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小女潇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初见昭平

小女潇潇 糖糍耙耙 2988 2019.10.27 20:53

  在期待之中,约定之日准时到来。

  这一次许潇特地换上了叶文浩送来的粉嫩罗裙,甚至在昨夜,她还特地将《全诗册》烧了去,让的舒儿今日在替她梳妆时都有些怀疑她最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看着镜子中相比以前显得更加活泼朝气的自己,许潇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13岁的少女该有的样子啊!就这样,许潇喜滋滋地向着灵湖出发赴约了。

  灵湖位于广陵城的西边,本是无人问津的野地,但自从被一商人看中,在它边上建了仙灵苑后,便成了文人雅士的圣地。

  究其原因,城内酒馆无论怎样装扮,都会有那么几分金钱的味道,再加上城内皆是叫卖喧哗之声,便显得仙灵苑更加的有世外桃源之感了,怎能不惹那些文人喜爱?

  但除此之外,清澈见底的灵湖也是仙灵苑都够获得众人喜爱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还好这次左将军府与这灵湖相距并不是很远,不过小半个时辰罢了,倒是不用让许潇的屁股再次受罪了。

  很快,轿子外的人声便渐渐轻了下去,随之取代的是隐约响起的鸟儿叫声。这之后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许潇便感受到轿子缓缓落下了。

  待得舒儿与仙灵苑的小厮说明来意后,那小厮便径直带着她们直接上了二楼的某一个小厢之中。

  本以为自己已经来的挺早了的许潇推开木门,才知道自己竟又是最后一个到的。不过更令许潇有些惊讶的是,昨日唐世敏明明说的是带她认识“一个”人,怎的现在小厢中出现了两个陌生人?

  只见其中一人穿着鹅黄色的百褶裙,外披一件轻薄如蝉翼的纱衣,长发仅用一根简单的碧色玉簪固定,再加上淡雅精致的妆容,显得很是恬静。

  而另一人却是完全相反的模样。只见那少女一身火红色的绣裙,金色丝线的镶边显得她颇为富贵。

  她的年纪应是比许潇还要小上一二岁,但头上却是插了两三支珠玉宝钗,看在许潇眼里,只觉的她有些“庸俗”。

  再加上她眉间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傲慢神色,许潇几乎可以肯定,这女子定不是唐世敏想要介绍给她认识的那位。

  小步移动到唐世敏身边的位置坐下,许潇浅笑着向那两位少女问了好,然后轻声向唐世敏问道:“不知这二位是哪家千金?”

  许潇没有看见的是,在她问出这句话时,那鹅黄色百褶裙的少女眼中明显掠过一抹错愕。

  唐世敏似乎对那位富贵少女也并不是很喜欢,但似乎又有些不敢冒犯的样子,淡淡地说道:“这位是十三公主昭平,这位是大学士长女柳遥,这位是左将军之女叶文潇。”

  听到唐世敏的介绍,许潇才有些恍然。

  听闻昭平公主不仅是皇帝与皇后的女儿,也是最小的公主,自出生起便颇受帝王宠爱,封号昭平,这种情况下养出这样的傲慢性子也就不奇怪了。

  心下了然,许潇带着得体的笑容说道:“潇潇来迟,望二人见谅。”

  那柳遥不过轻浅一笑,随后点头示意。

  但那昭平却并不如此,只见她眉头一拧,神情嚣张地说道:“让本公主等你,你可真是好大的架子!”

  见着一边的唐世敏颇有些想站起来反驳的意思,许潇借着桌子的遮掩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稍安勿躁,然后说道:“是潇潇的不对,昭平公主乃帝王之女,自然不会与我这一般见识。”

  本想着继续责难许潇的昭平公主听此,只觉一肚子的话都无法说出,只好狠狠瞪了一眼许潇便不再做声。见得场面有些尴尬的柳遥,起身说道:“既然是诗会,那我们便先定个题如何?”

  唐世敏见柳遥起了头,便也不再管那惹人讨厌的昭平,将心思放在诗会上说道:“不如便以秋日为题如何?”咏秋可以说是这个季节比较常见的主题了,诗会刚开始,以此为主题倒是恰当。

  “咏秋不错,那便我先来?近几日在家,我也是想了许多小诗,今日到正好拿出来显摆显摆了。”柳遥有些打趣地说道,似乎是想要缓解一下这气氛。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待得柳遥说完,小厢中的三人都陷入了思考之中,这位大学士之女的才情着实了得。

  “柳小姐的这首诗着实不凡,皆说秋日寂寥,但你却说它要胜于春日。

  ‘晴空一鹤排云上’…听你这句,就好像确实有景象展现在我眼前一般,秋高气爽,万里晴空,白云漂浮…

  好景!好诗!柳小姐若是男子,定当有凌云之志。”许潇连拍了好几下手说道,她是着实为这柳遥的才气而惊艳。

  一旁的昭平似乎有些不乐意了,三人之中许潇第一个出声,倒显得她不如这许潇了。

  只见许潇的声音刚落下,昭平便略用一种令人不舒服的语调说道:“叶小姐说的极好,不知叶小姐有什么诗作让我们欣赏一下?”

  原本许潇也是该将自己的诗也分享出来,但经这昭平一说,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轻挑了下眉头,许潇若无其事的道:“这是自然。”片刻的停顿后,许潇想起之前凤华山一行,缓缓诵道:“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清脆的掌声再次响起,许潇一旁的唐世敏小手鼓的用劲,倒不是许潇的诗比柳遥要好的多,她不过是想气气昭平罢了。

  柳遥似乎是被唐世敏带动,也是轻轻地拍了两下说道:“初听诗句甚是简单随意,但越是细细品味便越是能感受到这其中叶小姐的洒脱和率性,好诗。”

  有些意外于柳遥会对她如此评价,许潇礼貌的笑了笑。

  不过二人的作用很是明显,简单几句话,昭平眼中对许潇的怨恨就更深一分。许潇看到明显脸色阴下来的昭平,心里除了无奈还有些莫名其妙,她时哪里惹到这位小公主了吗?

  昭平似乎也难以忍受怒气,不管不顾地开口道:“好诗是好诗,不过未必太简单了些?以叶小姐你的才气,应该能做出更好的诗吧?”

  说完,也不等许潇回话便继续说道:“不如这样,我记得你是七皇兄指腹为婚的妻子,不妨作一首诗给我七皇兄如何?你们二人还未见过,不如就让我替你们搭这座桥吧!”

  听到这话的许潇有些不悦地低垂下眼眸,淡淡地说道:“那便先谢过昭平公主了,待我思考一番。”

  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心里对这昭平却是诽腹不已。给从未见过面的丈夫写一首诗送过去?又不是情人私会!若是用词不当,那便是对七皇子的不敬,也是对自己名誉的不利。

  其余二人也是因为这昭平的突然为难而有些愣神,好在有许潇在暗处拉着,唐世敏才没有拍案而起。

  随着许潇陷入沉思,整个小厢随着安静了下来。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许潇缓缓抬起了头,说道:“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听罢,昭平本想反驳,但嘴唇蠕动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许潇这首诗乍一看将七皇子比为清路尘可说为不敬,但后一句将自己比作浊水泥便使得这个“不敬”并不存在了。

  安静了几秒后,昭平似乎平静了下去,面无表情地说道:“此诗甚好,我要赶紧让七皇兄知道你对他的思慕才好,昭平这便告退了。”说罢左手一甩便转身离去了。

  唐世敏与许潇还正希望她不在,因此也没什么表示,倒是那柳遥见此,歉声说道:“昭平年纪尚小,有些做的过分了,还请叶小姐见谅。她这般在气头上回去,我有点担心,便也告退了,改日再聚。”

  看着柳遥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余下的二人面面相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本来是想让你和柳遥姐姐认识的,没想到这昭平当时就在大学士府,被她听了去便要一起跟过来。”

  唐世敏有些情绪低落,毕竟是她发起的这个诗会,现在不过才小半个时辰便走了两人,也难怪她如此了。

  “好啦。”许潇见此捏了捏唐世敏的脸,安慰道:“这又不是你的问题,你也没想到会这样不是?”

  “可是潇潇你因为我受了那么多气,亏我还想着你身体刚好,带着你出来走走…”好像听不得安慰似的,许潇越是如此,唐世敏便越是觉得委屈起来。

  “受什么气?我可没有受气,受了气的是那个昭平吧!”许潇故作不知的说道,古怪的语气倒是让的唐世敏一笑,似乎缓解了些情绪。

  心情好了些的唐世敏,对许潇还是有些歉意,因此不断地想着该用什么去补偿许潇。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