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剧情跳转解谜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23 2021.04.25 11:15

  本没有抱什么期望的顾秋,倒没想到,纪瑶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看着被纪瑶塞了满手的破碎妖兽皮,顾秋淡然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无可奈何的表情。

  “还是都带回去的好”纪瑶拍拍手,站起身来,将被她倒了一地的妖兽皮碎屑踢做一堆。

  顾秋觉得,纪瑶现在的样子很不像一个修士,明明一个法术就能做到的事情。

  纪瑶抬头,恰好看到顾秋,正认真的看着她踢成一堆的碎皮。

  自以为了解的纪瑶,赶忙道:“顾师叔,稍等一会儿,弟子一并帮您打包?”

  说完,纪瑶便伸手去抓矮几上的那块兽皮。

  顾秋赶紧阻止,“慢着!”

  顾秋顿了一下,有些尴尬,“纪师妹有空的储物袋吗?”

  纪瑶听罢,连忙将一个装衣裳的储物袋腾空,递给了顾秋。

  顾秋接过,只是手指对着地上的碎皮轻轻一旋,碎屑便尽数飞进了储物袋。

  而后故技重施,将房间内所有的妖兽皮都一并装了进去。

  “纪师妹既然都将这些挑出来了,为何不直接将其拼好?”

  纪瑶听的一抖,拼图这种事情,请不要找她好吗!

  拼图不难,难的是上面的图案字符,当初纪瑶虽然只看了一眼,但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东西,能不沾染最好。

  “顾师叔这玩笑可开不得。”

  只这一句,顾秋就明白了纪瑶的意思,只是,不管参与多少,此时再想脱身,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送走了顾秋,纪瑶在院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凉凉的扫视着那些还在围观的人群,没有说一句话。

  周围嘈杂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不少,一些人感受到气氛不对,三三两两的离开。

  纪瑶最后看了一眼对面小院的两名女弟子,转身便往回走去,小院阵法完全开启,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其实,纪瑶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很多疑惑,可是,她不能完全期望执法堂来查清真相,那样太被动,修仙界的事情如果不能自己掌握主动,这仙,不修也罢!

  既然事情牵扯到自己身上,要她坐等别人来解决,也不是她的风格。

  李芳华为何会死?还死的如此蹊跷,很明显不是意外,那就应该有凶手。

  凶手在李芳华尸体被发现的短短时间内,借舆论之力,将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与李芳华之间恰好有一件勉强可以算做冲突的事件?

  应该不是,纪瑶直接否定。

  如果真是这样的原因,那就说不通三天前,自己那段被故意设计的时间空白。

  只这一点,就能说明凶手所做的一切,早有预谋。

  有预谋的杀死李芳华,并有预谋的嫁祸给她纪瑶,其中的原因必然不会那么简单。

  还有一点,凶手杀死李芳华后,为何还会留下尸体被人发现,就算与李芳华相斗受了伤,也不至于施放不了一个火球术来毁尸灭迹。

  并且,李芳华尸体上的重要伤口被妖兽抓伤,本身就显得欲盖弥彰,有这个时间,毁尸灭迹想来也是足够的。

  总不能够,留下尸体是故意让人发现,好坐实她杀了李芳华的事情吧?

  纪瑶相信,就算没有李芳华的尸体,凶手也有其他方法让人联想到她身上。

  把疑问一条条的摆出来,纪瑶才发现,这件事情或许并不只是一件杀人事件那么单纯,也难怪执法堂会下令不准乱传谣言。

  另外,炽焱峰的那名女弟子为什么会失踪,并不能自圆其说。

  这女弟子在整件事情中所起的作用,跟陈少华其实差不多,除非,这女弟子比陈少华知道的更多,或者,整个计划在女弟子这里出现了意外。

  细想女弟子失踪的时间,正是纪瑶被执法堂带走的时候,那么,这个时间点出现了什么事情,让凶手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一定要让女弟子消失。

  那么整件事情就出现了三个关键点,自己被设计的原因,凶手留下尸体的原因,女弟子消失的原因,这三点必然有所关联。

  纪瑶若有所思的进了空间,司徒静看到她这样,似乎也并不意外。

  “前辈,今天外面发生的事情,您是不是都知道了?”

  司徒静挑眉,按理来说,她现在并不在纪瑶体内,而在空间,外面的事情若不是她刻意去探查,是不会主动传到空间来的。

  纪瑶此刻问了这样一句,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你想问什么?”司徒静有些好奇,这丫头是怎么发现的,自己之前好像也没有说什么相关的话题才对。

  “您之前是不是在我进空间的时候,发现了什么?并且将其处理了?”纪瑶抿抿嘴唇,她刚刚才想起来被她忽略的细节。

  “你是怎么发现的?”司徒静决定不再拐弯,直接问出自己的疑惑。

  “我刚刚想起,那日我被那女弟子绊住的时候,对方一直想让我靠近她身边,虽然不知道为何,但去的时候也没有让她得逞。”

  纪瑶有点责怪自己临走的时候大意了。

  “回来的时候,那女弟子捧了一株带着泥土的灵药来找凌如,突然在我和凌如面前绊倒,当时我没有多想,正好挡在了凌如面前,那土就溅在了我身上。”

  “现在想来,那土里,应该有什么是不能被净尘术清除掉的吧?”

  这个答案只能由司徒静来解答了,所以纪瑶一直没有提起过。

  “难得你会回想了这么多。”司徒静有些欣慰,“落在你身上的是一种名为追息蛊的魔虫。”

  “被人下过命令的追息蛊,一旦落到被施蛊人的身上,就会立刻化为一道隐形印记,藏入被施蛊人的体内...”

  听了司徒静关于追息蛊的所有解释,纪瑶才知道,自己的空间被设置有斥魔阵法,被叫做追息蛊的魔虫在她进入空间的时候,就被阵法封印了。

  而司徒静最后打入纪瑶体内的音攻功法,附着有她的一点剑气,这道剑气在纪瑶出空间之后追索了这道印记,并在她跟随执法堂的弟子离开时,一举杀死了追息蛊。

  追息蛊的死亡,让下蛊之人有所惊觉,认为执法堂察觉了什么,所以立刻有所行动,才有后来的女弟子消失事件。

  纪瑶心里一阵唏嘘,这件事说不清是谁的过错,这只魔虫必定是要除掉的,不然始终被人知道她的行踪,那下次死掉的就会是她纪瑶了。

  “那,现在就还剩下两点问题需要解决。”纪瑶终是舒了一口郁气。

  司徒静引导她道:“你不妨想想,你与李芳华唯一的交集在哪里。”

  纪瑶有点不愿意去想。

  “是,那张兽皮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