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悲催到只吃草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150 2021.04.08 10:31

  除了自己重生过来的一天一夜,这身体也不知多久没吃过东西了,此时的纪瑶,只觉得胃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只烧的整个人恨不能蜷缩起来。

  “我已经很久没有饿的感觉了。”司徒静的声音居然有些怀念。

  “我现有的东西,多是仙界之物。你这还未修炼的凡人之躯,只怕随便一点点吞下肚,就会让你爆体而亡。”这句话是有点嫌弃。

  “我知道这洞外的山林里,有一片祝余草,祝余草是炼制辟谷丹的主药,凡人只要吃一颗祝余草便可三天不饿。”这句是毫无疑问的肯定。

  “如果你身上的伤全部养好了,我现在可以带你过去。”这句话说的略微有些无辜。

  我!!!如果可以讲脏话,纪瑶觉得自己会在心里毫不犹豫且不带重复的念个一百遍啊一百遍!大佬这种生物,果然不是我等凡人能够招惹的!

  此刻,纪瑶也顾不得暖泉水是自己的泡澡水了,只能埋头进去,努力把自己灌了个水饱。

  是哪位穿越大神谁说的,机缘在手,天下我有!呸!错了,是背靠大佬,天下横着走!我保证打不死你!

  她背靠大佬,居然沦落到吃草!饿到晕倒,居然只能灌水饱!纪瑶已经陷入疯狂的吐槽中不能自拔了。

  最终,在养好了脸上仅剩的伤疤后,纪瑶拖着自己这具“孱弱不堪”的躯体,佝偻着向祝余草前进。

  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

  当纪瑶蹲到一大片形如韭菜的祝余草前时,已经头昏眼花,泪如雨下了。找口吃的不容易啊!

  口里嚼着祝余草的嫩叶,纪瑶看着身旁跑来啃草的一只成年人巴掌大的兔子,眼冒绿光。兔子似毫无察觉,三瓣嘴一嗦一嗦吃的欢快。

  我要吃肉!纪瑶一个饿狼扑食,只见眼前光影一闪,兔子不见了。再看前方五米开外,一只小巧的兔尾巴消失在地洞口。

  ‘咦?这里居然有只二阶的疾风兔。正常的疾风兔通常都只有一阶,跟普通兔子一般大小。’脑海里传来司徒静的科普声。

  ‘一会儿它要是再出来,你按我说的方位走,我们跟上去。’

  “是去抓它吗?”纪瑶有些兴奋,更有些意外司徒静竟然会帮她抓兔子,难道知道她想吃肉了?

  ‘想多了,莫说是二阶,就是一阶,现在的你也是抓不住的。’司徒静直接泼冷水。

  “那跟上去干嘛?”连着咽下肚三颗祝余草,纪瑶才摆脱那如影随形的饥饿感。

  看着这片祝余草,纪瑶决定能采多少采多少,天知道她还有多久才能走出这片山林。凭自己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想打猎填饱肚子那是不可能的,至于摘野果,她怕把自己再给毒死。

  司徒静看着把外袍铺在地上装草,只穿着里衣的来回忙碌的纪瑶,一阵无语。

  这就是自己渡劫的契机?如果不是那种强烈的联系感,以及灵魂神器的选择,司徒静真的有种自己找错人的感觉。

  但天道是种很微妙的东西,既然给了提示,应该就不会错。更何况,自己的神魂能够于完全醒来,与纪瑶也不无关系,一饮一啄岂非天定?

  一时间,司徒静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只希望这次能够顺利吧!

  ‘你装这个干嘛?’

  “吃啊!就算吃不完还可以拿去卖!”纪瑶回答的理所当然。

  ‘你这样是拿不出去的,没几天就成枯草了。’

  “中药铺不收吗?”纪瑶突然觉得,自己的认知可能有差异。

  ‘这是灵草!’司徒静强调。

  然后呢?纪瑶发愣。

  看到纪瑶没有什么反应,司徒静有种想要敲人脑袋的冲动。多少年了,自己居然也有情绪外漏的时刻!不行,深呼吸,呼气,吸气……

  ‘好的灵草需要用特制的玉盒来装,才能保证灵气不失,炼丹时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丹药品质。至于一般的普通灵草,最起码也该拿储物袋装。’

  ‘灵气已失的灵草,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司徒静停了一会儿,又补充道。

  纪瑶怨念了,她觉得自己一定被人嘲笑了,想怼人,可是不敢。她怕大佬记仇,回过头来又坑她。

  她只是还没转过弯来,还在上辈子的惯性思维里考虑问题。不过,她是没有条件啊!

  纪瑶平平道:“前辈说的两样东西,我都没有。您那里有储物袋的话,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乾坤盘从纪瑶的身体里飞了出来,绕着她旋了一圈,然后在她眼前一尺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点了点。

  “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大须弥乾坤盘不仅是神器,还自带一方天地吗?”

  纪瑶有点明白这些大佬的说话方式了,那就是,什么话都不喜欢明着说,貌似这样就能显示他们的高大上。

  但是有些时候,真的很让她抓狂,猜测大佬的想法很费脑子有木有?关键是,猜不对,还会收获大佬的一堆嫌弃。这种时候,纪瑶决定沉默是金。

  果然,等了一会儿,司徒静嫌弃的声音传来。

  “罢了罢了,我这里也没有那等低劣的储物用具,这个便给你用吧!”

  一道月白色的光点从乾坤盘内飞出,落在纪瑶手心。

  纪瑶发现,大佬貌似很喜欢月白色。不过现在可不是开小差的时候,大佬出手必是精品啊!低头细看,发现是一枚似玉非玉的素色戒圈,只是这材质有些熟悉。

  纪瑶抬头,看向眼前的乾坤盘。果然!

  “这是须弥戒,与我的大须弥乾坤盘是同种材料。我徒弟阿恒无意中得来这材料,便炼制了这戒圈,临下界前交予我,我看了一眼就随意收起来了,这才刚刚找到。反正我也用不着,送你了!”

  纪瑶从这话里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好歹上辈子活了二十好几,各种言情小说也没少看,这熟悉的配方,再清楚不过了。

  纪瑶敢打包票,这司徒静的徒弟肯定是个男的,至于这枚戒指,如果不是为了避嫌,那肯定是对大佬另有图谋,至于图谋什么,嘿嘿嘿……

  纪瑶不知道的是,这戒指当初炼制了两枚,纪瑶得到的这枚是一枚女戒,还有一枚男戒,当两枚戒指碰到一起时,戒指的内圈就会各出现两个字。

  男戒上是“心悦”,女戒上是“君兮”,合在一起便是“心悦君兮”。

  可叹,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君不知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