礼信智,哪里还会有这些事情?

  若是赵无忧生活在一个生活富足的地方,“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同样的事情就会减少很多。

  若是生活在一个人人能各尽其用的地方......

  赵无忧一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原身的疑问只要考上大学就能解决了,但考上大学之后呢?让赵无忧的人生截止到这一刻吗,自然是不行的。

  无忧本想继续走医学的路,熟能生巧,这会是一条比较安稳的路。

  但现在赵无忧觉得教育比医书要重要得多,哪怕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了礼义廉耻,知道了知识兴邦,这个国家的悲剧就能少发生一点。

  更何况,她亲眼看到过这里农民的淳朴,也看到过他们对女人的态度,对弱者的压迫鄙视。

  愚昧无知的人沾沾自喜,知道一点的自得骄傲,他们用自己的逻辑,用流言蜚语毁掉过很多人的希望。

  这个地方好的时候恍若世外桃源,让人满心欢喜,恶的时候又像无边地狱,使人毫无希望。

  赵无忧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有识之士会不惜性命去打破旧的牢笼了,因为这一刻她也是这么想的,哪怕终其一生,哪怕前面荆棘铺路,也要去踏一遍。

  7月,高考如期而至,无忧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考场。

  简陋的考场像是随便拼接而成,桌椅都是混杂着的,但没有人嘲笑,每个人都专注于在那张泛着油墨味的卷子上写上未来的希望,严肃的、虔诚的、敬畏地描绘着自己的未来。

  几天后,高考结束,穿着朴素的考生或兴奋或沮丧,有的三两成群,有的独自一人,朝着门外走去。

  阳光热烈地照着,在空中形成明显的光圈。

  高考结束后,罐子沟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大家依旧干着繁重的农活,赚取自己将来的口粮。

  如果忽略知青们时不时望眼欲穿的对着村口的眼神,那一切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录取通知书来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知青们向村口跑去,围着邮递员。

  邮递员报着名字,拿到通知书的高兴得蹦起来,没拿到的紧张地看着,恨不得钻到快递员的脑子里去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名字。

  赵无忧拿到了她的录取通知书,正是她家乡的学校:北城大学。

  她开始收拾东西,一些被装进背包,一些被扔到床上,留着送人。她的心里很平静,未来已定,努力就够了,不必去管途中的风雨。

  将带不走的东西分给周围的邻居,也顺便得知了李爱国家的后续。

  那个女知青果然跟原身一样选择了放弃高考,毕竟让一个人去反抗一群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气跟决心的。

  赵无忧有些怜悯她,但做不了什么,只能告诫自己,要努力,早一点开始就能多拯救一些人。

  回去的路上,赵无忧遇到了李爱国的妈妈。

  李妈笑道:“哎呀,赵知青准备回去了吧!以后就是吃国家粮的大学生了,我当初就说赵知青肯定是个有本事的人,你看,这不就应验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无忧笑着点点头,从她身边走过。李妈紧紧拉住赵无忧,攥得无忧的衣服都起了褶子。

  李妈笑道:“赵知青啊,你那带不走的书,能不能留给我家小孙子?让他以后也跟你一样出息,当个大学生。”

  赵无忧道:“等他考大学的时候用的书就跟我现在的不一样了。”

  李妈摆手:“没事没事,都用得着。”

  赵无忧可有可无的同意了,回头真将书分给了几户人家,若是真有人愿意翻开来看看,启智开蒙那也是好事。

  李妈目的达到,心满意足,临走前又道:“说起来我儿媳妇跟赵知青你一样都是知青呢,要是她去考了没准也能考上。”

  这句话的语气微妙极了,谦卑中藏着自傲,自得中夹杂着嫉妒、不以为然......赵无忧实在是分析不出她这语气中的情绪。

  她这样做大概是想表现自家也是很厉害的,但赵无忧只会觉得她悲哀。

  9月,赵无忧踏上了归程,6年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思乡之情不绝,如今终于踏上故土,赵无忧却感到陌生,原身对家的记忆已经很久远,隔着两辈子的时间,已经让故乡变他乡了。

  凭借着久远的记忆,赵无忧找到了家。

  她径自上楼,楼道散发着破旧的气息,墙皮脱落,露出裸露的墙面,有些台阶上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赵无忧小心翼翼得避开,往上走。

  赵无忧家住在三楼,狭窄的走廊越发拥堵,灶台、洗碗池、洗衣服的、放拖把的、放鞋的,杂乱却又有序。

  一户人家正在做鱼,鱼肉在油锅里滋滋作响,传来一阵香味,女人一边翻动鱼一边炫耀道:“今天这鱼买的可不容易,就剩最后一条了,边上一个女的还在弯腰,我一把就抓了过来,这鱼就归我了。”

  邻居:“那你今天可算捡着了,这鱼真鲜,肯定是刚捞上来。”

  女人得意道:“待会给你送碗汤,你也尝尝鲜。”

  热火朝天的氛围中赵无忧格格不入,很快被人注意到。

  女人问道:“这闺女哪家的,怎么没见过?”

  邻居仔细看了一会,恍然大悟:“你是赵家的闺女吧?你爸妈在家呢,快进去吧......老赵,老赵,你闺女回来了!”

  赵无忧感激过后进到屋子里,屋里基本没变,就是家里添了两口人:赵天理的媳妇跟他的孩子。赵爸赵妈看到闺女回来,连忙招呼着一起吃饭。

  赵无忧问:“弟弟不在?”

  赵妈道:“他陪他媳妇去娘家了。你怎么回来了?”

  赵无忧道:“我考上了北城大学,回来上大学。”

  赵爸激动:“大学?好事啊,到时候爸陪你一起去报道。”

  赵妈小心地问:“你另一半呢?”

  赵无忧一愣,“我没结婚。”

  赵妈哭道:“你这孩子,不是让你在那安个家的嘛,你这一个人几年都是过的什么苦日子呀!”

  赵无忧道:“不是一个人,还有其他知青一起。我在村诊所工作,就是村里人有个小毛病来看看,其他时间都没事,一点都不苦。”

  赵妈又仔仔细细问了赵无忧在乡下的情况,有女人在外面喊着“老赵家的!”

  赵妈抹抹泪,打开门。女人端着碗道:“我送碗鱼汤给你们添碗菜,你拿碗来装吧。”

  赵爸拿着碗过来,女人麻利的把鱼汤从一个碗里倒到另一个碗里,又拉着赵妈问道:“你家闺女不是说下乡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赵妈道:“她考上大学了。”

  女人声音都大了一度,“大学?这可真是出息了,我听人说这大学可是有补贴的,出来还分配工作,以后你们可就不用愁了。”

  赵妈谦逊地摆摆手,女人又压低声音道:“你家闺女嫁人了吗?我有个侄子,在国营厂工作,每个月除了工资还有福利,多少姑娘追着想嫁,他就是眼光高,学问低的都看不上。你看你家闺女要同意就见见?”

  赵妈有些意动,最终还是道:“我问问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