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出现考验端倪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01 2021.04.17 17:54

  飞舟上的孩子,在经历了最初的新奇后,没两天的时间就让这群孩子彻底安静下来。看着飞舟外日复一日的蓝天白云,月夜星斗,就算是最安静的孩子也有些躁郁了。

  孩子多了,闲的释放不出的精力,让一些勉强按捺的男孩子,开始在同龄的孩子里找茬起来。

  最开始有孩子起冲突的时候,也有凌云宗的执事弟子来管。但几次之后,便没有人再管,就算有执事弟子看到,也当没看到般,任由他们去了。

  唯一有两点被凌云宗强调的,便是,不能动用灵力伤人,更不能伤人性命。

  毕竟,以仙家的手段,就算缺胳膊断腿也是能救回来的。再说,半大的孩子,只靠肉身力量,又能伤到哪去呢?

  于是,后来的几天,纪瑶走到哪都能看到一群孩子,不是推推搡搡,就是打到地上翻滚,一度让纪瑶有种身在幼儿园的错觉。

  有时候,纪瑶猜测,这些也可能是凌云宗考验弟子心性的一种手段,因为从飞舟开动以后,纪瑶就再没有看到随行的凌云宗执事长老出现。

  抬头看了眼飞舟最顶层的那个舱室,那个据说是元婴期的长老,进入后就一直闭门不出,但纪瑶相信,他一定关注到了这飞舟上发生的一切。

  又或许,现在飞舟上的景象是他早就料到的,也是他有意放任的呢?

  只是几天的时间,飞舟上不管参战还是没参战的孩子,基本上都被不同程度的波及到了,就连纪瑶都不例外。

  纪瑶很无奈,跟一群孩子计较,太掉份有木有?实在是她忘记了,她现在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而已。

  那是一个大概八岁左右身材微胖的男孩子,看身上的锦衣玉饰,想来应是凡世哪个权贵的嫡系子弟。

  男孩身后跟着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身体的紧绷程度和双手的姿势,应该是从小就培养的亲卫,且功夫不弱,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

  纪瑶路过的时候,这个小胖子正在指使人,欲抢夺倒在地上男孩的东西。

  地上的男孩为了躲避,用力往侧边一个翻滚,就这么滚到了纪瑶的脚边。

  小胖子的视线跟着就转到了纪瑶身上。

  “那个谁,就你!帮我把他身上的荷包拿过来!”

  小胖子大约是颐指气使惯了,语气里带着丝毫不客气的命令口吻。

  整个走廊里,除了他们几个,就只剩纪瑶一人,纪瑶很确定对方说的是自己,有点头痛。

  三米多宽的走廊,怎么就滚到她脚边了呢!

  纪瑶低头看向地上,脚边的男孩子有些瘦弱,穿着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棉布衣裳。年龄应该是比小胖子要大一些,看着倒跟纪瑶差不多。

  有些敌视的眼神里,是不服输的倔强。男孩初长开的脸庞,大致能看出日后的俊朗,唯独嘴角的线条有些冷硬。

  单从相貌来看,这男孩子以后定会是让女子一眼就心动的类型,至于性格,只看他们在此僵持许久,怀里的东西还未被抢走,应该是有勇有谋,智商在线的那种。

  咦?纪瑶觉得自己的思考方向有点偏。

  还没等纪瑶这里有所动作,地上的男孩倒是先发制人。

  噢,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先声夺人。

  只见地上的男孩,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身上固然狼狈并不见伤。

  “东方聿,这里不是齐王府,你想指挥谁,谁就会听你的吗?”

  对面的小胖子听完,好似被戳中了痛处。

  意识到面前的女子可能已经是修士,被叫做东方聿的小胖子,略一思索,咬了咬牙,对着纪瑶许诺道:“请道友帮我!若是道友帮我拿到东方舜身上的荷包,我可送道友一件中品法器!”

  这句话说完,东方聿身后的三个少年,快速的转头互看了一眼,隐晦的眼神充满深意,而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盯着纪瑶。

  身边名为东方舜的男孩听罢,立马踏前一步,对纪瑶道:“道友莫信东方聿所说,他身上拢共不过一件中品法器,又不是性命攸关之事,怎可能如此慷慨,拿出来赠与他人。”

  东方舜这一步踏的很巧妙,纪瑶右手边是墙,左手边是东方舜。东方舜是左脚踏前,而后向右侧身与纪瑶说话。

  这样一来,他可以看到两方人员的所有动作,而身后留有退路,且隐隐挡住了纪瑶前进的方向。

  更不厚道的是,他说出的话也带了一丝挑拨的意味。

  还真是一场大戏呢!

  东方聿三个亲卫的眼神虽然隐蔽,但怎么逃得过纪瑶的眼睛,她可是从一开始就留意了在场的所有人。

  姓东方的这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且都想拉她下水,虽然她不惧,但并不想被人当枪使。

  打定主意的纪瑶,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抬起。

  只这小小的一个动作,就让在场的五人俱是一惊,身体不自觉的摆出蓄势待发的姿态来。

  纪瑶微抬的手并没有做什么太大的动作,只是相互理了理两边的衣袖,而后交握在一起,缓缓叠放在小腹前,朝几人浅浅的笑了笑。

  这一套动作,纪瑶做的很是优雅,不带丁点的刻意,更没有丝毫的敌意,最后的一笑更是让几人本来紧绷的身体放松了瞬间。

  就是现在!

  “二位东方公子,可是要失望了呢!”

  纪瑶用轻柔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隠在衣袖里交握的双手已然掐诀成功,一个泥沼术片刻就施放出来,在场五人脚下一陷,立时动弹不得。

  紧接着,就看到纪瑶提起轻身术从几人的头顶上飞跃而过,稳稳的落在五米开外。

  “你!”东方聿一声惊呼。

  纪瑶没有回头,径直向前走去,只留下冷冷的一句,“你们的小心思,互相算计也就罢了,对我使,就别怪我不客气!”

  纪瑶很庆幸今天穿了一套水蓝色的大袖裙装,借用抬手整理的那个动作,将两手藏入大袖中,早早掐诀蓄力,才能出其不意的将五人同时定住。

  否则,以她炼气五层的修为,同时对付五个会功夫的人,也是捉襟见肘的。

  纪瑶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泥沼术也只是困敌之用,不消一时三刻,法术的效果就消失殆尽。

  许是纪瑶的法术给了东方舜机会,让他能不受干扰的提前准备退路。

  五人刚能动弹的刹那,东方舜朝着东方聿四人撒出一把药粉,趁四人眼睛被迷的空档,反身向人多的地方跑去。

  这时,飞舟上响起了急促的钟声。

  这是随行长老召集所有弟子的信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