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老祖陨落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地下树妖

老祖陨落后 墨染瞑娘 3126 2021.04.24 08:52

  这男子名疏玉溪,据他说,他原本是一位仙门子弟,无意中来到五柳庄,发现了这里的柳树异常。

  生了好奇之心,他有一种独门秘术,查探出来这里有一件异宝。同时也发现,因为异宝的原因,五柳庄的柳树竟然用活人修炼,把整个五柳庄的村民都变成了受它控制的怅鬼。

  “什么?这里的人都死了?”慕青枫大吃一惊,这是她完全没有料到的。

  见她这样吃惊,疏玉溪也跟着苦笑一声,“当初,我也没有看出来,所以才沦落到现在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

  慕青枫问:“他们怎么看起来跟活人一样,连一丝鬼气都没有,而且还能在白天像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

  这里的树根藤蔓因为失去了疏玉溪的法力加持,很快被赤焰地火焚烧殆尽。

  看到这一幕,疏玉溪神色不变,仿佛这样树根藤蔓真的同他没有关系。

  他继续说道:“那是因为这柳树地下有一颗摄魂珠。百年前,这里来了一群山匪,把五柳庄的村民全部屠杀了,山匪把尸体扔掉这五棵柳树下,放火烧了整个山庄。这五棵柳树生长千年,刚刚生成树灵就被断了仙途,自然是怨恨愤怒,再加上村民们枉死,它受村民香火,怨气、死气,再加上灵根被断之仇,让这些柳树异化了。”

  后来,不知道为何,这里出现了一颗摄魂珠。摄魂珠是上古异宝,能够摄取生灵魂魄,炼化己用。

  五柳庄原本有五棵柳树,这五棵柳树都生出了树灵。摄魂珠出现后,这五个树灵互相吞噬,最后只活下来一个,褪去了仙灵之气,堕落成了现在的妖灵。

  妖灵用摄魂珠将五柳庄村民的魂魄拘了起来,炼成了怅鬼,供它趋势,引诱路人进来,用他们的血肉滋养树身,魂魄则被他收进摄魂珠。

  说到这里,疏玉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当初也怪我生出了贪念,要不是为了宝物,也不至于遭了树妖的算计,落到如此地步。”

  当初,疏玉溪无意间来到这里,发现这里灵气异常,用独门秘法得知这里的宝物乃上古之物。大喜过望,却不慎着了树妖的算计。

  以至于求宝不成,反被诛杀,幸好他有一门秘法,将他魂体寄生在柳树之中,时间长了,竟然与树魂融合,与树妖达成了一种互不干扰的存在。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柳树杀人,你在背后捡便宜?”慕青枫神色平静,看起来他的话并没有让她有什么波动。

  疏玉溪神情讪讪的,“我好歹也是仙门弟子,怎么会胡乱杀人呢。”

  “这么多年,你有没有见过那上古之物?”慕青枫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摄魂珠乃上古异宝,被树妖藏在最底下的本体树心之中,道友如果信得过在下,我可以带你过去。”疏玉溪知无不言,神色坦荡,看起来很值得信任。

  慕青枫沉默的打量着他,神色凝重,脸上很平静,让人看不出来她的态度。

  过了一会儿,疏玉溪没有底气的开口了,“道友,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前后我助道友找到摄魂珠后,可否让我在里面暂居几天?”

  说完不等慕青枫开口,立即补充,“小道这里有一门魂体寄生的秘术,愿意送给道友,作为寄居摄魂珠的报酬。”

  慕青枫眉毛一挑,没有说话。

  “我再给你五千灵石。”疏玉溪一脸肉痛的开口。

  慕青枫忽然开口了,“你想拿钱买命,但是你我现在这种情形,只怕你逃出生天后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我了。而且,你也看出来了,我修为不如你,不过是占着法器的威力才险胜于你。”

  这话等于在敌人面前自暴其短,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疏玉溪同样也这么觉得,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真的把时间都用来修炼,才会看起来如此天真,不谙世事。

  “我问你,和我一起来的那三个人现在如何了?”

  慕青枫当然呢,有忘了慕鸿飞她们,如今制度了这人,便向他打听三人的情况。

  “道友且放心,树妖要用活人的血肉滋养肉身,所以,你的几个朋友暂时没有性命之忧。”疏玉溪正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看了慕青枫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如果小友继续在这儿耽误时间,我就不能保证了。”

  只是,他话音落,忽然感觉到身边火焰大盛,刹那间一股强烈的疼痛从魂体中蔓延,原本就虚弱的魂体又薄弱了许多。

  “手下留情,我可以做法把他们偷渡过来。”

  生死关头,疏玉溪意识到这人真的不介意直接杀了他。他不得不收了心思,安分下来。

  用所剩不多的法术,把那三个人送到此处。

  此时,三个人都在柳树根缠绕的树茧里面。虽然气息微弱,但是他们都还活着。

  “她们怎么会这样,是你做的?”慕青枫查看三人的情况,发现她们都被树根抽走了许多血液。

  她找到慕鸿飞的树茧,率先她从里面弄了出来。

  “不是我做的,”疏玉溪看起来很无辜,“是树妖吸了她的精血。我……我最多算是袖手旁观——”

  “树妖呢?”

  这么长的时间,树妖却一直没有现身,慕青枫猜测这树妖与这人一定有别的联系。

  说不定他们这一次真正的目的就是她,而慕鸿飞她们只是诱惑她上勾的饵料。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

  慕青枫想要把慕鸿飞她们三个送出去,却担心五柳庄的那些村民,对她们动手。

  “上面那些都不是活人,等会你要杀树妖,他们一定会失去控制,到时候这几个人就危险了。”疏玉溪指着他原先所在的青石莲花台,说道,“这里是一处天然形成的禁制,是我无意中发现,树妖不能进到这里来,怅鬼也到不了这里,不如你先把他们放在这儿,等事了了,再来把他们带走。”

  慕青枫没有立刻相信他的话,神识扫过去查看。

  她神识强大,堪比金丹修士,仔细查看之后,发现这并不是天然的禁制,这青石莲花台底下刻着复杂符文。

  这些符文,她曾经在洞天木屋中的一部古籍上看过,是利用地脉之力所成的禁制,而这青石莲花台虽然在禁制中心,但是其控制的枢纽却在距离这里三十丈之外的一处石头切成的灯台上。

  想明白里面的关键,慕青枫假装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无奈的把慕鸿飞三人安置在青石莲花台上。暗地里,却又悄悄打出几道禁制,与这处禁制相互牵制,以防意外。

  同时还留下一朵灵眼青花,以及从赤焰地火分出来几缕火苗。这样就算有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束手就擒。

  一人一魂往地底下树妖所在的地方去,越往下越黑,路上遇到许多腐烂的尸体,混合着植物的腐朽味道,非常难闻。

  慕青枫封了嗅觉,又过了一会,才到达了目的地。没想到这里的地下竟然藏着一处洞府。

  洞府门口,疏玉溪让慕青枫跟着他进到洞府去。

  慕青枫全身都是火焰,他不敢靠近。

  隔着一段距离,疏玉溪指着洞府,“道友,树妖和摄魂珠都在里面。我与它是寄生关系,如果见了面,它一定要吞噬我壮大力量。所以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

  慕青枫心中冷笑,这一路过来,她神识所见,这里所有的树藤都安静的不像话,仿佛被人下了停战的命令。见到他们,不仅不攻击,还悄悄的自动让路。

  这些动作很隐蔽,如果不是慕青枫神识强大,未必能发现这些怪异之处。

  她决定奇怪,如果只是简单的寄生关系,这人究竟是怎么指挥树藤呢?或者说他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慕青枫暂时不打算揭穿他。

  她抬手放出火苗,却发现,赤焰地火一时间竟然没有把这里的树根烧毁。

  “这里是树妖的巢穴,它把百年来杀掉的人都埋在了这里,积累了无数的死怨之气,你的火焰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把这里烧毁。”

  说话的时候,疏玉溪仿佛无意识地动了一下,不小心撞上慕青枫在他魂体上下的禁制,周围困住他的灵火也随之躁动起来,呼呼的向他袭来。

  疏玉溪赶紧求救,“道友,救我!”

  慕青枫不急不缓地安抚了躁动的灵火,然后拿出了一个大箱子,箱子里是一包一包的火药。

  见到这一幕,疏玉溪眼角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你……”

  只见慕青枫踩着飞剑悬在半空,用御物术将火药全堆在下面,然后自己一个人往上飞去,飞的尽量高,同时向下扔出一个火球术。

  只听,轰隆……轰隆……轰隆,连声巨响,整个地底世界都震动起来了。

  在这声势浩大的爆炸之下,疏玉溪的魂体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凌摆摇散,几乎溃散。

  这也太损了。

  疏玉溪生无可恋的吊在一根树藤上,心里忍不住想要咒骂。

  爆炸余波过去后,慕青枫飞落下来,下面到处是断枝残根,洞府也被炸开了一个口子。

  进入后,发现里面与外面并没有什么不同。再往里走,发现有一处地方阴森之气全无,是一间密室。

  见到这间密室,慕青枫突然发现疏玉溪消失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