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8章 女尊皇子妻15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2161 2021.02.27 09:00

  何珲暗自担忧着,既担忧公公能不能被平安救回来,又担心他救回来自己要怎么办。不过,不管怎么样,何珲还是吩咐人打扫了一个院子出来。是一个偏院,不惹人耳目,风景也不错。

  路旻也没闲着,用各种方式,从各种渠道找到了药材,开始制作假死药,然后还要翻墙送给容邈。

  “这是假死药,七天内就跟真的死了一样,七天后服下解药,就没事了。”

  容邈接过两颗黑色的药丸,分了一颗给李公。

  容邈道:“既然只有七天,那就得第一时间让府里发现,不然咱么静悄悄地死在这,怕是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点路旻也帮不上忙,她仔细思索着,或许可以让人发现这边起火了,然后容邈他们就会被人发现了。

  “不行。”容邈否决了这一点,“偏院离主院甚远,起火他们也不一定会发现。即使发现了,也不会有人来管,他们巴不得我们烧死在这。”

  那就麻烦了,而且还有更麻烦的事。李公道:“倘若他们看见主子跟小主子这么像,会不会找小主子的麻烦?”

  这一点路旻倒是料到了,她刚想说话,容邈就道:“这也简单,我将面容毁了,谁也看不出来我的样子就不会给旻儿带来麻烦了。”

  说完,容邈就拔下头上的簪子向脸上划去,路旻连忙阻止他。

  “爹,就算你毁了容,难道就没人记得你长什么样了?只要还有一个人记得,她看到我就会想起您的。”

  李公也道:“是啊,主子,慕容青不是经常来看您,他肯定记得您的样子。”

  路旻也明白了,原来慕容青认得自己的源头在这里。

  容邈皱眉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要是慕容青没有经常来还好,到时候化个妆,似像非像的,也就糊弄过去了,可现在?

  容邈看向路旻,“旻儿,你可有什么好办法?我不出去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不能连累你。”

  路旻笑道:“您别担心,我有办法。只要您配合我就行。”

  容邈点头,也不再问具体情况,反正全力配合女儿就是了。

  路旻指导容邈带了首饰,化了妆容,又在他手上,脸上划了一些奇怪的线。李公也同样如此。

  “可以了。”路旻道。

  容邈两人很懵,这就可以了?这些奇怪的线就能骗过她们?容邈左看右看,自己的脸还是那样,即使划了线,也还是能看出自己的容貌。

  难道旻儿并没有办法,只是想先救自己出去?容邈想着,看来还是毁掉自己的容貌保险一点。

  解决了容貌的问题,下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让府里发现容邈他们死了,而且还要保证他们不会被烧死。

  李公道:“不如主子先吃药假死,然后奴去通报。郡主一向好面子,只要当着众人的面想她禀告,她一定会来看的。”

  这倒也是个办法,路旻跟容邈想了想,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路旻道:“那就这么办吧。不过,李公就得自己想办法顺势死了。”

  这一点倒是简单一点了,到时候大家的目光都在这,李公的死肯定不会不为人知的。

  安排好之后,路旻就准备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她又警告道:“爹,李公,你们身上的饰物还有线都很重要,千万不要随便动,否则会出大问题的。”

  看路旻说得信誓旦旦,容邈有些不确定地问:“旻儿,这些真的能骗过郡主府的人?慕容青可是见过我们的,而且还有些人肯定会记得我的容貌。”

  路旻庆幸自己走之前又警告了一遍,不然自己这个爹肯定会做些什么。

  路旻道:“这是催眠,他们看过你们后,就会渐渐忘掉你们的样子。”

  “可靠吗?”这是容邈跟李公共同的疑问,毕竟催眠一听就不太靠谱的样子。

  “绝对可靠。”路旻自信满满,就差指天发誓了。

  容邈半信半疑地放弃了毁掉容貌的想法,他觉得,按照南安郡主的性格,即使发现路旻的身份,也不会跟她相认的,到也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容邈跟李公很快就按计划行事,容邈还像模像样地写了一张遗书,表明自己已经心灰意冷,觉得尘世间没有意思,现在要去侍奉神去了。

  南安郡主得知后,果然没有怀疑。容邈在偏院多年,说实话,他能熬这么多年,已经出乎南安郡主的预料了,现在死了,也很正常。

  看着容邈安详的样子,南安郡主想起了当年他刚嫁过来的时候,两人也是恩爱过一段时间的。容邈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哪个妻主会不喜欢他呢!只可惜,天意弄人。

  叹了口气,南安郡主道:“不必兴师动众,买个棺材悄悄葬了吧。”

  “郡主,这位身边伺候的人也死了。”

  “怎么死的?”

  下人道:“突然就死了。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南安郡主摆摆手,“罢了,倒也是个忠仆,跟他一起葬了,让他去底下继续伺候主子。”

  “是。”

  容邈主仆的死在郡主府并没有引起任何水花,除了南安郡主叹息回忆了一下当年,也就只有慕容青觉得松了口气。

  容邈死了,路旻长得再像他也没用,不会有人认出她的,姐姐的世女位子稳了。自觉自己操了不少心的慕容青决定好好休息休息,也不用再绞尽脑汁对付路旻了。

  容邈主仆下葬后,等了几天,确定没人注意他们,路旻就悄悄把他们挖了出来,给他们服下了解药。

  然后,容邈主仆被带进了平安王府,住进了偏院。

  何珲怀着忐忑的心给公公请安,“爹。”

  容邈早就听女儿说过何珲,虽说对皇家还有怨气,但也没撒到何珲身上。他淡淡地笑了下,从自己手腕上脱下一个手镯给何珲。

  容邈道:“这是我爹当年给我的,你带着玩吧。”

  何珲几乎要喜极而泣,虽然公公态度淡淡的,但是这个举动代表他认同自己了。之前,何珲经常做噩梦,梦到妻主不要自己了,梦醒后心里也是愁思不解。

  现在,容邈的举动瞬间拯救了何珲,他不用再担心做噩梦了。

  容邈和善,何珲也投桃报李,有什么好东西都第一时间送过去,自己也时不时过去陪着说话,免得公公无聊。

  平安王府这么大的动静,宫里却丝毫声音都没有。何珲还奇怪了一下,满腹的借口也用不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