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小女潇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万安堂

小女潇潇 糖糍耙耙 2097 2019.11.01 23:42

  第二日,许潇直到日上三竿才悠悠醒来。这回没有舒儿吵她,倒是睡了个好觉。

  “舒儿?”试着唤了声,许潇发现久睡果然是有用的,今日她的声音比起昨日听起来要好得多。

  舒儿本就在门外候着,此刻听到屋内的动静,便端着换了好几次的温水进了屋子。

  将水盆放到屏风边上的小桌子上,舒儿将还有些迷糊的许潇轻扶了起来,然后蹲下身来帮其穿上履鞋。

  待得许潇洗漱穿戴完毕后,已经是将午膳都错过了去。好在舒儿早已吩咐膳房将饭端到了潇湘苑里来,倒不至于让许潇饿肚子。

  待得许潇细嚼慢咽地用完膳,便吩咐舒儿准备轿子去了。

  她可没忘今天要做什么。

  ……

  若有外人问起这广陵城最大的医馆,就算是三岁小儿也会回上“万安堂”三字。

  这万安堂不仅有宫内的太医坐镇,更是有着足以支撑整个广陵城病患的药材,再加上他们时不时地会做出些“义诊”、“送药”之类的善举,可以说任何一个广陵城人在得病的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万安堂。

  未时将过,热闹的街道上,随着轿夫高亢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一顶檀木色的轿子在众人的瞩目中从远处慢悠悠地行来,停在了万安堂门前。

  虽然轿子并不起眼,但轿子四周站立的护卫却是惹眼之极。因此轿子不过刚刚停下,万安堂内便有一小厮跑了出来,在轿外恭敬地候着。

  这轿子里坐的,正是一脸无奈的许潇。

  轿子是她特地挑选的,但这四个护卫却是母亲硬塞得。

  一脸淡定地在小厮的带领下走向万安堂,许潇心里却是诽腹不已。这事本来应该做的“偷偷摸摸”,被这四个护卫一弄,却成了摆在明面上的事情。

  如此一来,她若直截了当的进去找木华,便有些令人寻味了。

  好在清净的内屋安抚了些许潇的情绪,平静下来的她便觉得这样正大光明也并不是只有坏处,至少有这么一层“高贵”的身份在,木华也得乖乖回话了不是?

  许潇的这个阵势显然受到了高度的重视,因此她刚坐下没多久,屋外便是急匆匆地走来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

  只见他刚一进来,便行了个大礼,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是哪位小姐光临万安堂?”

  许潇听言并没有回答,反而回问道:“不知医师如何称呼?”

  “草民姓池,是这万安堂的医师。今日本是宫里的毛太医坐堂,但上午来了位贵客,此刻正与毛太医在论道。”

  说到这儿,这位池医师像是担心许潇发难一般,将腰又弯下了些说道:“若是小姐是来找毛太医的,草民这就去请。”

  当许潇听到“贵客”二字时,便知他很大可能是那木华,因此听得池医师这话,没有生出一丝不开心的情绪,反而高兴地说道:“池医师何必如此,快些起来,我并不着急找毛医师,便在这等他与那位贵客论完吧。”

  那池医师见许潇和气的很,便也稍稍直起腰来说道:“如此便多谢小姐体谅了。草民听小姐声音有碍,不如待草民去沏一壶金银花来?”

  许潇想到待会儿可能要与这木华说上许久,便欣然点头道:“有劳池医师了。”

  待得池医师离开后,许潇便开始思考待会儿该如何开口才能套出些话来。这一想便是整个人都沉浸了进去,就连池医师的到来和离开都不曾发现。

  直到舒儿弯腰在她耳边说了句:“小姐,毛太医过来了。”许潇才仿佛惊醒一般,看向了屋外。

  只见在她转头的同时,那本想抬步走向外屋的白色身影便是停住了脚步。

  许潇眼中精光一闪,刚刚脑子中思考的几十种方法迅速闪过,待她正要选其中最为恰当的一条开口时,那木华竟然先于她一步开口了。

  “咦?这不是文浩的小妹吗?莫不是来找我的?”低沉的男声带着丝意外的味道响起,倒是让的在场所有人一愣,尤其是许潇。

  而一旁正向着许潇走来的毛太医听此,会心一笑道:“原来是来找木神医的,那毛某便不打扰二位了。”说罢竟直接向着外屋走了去,这让的许潇颇为无语,如此一来,自己刚刚想的那几十种办法倒是作废了。

  木华与毛太医互行了一礼,随后便转身一脸淡笑地向着许潇走来。

  “叶小姐可是为昨日之事而来?”

  本想润润嗓子就开口质问的许潇,被这突然出来的“坦白”一呛,差点喷出一口茶水去。

  “咳…”硬咽下散在喉咙各处的茶水,许潇清了清嗓子说道:“木神医不怕我将此事说与世敏听?”

  听得许潇的声音,木华好看的眉头一皱,随即竟不理许潇的问题,径直向外走去,徒留下许潇在座位上一脸懵然。

  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许潇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木华竟是去拿了纸笔来,在他眼里,许潇明明该是“撞见他私会想要威胁他”的小人才对,怎感觉…

  “服下吧。”只见木华将手中一颗白色的药丸放到许潇本能抬起的手上,说道:“叶小姐这嗓子一看便是外伤引起的,喝这金银花茶如何有用?”

  事实上许潇嗓子上的伤,外在的表现并不明显,如此看来,这木华的医术着实是了得。

  许潇默默将那颗白色药丸吞了下去,心里暗自想道:我也没指望着它有用,但有总比没有好吧。

  当然,许潇自然不会将她所想的说出来。

  “若叶小姐是想问在下与那许氏是否有着不可见人的关系。那在下很明确的回答叶小姐,没有。”见到许潇将药丸服下去的木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语气中竟完全没有一丝心虚之感。

  让的想要提笔挥洒的许潇心中竟升起一股歉意来。就说木神医怎可能做那般苟且之事?

  这般愣了许久,直到笔尖的墨水在黄纸上染下一滴浓重的黑色,许潇才是反应过来一般,一笔一划写下了:木神医多虑,小女只是想问是否有什么好药可以让这嗓子快点好罢了。

  将纸张在木华眼前展示了一下后,许潇似乎自己也不信这书写的内容一般,面无表情地将其揉成一团抛在了桌子上。

  “是这样吗?那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若是叶小姐想让自己的嗓子快点好,只需每日饭后服用一粒刚刚的白色药丸,如此两日便可痊愈。”木华一脸歉意地说道。

  许潇听此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吩咐舒儿留下拿药,便有些狼狈地快步回到了轿子里。

  待到冷静下来,许潇叹了口气,自己可真是败的一塌糊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