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果子清月自如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56 2021.04.21 17:15

  果子入手极沉,怕不下百斤,若不是修炼有灵气,能辅助使力,她是决计拿不起这果子的。

  明明装在匣子里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分量。

  “延鹤道人给我的时候,说他得到东西后,一直没有打开过木匣,所以并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难道说,这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纪瑶很困惑,她身上到底攒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哈哈哈,果然是我要等的人!气运惊人呐!”司徒静仿佛解开了长久的郁气,一时笑的肆意,连眉梢都飞扬起来。

  还不等纪瑶反应过来,司徒静就收走了那枚果子。

  所以,这果子到底是个啥?纪瑶目瞪口呆的看着司徒静,脸上的表情有点控制不住。

  “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现在知道了,对你并没有好处。”司徒静并没有给纪瑶解释的打算。

  “好了,想来你也不知道这把剑。我跟你说说我对这剑的研究吧!”

  司徒静也不管纪瑶是否反应过来了,伸手就握住了那柄还悬在眼前的笛中剑。

  “你可要看好了。”

  司徒静握住剑柄的刹那,浑身的气势陡然就不同了。只觉得人就是剑,剑就是人,天地间唯余惊天一剑,人剑合一。

  司徒静挥出的剑招很简单,但,每一剑都蕴含了某种说不明的规则之力,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就算是这样,每一剑都是一往无前,锋锐无匹。

  突然,招式一转,整个气势变的厚重起来,剑式开合间,司徒静周围的灵气有如凝滞了一般,任何气息都不能靠近一分,竟是用剑势筑起一道滴水不漏的防御。

  这时,再看司徒静手上的剑,竟是剑刃回收,剑柄与剑刃倒转,端的是逆手剑的姿势,可中途并未见她换手,也未见她反手换剑。

  那么,是飞剑?

  司徒静的动作,因为估算着纪瑶的修为太弱,所以并不快,足以让纪瑶看清每一个招式。纪瑶也确实看的如痴如醉,每一剑都直接刻进脑子里。

  正是因为看清了,才明白,这把飞剑不简单,这笛中剑竟然是一柄双头剑,柄芒不分,可以随意转换。

  司徒静再次变换剑招,剑身舒展,寒光闪现,犹如飞瀑流水。风动,剑动,剑尖抖颤,一时间竟看不清,剑气究竟欲攻向何方。

  风过剑柄,笛孔里呜咽出声,听着呜呜的笛音让人不自觉的恍惚。

  遽然,铮的一声剑鸣,风停,笛歇,剑止,人静立,纪瑶也一下就清醒过来。

  “这剑,这剑!它是...”纪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看出来了?”

  司徒静还剑入鞘,剑刃没入剑柄,飞剑竟变成一支青白色玉笛,眼见的无瑕。

  抬手将玉笛抛给纪瑶,司徒静返身又将自己躺入摇椅。

  纪瑶手忙脚乱的接住玉笛,爱不释手。

  “想好给它们起个什么名字了吗?”司徒静笑问。

  纪瑶想了想刚刚的剑光,“来也去也,方便自如,忽攻忽守,意到随成,就唤它自如剑吧!”

  “那笛子呢?”

  “吹笛秋山风月清,秋风明月,名为清月笛!”

  “作为剑修来说,其实,它并不是一把好剑。”

  司徒静这次,其实是很不想泼纪瑶冷水,她看的出来,纪瑶是真心喜欢这把剑。

  可是,纪瑶如果决心走剑道,那就真的不适合用这把剑,至少不能作为本命飞剑。

  本来兴高采烈地的纪瑶,一下就愣住了,“司徒前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这把剑从属性来说,很契合你的灵根。”

  “那为何...”

  司徒静抬手制止纪瑶,“别忙问,先听我说完。这把剑虽然很契合你的灵根,但是,它太杂了,若我观察没错,这柄剑定是熔铸了多把飞剑合炼而成。”

  “这把剑很特别,也因为它太特别。你当知,剑修当一往无前,剑也是一样,剑出无悔,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守。”

  “你刚刚也看到了,这把剑它攻防皆有,太平衡,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往无前的锐利,更何况它还具有迷惑、干扰对手的音攻,这就是我说的杂。”

  “与其说它是一把剑,倒不如说,它是一件不完整的法宝。”

  纪瑶很挣扎,没有拿到的时候,她只是单纯的喜欢,拿到手里,才明白,那是一种从内心深处的契合,仿佛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一般。

  司徒静看出纪瑶此刻的犹豫,也没有勉强,路要自己选,才走的畅意。

  “既然现在没有答案,不如告诉我,你之前一直想问我的事情吧!”

  “欸,什么?什么事情?”话题跳转的太快,纪瑶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路了。

  “我看你之前不是一直有事情想问我的吗?”

  她要问什么来着,纪瑶回想,啊,想起来了。

  “司徒前辈,我是想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寻木之本源啊?”

  司徒静一顿,才答道:“金丹,你最少要结成金丹以后才能去那个地方。”

  还要这么久啊?纪瑶一点都没考虑过,自己可能修不到金丹的问题。

  “不瞒前辈您说,我前段时间受伤,所中之毒复发,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受伤?怎么受的伤?”纪瑶的这句话让司徒静听出一点不寻常。

  “我可能,大概,也许是碰上噬魔了。”纪瑶一连说了三个不确定,语气里带出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委屈。

  司徒静听出了纪瑶的脆弱,还有那么一丝孺慕,到底心软了,柔声道:“来吧!过来坐。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说一遍。”

  纪瑶似是一下找到了宣泄口,将凌如的话,以及那天碰到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你是说,你碰到的那个少女,认识你的前身纪小六,还知道你中的什么毒,同时还豢养了一只刚出世不久的噬魔!”

  此时,司徒静的表情严肃起来,她相信纪瑶的判断。

  居然有人族不怕死的豢养魔,怕是觉得自己活太久吧!而且这毒出现的如此巧合,该是那人动手了吧!

  “行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既然那黑衣少女知道你好好的活着,那下次肯定还会再见的,到时候我帮你擒住她问个清楚。”

  纪瑶终于感觉到,她也是有大佬罩着的人了,一下子又神采飞扬起来。

  想到那个总在她面前炫耀的人,纪瑶总算找回一点平衡感。

  “我说,小丫头,你有没有兴趣学阵?”

  司徒静没看漏纪瑶说起上古封魔大阵时,眼里的光亮,那是满满的钦慕与向往,就像看到了她徒弟阿恒说起阵道时,那滔滔不绝的样子。

  “可以吗?您可以教我吗?我有好多问题没人请教呢!”纪瑶果然没有多想。

  “嗯哼,我想,指导你入门还是没问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