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虽败也不能怂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62 2021.05.03 17:00

  如纪瑶所推测的那样,能从外门依靠大比进入晋级内门的,实力都不会弱,擂台上的每个人,哪怕是落败者,都有很浓郁的特色。

  凌云宗的特色就是剑修,而能晋级的外门弟子也多是剑修。

  虽然迫于外门的环境,还会学点别的,但主修剑是没跑了,甚至于,纪瑶还发现了一名纯剑修,三灵根的资质,二十五六的年纪,炼气大圆满的修为。

  更难得的是,那人修出了剑意,不是雏形,而是真实的剑意,虽然领悟的很单薄浅显,但纪瑶还是看出来了,相信修为高的修士应该都看出来了。

  纪瑶从司徒静的身上感受到过剑意,虽然此人的的剑意与司徒静相比,什么都算不上,但那还真就是剑意。

  若揣测的不差,此人进入前十不成问题,最少也应该是前五,更或者,第一也是有可能的。

  这就是一个纯剑修的战力,而在炼气期就能修出剑意的纯剑修,其实力足可以笑傲同阶了。

  炼气大圆满弟子间的争夺比试,比低阶弟子精彩多了,每一场都能让纪瑶学到不少东西,而这些东西是司徒静想到却教不了的,更多的是靠自身的感悟。

  纪瑶认为,擂台上的他们如此不吝,手段百出,还有一种原因,是想展现自己的优秀,希望能被内门的哪位峰主或长老看中,收为真传或者亲传弟子。

  这种事情有过先例,所以能来内门参赛,对于晋升的外门弟子来说,也是一种改变今后命运的机遇。

  第五轮一共分为十六场,只设一个擂台,八个时辰内比完,纪瑶在最后一场,这样的场次对她来说,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是所有人对这场的关注度会提高,好处就是,她将要做的事情,会被更多人记住。

  很快就轮到最后一场,虽然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觉得,这场的结果没有多少悬念,但同时又想知道,那个炼气九层的女弟子,到底是凭什么闯入内门七十五名的?

  总不能是一直好运,或是靠对手一路放水吧?相信外门弟子中没人会这么傻。

  如此一想,这个女弟子不大的年龄,炼气九层的修为,看来是真有点本事的,期待值又增加了不少。

  纪瑶上了擂台,礼貌的朝对手还了一礼。

  那执剑的男弟子,年龄约有三十左右,手上是一柄剑身赤红,带有点点灼热气息的飞剑。

  “师妹,能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术修吗?”男弟子看着对面那个,上一轮好运轮空,又很是年轻的师妹,回礼之后,并没有拿出武器的打算,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知道,凌云宗是剑宗,修习剑术,才能更好的得到指导,同门之间切磋,也更方便交流经验以及心得体悟。

  这倒不是凌云宗说没有术修,只是在外门,能够只精研术法的弟子很少,多多少少都会配合着习剑,有人指导的剑术,总比靠自己琢磨的法术,攻击力要大些。

  更何况对方还只是炼气九层,术法的威力,很多时候也是要看修为和灵气量的多少的,同一个法术,不同修为的人使来,攻击力大小是不一样的。

  男弟子对自己的剑术和飞剑都有足够的自信,若对方是术修,就算比一般弟子高明些,他相信自己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赢下这局。

  所以,他不介意浪费些时间,问上这么一句。

  对方的语气虽然很平淡,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但纪瑶的敏锐,又怎能感觉不到对方眼神里的那股胜券在握。

  更何况,对方手上的飞剑就说明了,此人偏重火灵根,而纪瑶偏重金灵根,用自己最拿手的金系术法去对战,指定被对手克的死死的,纪瑶才不会做此无用功。

  “我的飞剑,在上一局比试时损毁了。”纪瑶说这话时,脸上的无奈恰到好处。

  既没有承认自己是术修,也给了对方一种错觉,那就是,她纪瑶拿手的剑术,因为常用的武器被毁,所以没办法施展了。

  对方听完这话,尽管已经在刻意压制了,但还是让眉毛上挑了些微的角度。

  果然信了,纪瑶暗乐。

  他也不想想,就算武器被毁,临时弄一把低品飞剑,来参加比赛也是不难的。

  还是因为,这男弟子一开始就抱了轻视之心,纪瑶要做的就是将这种轻视放大,才能在接下来的对战中有利于自己发挥。

  纪瑶既然决定了要在输之前起到震慑的效果,又怎么可能不提前做好功课。

  上一轮她自己固然轮空了,不用上场比赛,但并不妨碍她研究第六轮,自己可能要面对的所有对手。

  纵然不是那么全面,但对于她想要一开始就达到震慑,并能摆足姿态全身而退的目的还是够了。

  尤其是这种属性专克她的,纪瑶更是上心,不经意的言行举动,都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基本性格,对症下套才是纪瑶要做的。

  还不等男弟子回话,纪瑶又状似翻找,一会儿时间后拿出了清月笛,以持剑的方式握在手中。

  “对面的师兄,我就以此物作为武器了。”

  对面的执剑男弟子,出于危险的直觉,感到一丝不对,可又不明白这点异常出在哪里。

  看着对面以握剑手法,拿着一支玉笛的师妹,他只能紧了紧手中的火系飞剑,好似这样,就能抚平心底的那点异感。

  “师兄,得罪了!”纪瑶以笛代剑,朝对方直刺出一道剑气,这剑气运足了金系灵力,一往无前。

  男弟子没功夫再多想,撩剑反击,两人的战局就此拉开。

  二人身形不断变换,保持的一定的距离,以剑气你来我往,看似打的激烈,实则,大家都看的出来,纪瑶的剑气被对手牢牢克制。

  她挥出的剑气还寸功未建,就被对方释放的剑气轻松抽散,完全一面倒的形式。

  概因,男弟子还想在内门的晋级赛上多表现一番,以期能吸引有心人的注意,故而并没有尽快结束战斗的意思,只以轻松潇洒的姿态,控制着不会伤到年轻师妹的灵力,一一应对着。

  纪瑶哪能不知对方的目的,只是有种做法叫做反差打脸,他现在表现的有多潇洒,一会儿的反差效果就会越好。

  虽然纪瑶跟对方并没有什么恩怨瓜葛,但不幸的是正好抽签碰到,那也只能委屈一下这位师兄了,谦让一点脸面,做下她的筏子了。

  看着男弟子的状况,已差不多达到她想要的预期。

  纪瑶蓦地横移,偏离了原本要进攻的方位,脚下惊鸿步瞬起,只一眨眼,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男弟子提到一半的剑,失去了反击的目标。

  一惊之下骤然发现,本该在远处的人,此刻已立在自己身旁。

举报

作者感言

郁舒云

郁舒云

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花式三求,谢谢!

2021-05-03 1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