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执法堂一日游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48 2021.04.23 11:15

  顾秋其实心里很好奇,但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和修养,让他没有开口。

  身后这个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小女孩,见到他们时,没有任何慌乱,冷静的完全不符合她此时的年纪,甚至眼睛里,从头到尾都看不到一点惊惧。

  炼气六层的修为,在她这个年龄已经算很不错了,自己在她这个年纪也不过炼气七层而已。

  若不是知道外门弟子都是三灵根以下,顾秋会以为对方是很好的双灵根。

  尽管已经走出去很远了,远到一个普通炼气六层弟子神识能达到的范围外。

  可顾秋感觉,这小女孩还是听到了身后那些聒噪的声音,而且脸色有黑云罩顶之势,明明刚刚在院门前,有那么多不和谐的声音,她一直是听的面不改色。

  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她怕了去执法堂,这可就有意思了!

  顾秋虽然想了很多,但没有表现出来丝毫,四人一路无话,就这么随着顾秋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走向执法堂。

  一走近执法堂,就看到堂上坐着的执法堂首座,也是天律峰现任峰主素问真人莫道言。堂下站着一人,背对着正门,正在向素问真人回禀什么。

  因执法堂有阵法隔绝,所以堂外之人并不能探听到里面的声音。

  堂下那人并未穿执法堂的法衣,也没有穿门派弟子服,只是一身浅蓝色长衫,身姿挺拔的立在那里。

  顾秋带着纪瑶三人,站在执法堂门口等了一会儿,等到里面的素问真人朝他颔首,顾秋才示意纪瑶跟他一起进入。

  纪瑶暗自提了一口气,与前面领头的顾秋,始终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跟着进了执法堂,后面的两人却是没有,只是朝堂内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顾秋发现,身后的小女孩又回复到初见他时,站在院前的那个状态了,心里不禁一乐,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师傅,我代替师兄回来交任务了。”顾秋行了一礼,拿出一块令牌递了上去。

  素问真人接过令牌,搁在一边道:“你师兄又找借口偷懒了。”

  “师兄说,请师傅明鉴,他实是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所以去追查了。”

  这时,正好站在顾秋旁边的那名蓝衫人一躬身,语调平板道:“师叔,既然您这还有公事,那我就先告退了。”

  素问真人抬手阻止,“不忙,先在一边等一会儿。既然路明说有线索,该是发现了什么,等这里事了,你再追去看看,看是否需要帮忙。”

  “好的,师叔。”蓝衫人应罢,退到一边站好。

  素问真人又开口,“顾秋,你等下带柏云去阁内取消息。”

  “是的,师傅。”顾秋应下,让开身形,露出后面纪瑶,自己退到另一旁站好。

  纪瑶此刻心里,有如虫爬,心痒难耐,八卦之火又有燃烧之势,可惜还得强自按捺,不能表现出一丁点来。

  只这几句对话,纪瑶就明白了身前两人的身份。

  倒是没想到,带自己过来的领头执法弟子,居然是素问真人的小弟子。

  据说,素问真人生平仅收了两名弟子,都是亲传弟子。大弟子路明,单一金灵根,小弟子顾秋,冰土双灵根,二人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不世之材。

  至于另一位,那可是传说中各种言情剧的男主角啊!凌云宗首席大弟子沐柏云!修仙界最年轻的金丹真人有木有!

  身份、修为、本事自不必说了,能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是庸才。

  纪瑶很想瞟一眼,她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俊秀男子,能惹的众多有名姓的仙子为其牵肠挂肚、一争高低。

  可是,她这会儿不敢,是真的一点都不敢妄动,要知道,这里可是凌云宗的执法堂,上面还坐着执法堂首座素问真人。

  这里是凌云宗传说里,有进无出的地方。

  虽然纪瑶并不觉得自己今天出不去执法堂,可传言说的那么可怕,还是要谨慎对待才行,谁知道会不会一不小心说错话,把自己坑在这里呢!

  只是不知道,等会儿出去的时候,能不能幸运的让她看上一眼那位传说中的大弟子。

  想归想,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忘,纪瑶敛衽低头,拱手一弯腰,先朝堂上一拜,而后语带恭敬的道:“外门弟子纪瑶,参见素问真人。”

  随之转向,朝浅蓝色长衫的沐柏云行了一个浅礼,“见过沐真人。”

  是的,结丹后的修士就可被称之为真人,又因沐柏云没有起道号,只能以姓冠之。

  实际上,内门弟子中,大部分没有明确拜师的炼气筑基弟子,都要喊金丹期的沐柏云作沐师叔。

  只有明确拜师的亲传弟子和真传弟子,亦或是记名弟子,才以师傅辈论称呼,喊其为沐师兄。

  或许是察觉到纪瑶的紧张,素问真人开口时并不严肃,甚至还安慰了纪瑶一句。

  “别紧张。叫你过来,只是为了询问一下,与你同院的弟子李芳华最近的情况。”

  纪瑶早就料到会问这个,于是一路上,就细细回想了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

  “真人请问,若弟子知道的,自会说个清楚。”

  其实,这等小事根本轮不到执法堂首座亲自询问,一个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死去,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平常只外门宗务殿就直接处理了。

  而这次,是因为李芳华的尸体另有蹊跷,不便让宗门内一般弟子知晓,以免引起恐慌,所以素问真人才下令封锁了消息,自己亲自过问。

  “如此甚好。本座且问你,近日,你可发现李芳华有何异常举动?”

  纪瑶听完有些犹豫,她能不能说,她跟李芳华完全不熟?所以,对方怎么样才算是异常?

  素问真人以为纪瑶有所顾虑,向纪瑶允诺道:“放心,你只需如实讲来,今天的对话,出你之口,入我之耳,不会再有第五人知道。”

  纪瑶知道,素问真人这是误会了,连忙道:“真人,不是弟子不敢说,实在是没办法说清楚,因为弟子跟李师姐一句话都没交谈过。”

  素问真人似是一愣,随后看了一眼顾秋,对方一点头,素问真人才再次看向纪瑶。

  “那你回想一下,她这几日有什么举动,是与以往有所不同的。”

  纪瑶回想,“李师姐每日早出晚归,我们碰到的时候很少,若是碰到了,也多是弟子与她主动打招呼,对方从不回应,至多就是点头。”

  “要说不同,大概是半月前的傍晚,弟子回院的时候,正好碰到她要出门,往常那个时候,她是不会在院里的,她出去的形色,很匆忙。”

  “有人看到,那时你们两人起了争执。”

  一直没有出声的顾秋,这时开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