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小女潇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是女非男

小女潇潇 糖糍耙耙 2152 2019.11.28 23:20

  “那我又能如何?”

  许潇对宗泽他们并不了解,况且她总觉得一个少女的及笄宴,再有人打乱又能毁到哪里去呢?

  “他们是男子,自然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对你作出什么令人非议的事来。不过就那于洋睚眦必报的个性,还真说不准…”

  木华显然比许潇看得更透彻些。

  “女子?我似乎也没什么得罪人的?”许潇自女扮男装以来,便大多与男子交往,哪有什么机会去得罪小女子?

  “这可不一定…”木华见得许潇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

  近日广陵发生了件极为热闹的事——那位既是君子楼掌柜,又是仙灵苑少东家的白潇,竟是位女子,而且再过几日便要行那及笄礼了。

  有人说白潇如此是因为她有着畸形的喜好,为一“磨镜”;也有人说白潇如此是因为男装可以更加自如地同男子交往苟合;甚至有人猜测说白潇是为了遮掩自己的风华而故意藏拙。

  其中还有着那么一小部分自称是“知情人”的,说是白潇少时太过顽劣,白渡便直接将其当作了男儿抚养,如今少女既已十六,那么自然需要脱去男装了。

  但无论路人如何揣测,白家都不曾有一人出来辟谣。

  而许潇三人就是在这般复杂热烈的讨论声中,从城门口大摇大摆地进了广陵。

  众人只知道这白小姐在听得关于自个儿的那些传言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对着当时仙灵苑的众人说道:“小女名为白潇儿,非白潇也,忘各位兄台相互传说一下。”

  此言一出,倒是让的众人都有些哑口无言了去,纷纷觉得这白潇儿着实是——洒脱之极。就连邻边几个城市的人都相继来到广陵城,只为了于及笄礼当日睹这“奇女子”一眼。

  也就是在这般有些不可言喻的气氛之下,许潇的及笄礼到了。

  ……

  今日一大早,许潇便是被李若诗从床上拖拽了起来。

  尚还在困顿之中的她被强硬地清洁完了面部,然后拎到了东房——今日及笄礼的临时更衣房。

  看着有些东倒西歪的许潇,李若诗有些庆幸的想着:还好这及笄礼刚开始不需要穿那繁琐的长裙礼服,不然许潇定会又睡着了去。

  在李若诗与另一位婆婆共同的摆弄之下,许潇终于是逐渐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看着长镜中身穿长衫却面带白纱的自己,许潇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也是她与木华商量后达成的第一个共识。

  光就因为这件事,许潇便与白渡争论了许久。

  毕竟及笄礼是每个女子一生之中极为重要的事情之一,许潇若是破坏了那老祖宗的规矩,指不定以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呢!

  但许潇说的又确实在理,若她在及笄礼上也穿着男装,那么还会有谁能说她之前女扮男装是为了些偷鸡摸狗之事呢?

  事实上许潇也不知道此计策是否有用,她只知道当她走至东房门口时,那部分看到她的人,除了吸气声便再也发不出其他声响。

  别说这些宾客,就连一旁早已准备了许久的明玉,此刻也是被许潇震得愣神了去。

  老主子只说今日这及笄礼会有所不同,可没说会是这般空前绝后啊…

  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袋,预感到今日定不会太平的明玉也不再耽搁时间。

  “笄礼开始,请笄者出东房。”

  在听到明玉悦耳的声音后,许潇便是缓步走至她的身前,然后与她对行一礼后跪坐了下来。

  当素雅的男衫和显得有些神秘的面纱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时,这般奇特的组合倒是让的众人对许潇的样貌产生了更加多的遐想。

  初加…二加…

  或许第一次换上长裙时,许潇还显得并不那么耀眼,但当她换上了少女的发髻,带上了白渡花重金为其定做的金丝八宝攒珠钗后,来此的宾客便皆是将目光定在了她的身上。

  此刻因着女装而抹了点妆彩的许潇,与男装时截然不同。

  本就白皙的皮肤在细腻的珠粉下显得更加通透白皙,露出的小部分脸上隐隐现着的半点胭脂,更是让她有了几分少女独有的风姿。

  那双剪水秋眸在眼波流转之间,似乎有有别样的光彩溢出,让的人只需一眼便是陷入了其中。

  直至此时,众人才有些相信许潇是为了藏拙而故意身穿男装了。

  在许潇穿上大袖礼服,着上完整钗冠之后,整个及笄礼便到了最后的阶段。

  待得当场的宾客全部行至礼宴席后,他们终于是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细听之下,这男席与女席之处讨论的事情竟是有着天差地别。

  或许是因着许潇的外貌,男子席位之上谈论的皆是对许潇的夸赞之事,就连她女扮男装之事都被说成了是“为了九江百姓而牺牲自己”。

  更有众多已达婚配年纪的少年们纷纷遣了侍从去女席的母亲那儿要婚帖了去。

  但女席这边却是极为不同。两两闺中密友之间谈的皆是许潇有坏女子清誉之事,更有甚者直接绘声绘色地向着同席之人讲起了许潇与一男子私会之事,让的在席之人皆为哗然。

  也只有那些已是人母的夫人们会偶尔夸上几句许潇,但互相讨论之间,也有许多古板之人觉得许潇如此败坏德行,是绝对无法入那祠堂的。

  当然,这几百种说法许潇自然是不曾听去,恐怕就算她知道了也会当做没有发生吧。

  此刻的许潇,在象征性地吃了些明玉喂过的饭后,便是急匆匆地跑到了唐世敏所在的宴席来。

  已是女子的她自然不能去那男子席位,而唐世敏作为她心中的密友,自然成了许潇第一位想要接近的女子。

  “世敏!惊讶吗?”自顾自地在唐世敏边上加了张椅子后,许潇坐下来向着她问道。

  唐世敏可以说是与男装的许潇接触过最多的女子之一了,尤其当她想到那日唐世安还想撮合二人之后…她心中的别扭感便是直到今日还不曾去除。

  如今见得许潇一脸兴奋而毫无嘲讽之意的笑眼,唐世敏也被带着浅笑了起来,她似乎对于许潇有着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惊讶死了!没想到风流倜傥的白公子竟是女儿身哦!”

  因着唐世敏的身份,此刻在席的九人身份也皆是非富即贵,倒是不曾出现那种乱嚼舌根之人。

  但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没事找事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