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真假世子5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请勿差评 3536 2020.12.07 21:26

  短短几天,唐陵已经没有了意气风发的感觉,整个人显得有些畏缩,忐忑的请安道:“给父亲请安,王姨娘,珍妹妹好。”

  “你怎么来了?没事就回去读书。”安国侯淡淡道。

  唐陵道:“我,我想到姨娘名下。”

  安国侯一愣,才想起来唐陵现在还属于妾身未名的状态,安国侯原本的想法被唐软否决后,就将唐陵给忘了,族谱上唐陵的名字也变成了唐阳,唐陵现在是个尴尬人。

  他知道自己身份尴尬,也不求别的,只想靠着侯府混口饭吃。当然,这有个前提就是自己能成为侯府名正言顺的公子。

  唐陵想起前天唐阡、唐陌的嘲讽,“你怎么还有脸待在侯府,一个鸠占鹊巢的假货。”

  要是以前他们怎么敢这么对自己!可惜造化弄人,居然让唐阳那个野种回来了。

  唐陵东想西想的想了一通,等他回过神来,安国侯还是没说话。唐陵有些忐忑,用祈求的目光看向王姨娘,想着以姨娘的善良一定会帮自己的。

  但他不知道,善心也是分人、分情境的,如今的唐陵对王姨娘毫无价值,她又怎么会想要这么一个累赘?不过为了维持自己善良温柔的人设,王姨娘还是提醒了一下安国侯。

  王姨娘轻轻推着安国侯,温柔道:“侯爷,陵儿还等着呢,您倒是拿个主意啊,毕竟也有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夫人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唐陵感激地看了一眼王姨娘,安国侯却被这话提醒了,对啊,这事都是夫人的错,要不是她找了那么一个奶娘,也不会让侯府出这么大的事,唐陵还是交给夫人解决吧。

  想到这,安国侯道:“你这么多年也是在本侯膝下长大的,本侯也不忍心你回去衣食无着,这样,你就先跟着夫人,你们这么多年的母子感情,也能有个着落。”

  唐陵听完了安国侯的话,满脸懵逼,跟着夫人,那到底是什么身份,养子还是亲戚?这身份不还是没解决?

  然而,侯爷已经不看他,直接吩咐人把他送到夫人那,就把人赶出去。

  唐陵一脸懵逼地到了侯夫人的珍宝院。

  奴才对侯夫人道:“夫人,侯爷嘱咐我们将三公子交给您。”说完便行礼离开。

  侯夫人看着唐陵,唐陵现在也没有以前的脾气了,讨好地叫道:“娘。”

  侯夫人抬手道:“别,以前想让你叫,你不叫。如今本夫人的亲儿孝顺得很,也不缺你这一声娘。”

  唐陵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已经是他这么多年来对侯夫人态度最低下的时候了,不过目前他也顾不得想别的,他怕,要是侯夫人不收留自己,自己可能连这个尴尬的身份都没了,要让自己回到那个穷困潦倒,还随时可能会被侯爷报复的家里去,他是绝对不愿意的。

  唐陵说了一大堆认错讨好的话,侯夫人听得很畅快,以前不是对自己爱答不理吗?如今不还是要低三下气!

  人总是那么矛盾,唐陵要是态度不变,侯夫人会讨厌他,觉得他不识时务;唐陵讨好谄媚,侯夫人鄙视他,认为他没有风骨。

  唐陵在侯夫人这待遇不好,但从表面看,侯夫人很重视他,天天找他说话,表现母子情深。

  有了侯夫人这份关注,唐陵在侯府好歹不是个隐形人了,月例开始发,饭菜也按时送,跑得不见人影的奴才也回来了。唐陵痛并快乐着。

  侯夫人收留唐陵的事情传到了唐阳的耳朵里,虽然他请安时从来没见过唐陵。但他仍是为亲娘的举动伤心。

  上过学后,他已经会自己思考问题。他想,不管侯夫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收留唐陵,但她从来没跟自己解释一句,这也许是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里,也许侯夫人还惦记着跟唐陵的母子情,她将自己至于何地呢?。

  继侯爷之后,唐阳对侯夫人也心冷了,他觉得也许自己天生没有父母缘,不过好歹还有姐姐,也不算白来侯府一趟了。

  侯夫人要是知道唐阳的想法,绝对会大叫冤枉。因为侯夫人觉得自己对唐阳是仁至义尽的,虽然他没有在自己身边长大,但自己还是在尽力为他谋划。

  侯夫人为唐阳的谋划就是挖唐软的墙角去补贴唐阳,唐软的嫁妆不断被侯夫人扣下来,准备以后交给唐阳。

  一些小东西,铺子、笔墨什么的唐软也就不计较了,虽然唐软很不喜欢侯夫人慷他人之慨的行为,但就当孝顺她了。更何况,唐阳也是她的亲弟弟。

  然而,侯夫人自己暗暗地扣还不算,甚至还明着上门向唐软讨要温泉庄子。

  侯夫人是这么说的:“软儿,你以后是康王妃,皇家富贵,什么东西没有?但是你弟弟根基浅,娘想着还是多留些东西给他,你们以后也能相互扶持不是,这个温泉庄子就留给你弟弟吧,娘嫁妆里那个庄子给你做嫁妆。”

  唐软很窝火,这是亲娘能说出的话吗?唐软三绕四绕的就是不搭话,结果侯夫人每次看到她就要说一遍,弄得唐软烦不胜烦。

  唐软也不是舍不得一个温泉庄子,毕竟侯爷给了好几个庄子,多一个少一个的也没什么,唐软就是看不上李氏这种行为,你要补贴儿子可以自己出钱,非得从自己这扣!

  她要是从侯爷爹那扣,唐软都觉得她可敬,可她就是柿子捡软的捏。

  唐软道:“娘,温泉庄子是爹给我做嫁妆的,你不如去跟爹说说,要是他说留给弟弟,我不说二话,立刻就将契约送去青竹斋。”

  侯夫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侯爷不可能同意自己的想法,反而还会将自己训一顿,脑子抽了才会去找侯爷。只是一味缠着唐软,长篇大论,威逼利诱。

  唐软不答应,她就指责道:“好啊,亏你平时自诩孝顺,如今我要个温泉庄子你都不肯,我倒要到太后娘娘那去说说,你这种品行凭什么做康王妃?”

  唐软看了侯夫人一眼,深深怀疑原身是不是也被抱错了,唐软决定回去好好查查。

  唐软道:“那娘就去太后娘娘那说吧,不过爹会不会让娘出门我就不知道了,娘说了之后,以后弟弟还能不能继承爵位也还是未知数。娘快去吧,我立刻让人备车。”

  唐软向外面吩咐道:“还不快为夫人备车,去把夫人的诰命服找出来,夫人要进宫拜见太后娘娘呢!”

  唐软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还是带着笑,但是听话头,侯夫人就知道不好,连忙阻止下人行动,又拉着女儿哄道:“软儿,娘是一时着急才口误的,你别当真,你可是娘唯一的女儿,娘不疼你还能疼谁!”

  唐软笑了笑,顺势告退了,侯夫人也没敢拦。

  珍宝院闹了一通,声势这么大,安国侯晚上就知道了,难得踏入侯夫人的院子,在侯夫人还没来得及惊喜的时候就训了她一通。

  安国侯道:“李氏,我看在软儿和阳儿的面子上才容忍你,你要是不想做侯夫人了,本侯不介意丧偶。”

  安国侯对侯夫人的智商感到深深的绝望,无比后悔当初因为她的容貌就闹着将人娶进来,如今想起来还是爹娘的眼光准。可都到这把年纪了,如今哪怕是为了儿女,安国侯也得好好约束着李氏,免得她的骚操作连累了整个侯府。

  安国侯的话说得狠,李氏也吓到了,虽然她经常被训,但从没听过如此严厉的话。鉴于安国侯一向说话算话,李氏也不敢赌。

  李氏哭道:“侯爷,我,你这话是置我于何地啊!我为你生了一双儿女,人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你......”

  安国侯不为所动,他见这副把戏见了几十年了,每次一有事李氏就玩这套,真是老套到他都觉得腻。

  他最后说了一句:“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再有下次,我绝不会食言。”

  安国侯大步离开了,只留着侯夫人殷殷哭泣。见侯爷真的一去不回头,侯夫人摔了两套杯盏,又让唐陵来奉承了自己半天,这才平静下来。

  唐陵直到凌晨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房间,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唐陵觉得自己就是侯夫人养的百灵鸟,没事的时候给点吃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自己撒气,还要绞尽脑汁奉承她。

  这不是唐陵想象中的日子。

  唐陵毕竟做过多年的世子,在侯府也不是毫无根基,在得知侯爷很重视唐软后就找上了她。

  唐软看着自己面前大变的人,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唐陵可怜道:“姐姐,我,母亲常常找我出气,你能不能帮帮我?”

  唐软看着唐陵明显短一截的衣袖,稍微一动就从衣袖中露出来的带伤的手臂,知道侯夫人收留唐陵确实没安什么好心。

  然而关自己什么事呢?人需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如果当初唐陵跟自己关系好的话,自己也不是不能顺手帮一把,但如今凭什么冒着伤害亲弟弟的风险帮他呢?

  唐陵现在也学会察言观色,见唐软眉目不动,就开始打感情牌,说着自己的惨事。无奈两人过去也是在没什么情谊,导致也没什么感情牌可打。

  唐软觉得唐陵废话太多,又没有重要的事情,抬脚就准备走。

  唐陵连忙跪下道:“姐姐,你帮帮我,我真的活不下去了,你要看着我死吗?姐姐,你行行好,救救我,你就当我是个陌生人,是个乞丐,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姐姐!”

  唐软低下身子,看着唐陵道:“你觉得你苦,可你原本有什么呢?你原本就什么都没有,相比你原来该过的日子,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

  “唐阳刚回来的时候又黑又小,手上满是伤痕,他跟你一样的年纪,可他看起来比你要小两三岁。他本来应该是侯府的世子啊!”

  刚准备过来跟姐姐打招呼的唐阳,听到这话顿住了脚步,捂着嘴哭,不是因为那段痛苦的日子,而是因为唐软话里的心疼,自己期待了很久的亲人的疼惜。

  唐陵对唐软道:“是我对不起他,姐姐,你帮帮我。我以后肯定不会跟他争的。”

  唐软直起身子道:“我不会帮你,我只会恨你占了阳儿的位子,让他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你要求助就去找你最喜欢的王姨娘和珍妹妹吧。”

  唐软抬脚离开,一堆人簇拥着她,也拦截着唐陵的靠近,唐陵觉得自己跟唐软的距离从来没有这么远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