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线索断计钓鱼

重生到修仙界填坑 郁舒云 2279 2021.04.24 17:15

  纪瑶被执法堂带走的事情,在外门弟子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流言,各种猜测皆有,但猜的最多的,便是纪瑶此去,大概是回不来了。

  可是,还不到天黑,纪瑶就回来了,还是被领头带走她的那个执法弟子亲自送回来的。

  与之一同回来的,还有一条执法堂发布的警告:不准再在门内编造谣言,若有违者,以残害同门罪论处!

  “顾师叔,送到这里就可以了!”真的不用送到院子里,难不成您还想进屋坐坐不成?纪瑶心里一顿吐槽。

  顾秋很不习惯被人喊师叔,特别是那种胡子一大把的炼气弟子喊他,他也不过十八岁好么!

  “纪师妹,好歹我亲自送你回来,你不该请我进去坐坐吗?”

  想进去检查李芳华的房间就直说,不用叫师妹这么亲近,他们俩只是警察与嫌疑人的关系。

  纪瑶认为,现在这种情况,用前世的这两个名词,再适合不过了。

  当谁还不知道似的,送她回来是假,借机观察围观弟子的异动才是真的,她只是不愿意想那么多,并不是真傻。

  这么多人围观,顾秋作为执法堂弟子,且是师叔级别的,纪瑶不可能当众拒绝。

  作为主人的纪瑶,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顾秋身后,进了自己住的院子。

  一走进院子,纪瑶就启动了院子的隔音法阵,却并没有开启能挡住众人视线的其他禁制。

  “你很聪明!”走在前面的顾秋突然来了一句。

  “谢谢顾师叔夸奖。”纪瑶既然知道顾秋进来干嘛的,自然也就明白,来这一趟的意义,其实也是钓鱼,隔音不隔视,正好能让隐藏的人自己先露怯。

  敌暗我明,攻心为上!

  实际上,纪瑶从执法堂回来前,正好听到一个消息。

  炽焱峰灵药田的那个杂役弟子失踪了,就在纪瑶被执法堂弟子带走的时候,那杂役女弟子向宗门告了假,说是有急事回家一趟。

  这女弟子本就是凌云宗辖下,一个小村子里农户家的孩子,所以回家很是方便。

  而这村子,就在凌云宗坊市五百里外的地方,若是筑基修士御剑,大概一个半时辰就能到。但就是这样,派去的筑基弟子还是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本来一个不到炼气五层的小弟子,是用不到筑基弟子出任务的,谨慎起见,顾秋还是派了筑基弟子。

  可是,出任务的筑基弟子一路寻到了该弟子的家里,得知对方并未回家。

  于是再返回,用神识一寸寸细细探查,才发现,出凌云宗坊市百里的地方,有遁行符使用后的痕迹。

  遁行符不同于土遁符,土遁符需在有土的地方才能使用,遁行符却不受此限制,只要有灵气,就可使用。

  因此,根本就无法判断对方去了哪个方向,也就无从追起,至少在神识范围内是搜寻不到的。

  既然这杂役女弟子失踪了,那就等于,他们目前暂时断了这条线索。

  但也从侧面证明,背后还有人,为什么不怀疑是这女弟子所为,只因她跟纪瑶两人在炽焱峰呆了整整一上午。

  纪瑶辰初接任务赶到炽焱峰,辰正到未时这两个多时辰的时间里,正是被这名弟子拖住了,因为她跟纪瑶说,凌如被昭明真人叫去了,让纪瑶先去灵草园暂歇。

  现在杂役女弟子失踪,就无人能证明纪瑶这段时间的空白去了哪里。

  陈少华那边倒是控制住了,但他所知不多,只承认了他有心朝纪瑶索要好处的想法,又忌惮于凌如的关系,所以只是将任务拖延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才卖好给纪瑶。

  顾秋径直走进大厅,纪瑶跟随其后。

  “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顾秋在李芳华的房门前站立,对纪瑶道。

  纪瑶偏头,仔细看了看顾秋。

  顾秋也不躲闪,背着手,微微低头望着只到他肩膀高纪瑶,自在的任由对方打量。

  “顾师叔真不像冰灵根的修士。”纪瑶觉得眼前这人总是一派淡然。

  顾秋失笑,“你也不像个十岁的孩子。”

  纪瑶的身高在同龄人中算高挑的,有些身材娇小的成年女弟子,也就比她略高一点,以致于顾秋跟她说话时,若不是直面,经常会把她当成跟自己一般大。

  纪瑶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但她不想伪装别人,反正也没什么人认识以前的她,除了那个黑衣少女。

  更何况,这方世界的人都早熟,多她一个更早熟的,也不算什么,纪瑶相信,凌如跟她相处这么久,不会没有感觉,只是默认对方罢了。

  “弟子这个十岁的孩子,倒是想把人心想的美好一点,可惜...”

  “你是想说,那个失踪的杂役弟子吧?”

  顾秋觉得,他俩的思维方式,在某一方面的有了些默契。

  “是的,她应该凶多吉少了吧!那个叫桃花的女弟子,其实很单纯。”

  纪瑶想到,那个对待灵药异常有耐心的人,她的心至少是纯净的,这样一想,欺骗她的那个人,还结束了她的生命,就显得十恶不赦起来。

  “放心!他会被抓出来的。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顾秋似是征询纪瑶的意见,纪瑶最后看了他一眼,微微躬身,作出一个请的动作。

  接着顾秋推开了李芳华的房门,走了进去,纪瑶则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

  外门弟子的房间真的不大,一眼就望的清清楚楚,除了床榻柜子,就只有一桌一椅,一矮几,一蒲团。

  只是李芳华的房间却是出乎纪瑶的意料,房间里有很多一、二阶的妖兽皮,且都是硝制好的,整块堆放在桌子上。

  椅子上则是切割成符纸大小的妖兽皮,一摞靠着一摞摆了不少,甚至矮几上还铺着一张待切割的妖兽皮,地上则到处都是被切掉的破碎边角料,甚至于,还有一个专门装碎屑皮子的木桶。

  纪瑶倒是没有想到,平常不言不语的李师姐,还有这样的技艺。

  这其实是一种古老的制符手法。

  很久以前,修士用的符箓都是用兽皮画出的,且威力巨大,有时还能重复使用数次,但此种符箓需要的兽皮硝制工艺太过繁琐,且大量猎取妖兽有伤天和。

  修仙界便用灵竹另外研制了一种符纸,虽是一次性的,威力弱些,但灵竹可人为种植,符纸工艺简单,能大量产出。

  以致于,后来的修仙界,只有高阶符箓才用到兽皮,低阶符箓都用的灵竹制成的符纸,而低阶兽皮制作符箓的手法逐渐失传,也就没有多少人会了。

  顾秋在房间转了一圈,把桌上和椅子上的兽皮都翻看了一遍,并用神识细细扫描了房间,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正准备出来。

  纪瑶忽然敲了敲门框,对顾秋做了个且慢的动作。

  “顾师叔可知,有种黑,叫做——灯下黑!”

举报

作者感言

郁舒云

郁舒云

推荐最后一天了,求票票,求收藏,求关注,花式三求,谢谢各位读者亲亲了!作者不介意大家放在收藏夹里养肥了再看,谢谢!

2021-04-24 17: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