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欲摸黑走坑道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013 2021.05.06 17:33

  须弥空间内一如既往地静谧,除了郁郁葱葱的灵植草木,以及清泠泠的潭水,没有风,亦没有虫鸣,若是再没有了那道月白的身影...

  纪瑶想到这,不知为何,突然冒起一丝伤感,她还是对司徒静产生了依赖啊!

  来此世界,和纪瑶说话的第一个人,数年的相伴,连这须弥空间都是司徒静所赐,某一日,突然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另有目的,甚至与人合谋正在下一盘大棋。

  说不惶恐,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自己这枚棋子,在这场布局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纪瑶觉得不问清楚,自己今后大概都不想再修劳什子的仙了,不如凡人一世,反正她上辈子也只是凡人,短短几十年,也没有什么不好。

  尽管,她们俩一开始就谈好,这是交易,可纪瑶也不想每每在遇到奇怪的事情后,内心惶惑不安。

  径直走进竹舍,屋内无人,书房里,一只月白色的圆盘悬在半空,清冷的光芒还真似一轮明月。

  乾坤盘没有变的灰扑扑,那说明司徒静此时没有闭关,纪瑶试着喊了一声。

  “司徒前辈,您在吗?”

  乾坤盘颤了颤,表示对方听到了。

  纪瑶此时心里有些烦躁,但司徒静不出来,她也只得耐下性子,坐在书桌边研究着上面摆放的阵图玉简。

  不知过了多久,纪瑶对着桌面上的一张手绘图看住了,就连司徒静何时从乾坤盘中出来了,她都没有留意。

  司徒静瞟了一眼让纪瑶看得入迷了的那张图,悠悠在一旁开口。

  “那张图,是我徒弟阿恒绘的,是他曾设想的一张阵盘法宝构造图,可惜限制于材料,一直没能炼制成功,却不知他何时将这图塞到了这里。”

  纪瑶回神,还有些呆的望着司徒静,“您徒弟?”

  “嗯呐,我徒弟,沐天恒。”司徒静说这话时,似不经意的,又好像别有意味。

  “我此次下界重修也有几万年了,他在仙界,该早已成就仙尊之位了吧?”

  沐天恒?沐天...天沐峰...凌云宗...创派祖师!

  凌云宗的创派祖师,就叫沐天恒!

  凌云宗宗志记载,创派祖师沐天恒,号天沐真君,乃万年难求的混沌灵根,幼时命运多舛,得幸被其师尊所救,觉醒混沌之体,自此踏上修仙之路。

  其人聪颖,举世无双,修仙四艺无所不精,更习有其他逆天隠世之道,不为人所知。上古弥天灭魔大阵的主阵之人,同时也是设阵之人。

  其时,联合百族,剿灭噬魔后,于弥苍界中州福地,创立凌云宗,其后千年时间,凌云宗成长壮大,初见峥嵘。

  又千年时间,天沐真君在凌云宗留下无数至宝,随后追随其师尊脚步,飞升仙界。

  凌云宗就此一传数十万年,历经十万年前仙界仙魔大战,弥苍界饱受牵连,界域动荡,凌云宗于此时还能保其根本,襄助各派,直至今日,仍执修仙界各宗之牛耳。

  “...前辈,那您徒弟与凌云宗...”纪瑶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

  司徒静眉眼上挑,与有荣焉道:“我徒儿一手创建的,宗内大阵、部分藏宝都是其亲手布设炼制。”

  “凌云宗的许多功法还是我那时留下的,甚至其镇派的剑修雷系功法,还是我根据自身所练之功法,修改完善后的。”

  您这是炫耀您徒弟,还是炫耀您自己?纪瑶觉得,自己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强行喂了一嘴狗粮。

  这把自己原本准备好的一肚子话,给生生憋了回去。

  “所以,您让我拜入凌云宗就是这个原因?”真就这么直白?

  当然,后面这句,纪瑶没敢说出来。

  司徒静笑笑,看了纪瑶一眼,才缓缓答道:“你今天来此,应该不只是问我这个的吧?”

  纪瑶抿抿唇,干脆一次性说出,“是,我还想问,您的目的,以及,清月自如剑。”

  “罢了,本不想这么早让你知道,但你既问了,还是告诉你一些吧!省的以后让你跑腿的时候,出了岔子。”司徒静转身坐在了椅子上,一副打算细说的样子。

  “我徒弟沐天恒有巫族血脉,巫者,上通天意,下达地令,善卜,我不知他算到了什么,只知他在很早之前,就为我埋下了退路。”

  “之前重修,按照阿恒的预测,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临到飞升之时出了意外。”

  “阿恒曾在我下界时说过,若重修不能顺利,则是劫难的开始。而我现在,不过是在渡劫。”

  “要想平安渡劫,必须先修复弥苍界此前留下的漏洞,而你,是我寻找漏洞的契机。”

  纪瑶听的心惊肉跳,这看似平淡的话语,藏有多少凶险暂未可知,她只知道,有大能者算出了她的出现,而现在的她是司徒静破除困局的钥匙。

  “那,我能问下,现在有多少漏洞要补吗?”

  “不知。”

  这叫什么回答?难道说,找到开门的钥匙,却不知门在哪,甚至不知道有多少扇门需要打开吗?

  纪瑶瞬时感觉,前路一片黑暗,更关键的是,路上还有很多看不分明的坑洞。

  摸黑走坑道,纪瑶还能说什么?她和司徒静已经绑在一起,只能开动脑筋,努力保命了。

  “那清月自如剑呢?”

  “哦,这个啊!这飞剑我也只是听阿恒提起过,是我飞升后,他亲手所炼,放在了凌云宗贡献阁,据说是成长型的法宝。”

  司徒静说着,还有些疑惑。

  “当初看到这把剑,我还不太确定,几十万年的时间,这剑怎么就流落在了外面,还变成了这副样子,品质也掉的太多了。”

  听到这里,纪瑶知道,有关司徒静渡劫所需,是其徒弟沐天恒提前卜算到,且布置好后手的。

  如果他不是另有所图,就是真心为司徒静准备了他所能准备的一切退路,剩下的就是见招拆招了。

  纪瑶现在也不知该感叹是司徒静倒霉,还是自己倒霉。

  前路漫漫,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做则必成。

举报

作者感言

郁舒云

郁舒云

求票票,求收藏,求评论,每日三求!谢谢支持作者的各位读者亲们!谢谢!

2021-05-06 17: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