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原来我也有宝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17 2021.04.21 11:15

  纪瑶怎么也想不到,她不过随意挑了个合眼缘的东西,而且,在普通人看来丑的不行的石头,居然是五色石。

  对,就是前世传说中,女娲补天所用的五色石,只是这里的说法略微有些不同。

  传说天地初开,天道初现,妖魔秉天地精华所生,得天独厚。妄意祸乱天下,以致四极废,九州裂。火监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肆虐苍生。

  人族始祖神女怜悯世人,决定重修天道,补全天道缺失的部分,以天道规则之力限制妖魔,以求物竞天择,相互制约,保人族传承不灭,能够长久的繁衍生息下去。

  神女断鳌足以立四极,斩黑龙以镇九州,降甘霖以灭魔火,积芦灰以止洪水。

  待人族安定,采天地五行石之精华,借光风雷暗之力,以神火煅烧,历时九十又九个日夜,终化为无形之物,扩散天地,演变成完整的天道之力。

  而这五色石,便是神女煅烧五行石精华后留下的本源之物。

  虽然只是剩下的,但其本质不变,若是用来修补某些大阵封印,只要天地元力不失,大阵便一直会正常运转。

  “前辈,您确定这是五色石吗?”看着真没有那么高大上啊!纪瑶抠头。

  “这石头如今的样子落在此界,还真没有人能认得此物,除非...”司徒静挑了挑眉,没有说完。

  纪瑶好奇,赶忙问道:“除非什么?”

  司徒静飞瞥了纪瑶一眼,“除非,有人跟我一样,从上界而来。”

  纪瑶听到这话,心脏漏跳了一拍,难道...

  “不过,知道也没有用!不是谁都有足够的仙力,能破开外层封印的。”司徒静无所谓的弹了弹手指。

  纪瑶倒是听出了这话的弦外之音,这石头之所以丑,是外面有一层封印,所以看不真切。

  破除这层封印需要用到仙力,而司徒静有充沛的仙力,或者是有,能发出足够仙力的秘宝。

  “司徒前辈,难道这五色石只能用来修补封印吗?”

  司徒静觑了纪瑶一眼,才缓缓答道:“你是想问我,这东西能不能炼器吧?”

  纪瑶被司徒静这一眼看的有点心虚,但一想到手里有这么个好东西,只能看不能用,实在是不甘心。

  只能硬着头皮,对司徒静低头道:“是的,司徒前辈。如果能炼制一件用的上的法宝,也不浪费,不是么?”

  “法宝?用来炼制法宝才是真的浪费!这可是天然的阵基材料呢!”司徒静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就算能炼制法宝,你想把这破除了封印后的五色石交给谁来炼?”

  司徒静的话,就如同给了纪瑶一记闷棍,把纪瑶将将起的一点兴奋,敲散的一点不剩。

  “别看我哦!”司徒静摆摆手指。

  先不说找人炼制,单是破开封印后的五色石,被她这个炼气期的小修士拿出,大概是保不住的吧!

  等到纪瑶修为足够,想来这五色石,也就变成可有可无的存在了,顶多算是一件罕世的天材地宝。

  纪瑶有些丧气,灰心道:“那就让它摆在这里做个纪念吧!”

  司徒静有些好笑,不知这丫头在她闭关的这段日子,受什么打击了,居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还是不逗她了,司徒静伸手一探,地上黑乎乎的五色石就飞起来,轻飘飘落入她的手里,另一只手随后放出乾坤盘,手掌一展,就将石头吸入了乾坤盘内。

  “这石头先放我这吧!破开封印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用仙元力慢慢腐蚀,还需些时日,这些日子足够你想清楚了。”

  纪瑶不置可否,能破开封印,总好过黑黑丑丑的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看到目前的司徒静,神魂完全凝实,五官细节纤毫毕现,已不再是初见时只有轮廓的样子,就连施展法力,御使神器,也丝毫不见勉强。

  除了本来就是虚体的状态无法改变,其他的,似乎也不差真人什么了。

  想起白日里见到凌如后的事情,纪瑶本打算开口问问木之本源的事情。

  就见司徒静又是抬手向着竹舍的方向一挥。

  “剑来!”

  音落,一柄不同于平常飞剑造型的长剑,从竹舍内飞出,悬空停在司徒静面前,发出既锋利又柔和的光芒,很是奇异。

  一般的飞剑,不是锋芒毕露,就是光芒内敛,这柄飞剑却是不同,两种不同的属性杂糅在一起,不但不显突兀,反而异常和谐,有一种特殊的平衡。

  并且,这飞剑,剑刃细长,约莫一指多宽,剑柄与剑刃一般长短,若细看的话,剑柄比之剑刃还要略长一些。

  不仅如此,其剑柄也不同于一般,上面分布有十二孔,竟是一支青白色的玉笛形状。

  “司徒前辈,这是您的本命飞剑吗?”纪瑶只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飞剑的外形。

  原因无他,只因她上辈子也有这么一支玉笛,是妈妈送她的最后一件礼物,那只玉笛陪伴了她十多年,后来,因为最终的车祸,碎在了她的眼前。

  “这不是你的吗?我正要问你,这飞剑和放在一起的果子,你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咦?她的吗?她怎么不知自己有这么一把飞剑?纪瑶还以为,她的第一把飞剑,是进凌云宗后由宗门统一发放的制式飞剑呢!

  看到纪瑶一脸迷惑的样子,司徒静很是无语,这时不时犯糊涂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初时精明到不行小丫头。

  司徒静好心的提醒道:“就是你放在书房里,贴了封印的那只木匣。里面只装了这把飞剑和一枚果子。”

  木匣?啊!是那只木匣。

  纪瑶都快忘记有这只木匣的存在了,说起来,这还是她得到的第一份机缘,多亏了延鹤道人的符箓,才救了她一命,这只木匣就是一并从延鹤道人那里得来的。

  只是,她没有打算启开,直接放在了空间里,然后,就忘记了。

  纪瑶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的承认道:“我之前都忘记了。这个木匣也是来自北荒,是一名道长赠与我的。”

  “好吧!不计较这个了,那对方可有提起过这枚果子?”

  司徒静拿出一枚拳头大小,褐色果皮的果子,使灵力送到纪瑶眼前。

  果子粗粗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还有些坑坑洼洼,单说卖相真不能算好。若仔细看,倒是能看出果皮上有一些天生纹路,有些特别,却并不突兀。

  “你拿在手里掂掂看。”司徒静再次开口。

  纪瑶闻声便伸手去拿,只是这一拿才惊觉不对。

  这!怕不是个实心的铅球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