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小女潇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和盘托出

小女潇潇 糖糍耙耙 2166 2019.11.14 21:28

  “木神医既然救了我一命,那我也不与你虚伪什么。”

  许潇心中下了决定以后,就好像十天暴雨后的水坝突然出现了一个缺口一般,开始向着木华不断地倾诉起来。

  对面的木华本以为是一场龙争虎斗的话宴,却没想到他不过刚一开口,许潇便是“认输”的状态。

  这样简单得到的情报,反倒是让木华起了疑心。

  “木神医不必多疑。因为我的目的与你们没有丝毫利益关系。”许潇似乎是看出了木华的想法,当下便凝声说道。

  “木华洗耳恭听。”虽是这般说着,但木华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就连语气都不曾变动丝毫。

  “木神医应当认识叶文潇吧。”许潇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木华的俊脸,在察觉到他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后,许潇便是有些颓然地继续了下去。

  “文潇曾经救过我一命,之后我们一直有着书信往来。而她死之前最后一封信告诉了我一个信息。”

  说到这儿,许潇脑中又涌现出了七皇子那张虚伪的脸,当下语气中便带上了几分愤怒:“她告诉了我!是谁将她害到了这种地步的!”

  说罢,许潇猛然一个抬头,目光真诚地直视着木华说道:“这也是我为何要女扮男装的原因。”

  “这并不能作为你女扮男装的原因。”

  “若我以女儿身与你们相识,顶多也就是第二个柳遥罢了!再有才能,再漂亮,也不过是个有用的工具罢了。”

  “但若是白潇,那么只要他们想从我这儿获得什么好处,便也需要允以等价的东西。”

  “这时候在他们眼里,我便是可以利用的‘人’了。”

  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许潇心中有些许的苦涩。

  本以为她以后再也不需要去明白这般冰冷可怕的现实,但今时今日,她竟亲自将这现实印入了自己未来的人生当中。

  “所以?那个人在我们之中?”木华似乎因许潇的话有所动容,神情不再像之前那般毫无波澜。

  “不,我接近你们,只是想通过你们认识那个人罢了。”

  “是谁?”木华神色不改地问道。

  “恕我不能明言,我不想将木神医你牵扯进来。”许潇自然知道她不能将这名字说与木华听,毕竟此事牵扯的实在太多。

  许潇本是好意,不想木华却说:“你有些高估自己了,或许在那人看来,你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石子罢了,淡何牵扯?”

  此话一出,许潇心中一阵无力感陡然而起,

  虽然木华这话说的很是看不起她,但她似乎也没有什么可靠的东西足以让木华信服。

  “无论如何,木神医只需要知道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即可,希望你能帮我继续保守这个秘密。”

  木华听言却并没有明确的表示,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许潇,便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见木华如此,许潇思来想去得不到结论,便叹了口气,转身寻那李若诗了去。

  ……

  几个跳跃之中,木华已经离那学府越来越远。

  在这个时间段中,他一直在思考许潇刚刚那段话的可能性。

  虽说他并不觉得一个女子可以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他的作为,但这般不知对方目的的感觉着实让他很不舒服。

  也不知她所说的那人到底是谁?

  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木华脚下的速度再次快了几分,他需要去验证一下许潇信息的可信度。

  而此刻在木华心中,最便于验证的人选就在前方不远处。

  脚尖最后一次轻点之后,木华轻盈地落到了叶府门口。看着有些萧条的叶府,木华心中有些感慨。

  自从叶文潇去世之后,叶府便一直是这般样子,已一月有余仍然不曾改变。

  轻车熟路地通报之后,木华便如往常一般自个儿走到了叶文浩的房前。

  “木兄找我可是有事?”透过房门传出来的叶文浩的声音,与之前相比大有不同。

  这似乎显示着他仍旧沉浸于叶文潇逝去的悲伤之中。

  “文浩,我好像找到了一点与文潇有关的消息。”木华知道这一个月来,叶文浩一直深陷在自责与疯狂地找那幕后凶手的地狱之中。

  果然,此话一处,叶文浩的房门瞬间便是打了开来。

  木华只觉得一阵冷风扑面而来,他便是见到了眼睛带着血丝的叶文浩。

  “什么消息?”

  “有一个少…年说是认识文潇。”木华想了想,始终没有将许潇女儿身的消息透露出去。或许是她那一番真诚打动了他吧。

  “这又是什么消息?”本是激动万分的叶文浩,听到这话顿时便没了兴致。

  “他说一直与文潇有书信来往,说不定知道些什么呢。”木华斟酌了一下言辞,最终挑了些模棱两可的话说道。

  叶文浩似乎对木华的话仍有些不耐,但总归将那句“知道些什么”听了进去。

  刚想直接去找那个少年的他,突然想到了许潇的死是他一时冲动造成的,便忍耐住心中的躁动问道:“他是谁?叶兄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说来话长,他之前重病受了我的恩惠,因此向我坦白了这些。至于他的身份…我想先问你一件事情。”

  虽然木华略过了许多信息,但他说的这部分却是实情,因此叶文浩只是觉得这少年有些太过轻率了一点,倒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来。

  “你问吧。”

  “文浩你之前可曾知道文潇有那么一位好友?”

  等到木华问起了这个问题,叶文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似乎从来不曾听到过关于这个少年的事情,那这少年又是如何来的?

  下意识地回了句“不知”,叶文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那文潇之前是否经常独自出门?”

  “有过,但很少。”

  等到叶文浩说完这句,二人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点点的信息似乎完全不能确定许潇的话是否真实。

  “木兄可否告知他的身份?”见木华不再问他,叶文浩便是有些心急地说道。

  “文浩你千万不能冲动行事,我们先摸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可否?”木华知道叶文浩的性子。若是他不问上这么一句,这叶文浩现在就直接冲到许潇府上去都有可能。

  叶文浩又何尝不知木华话里的意思,便再次沉默了下来。

  虽说周围的人都称叶文潇的死并不是他的过错,但他却无法原谅自己。

  木华见叶文浩如此,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仙灵苑的少东家,白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