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席先生枕边的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如今还爱吗

席先生枕边的猫 优秀李 2355 2020.08.30 17:10

  陆北兮起身低声道:“每天都是你做,你休息吧。”

  说完,陆北兮去了厨房,准备饭菜,席衍起身回到卧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待出来时,陆北兮已经做好了做饭。

  二人没有言语的吃完饭,陆北兮便收拾厨房,随后自己窝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席衍坐在她的身边,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问道:“怎么了?宝宝”

  “没怎么啊,你是不是还要忙?”

  “嗯。”

  “那你去忙。”

  说完,就把电视关掉了,怕吵到席衍,随后起身抱着糊涂,给她穿着衣服,准备带它出去。

  “宝宝,去哪?我陪你。”

  “不用,你忙吧,我随便逛逛就回来。”

  说完,她自己穿了件宽松的外套,牵着糊涂离开了别墅。

  席衍望着格外懂事温柔女人的背影,心里狠狠的疼着。

  她不再依赖他,尽管她说着原谅了他,内心并没有…

  陆北兮带着糊涂自己去逛街,去看了场电影,之后回到了别墅。

  她给糊涂脱掉小衣服,解开了绳子,自己回到卧室洗澡,躺在床上,目光平淡的望着手机屏幕。

  “还需等半个月。”

  这是祁尘发的短信,陆北兮嘴角微扬,再有半个月,她就在也不需要别人保护自己,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席衍回到卧室,侧身躺在陆北兮的身侧,将她搂在怀里。

  额头抵着她的后颈:“宝宝不依赖我了,是我把宝宝弄丢了。”

  陆北兮听闻嘴角微扬,语气平淡低声道:“我一直都在依赖你。”

  “我知道宝宝爱着我的样子,如今的宝宝还爱吗?”

  陆北兮抿了抿唇,之前她以为他们是足够相爱的,直到去爱尔兰后,一切都变了…

  她还爱吗?她爱,她一直都深深的爱着这个男人,只不过由浓烈的爱变成悄无声息…

  她知道席衍和玄默的不同,她卑微的认为只要席衍不离开她,她就一直赖着他。

  尽管那夜她生病了,而她心心念念盼着的男人送别的女人去医院,一夜没给她一个消息,她心里有再多的怨,他一解释她就心甘情愿的原谅他…

  救谷青的事情,她有错,可她受不了席衍的冷暴力,他可以和她吵,可以和她离婚……

  她只是觉得累了,身心俱疲。

  她也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她舍不得这个男人痛苦,舍不得这个男人落泪。

  她选择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可是啊,经历过的绝望,死去的心哪里有那么容易活过来。

  他问她还爱吗?之前她不顾一切的去爱他,却换来他从未看到自己的心意,说爱他的这句话,她都说倦了,就算她说爱他,这个男人也不会相信…

  陆北兮闭上了双眼,低声道:“你想多了,我还是那个我。”

  席衍垂眸搂紧了她,似乎要把她揉进温暖的胸膛里。

  他知道的,她心里的伤并没有抚平…

  想到这里,席衍心如刀绞,终究是自己做错了,深深的伤害了她。

  “宝宝,心里有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你胡思乱想了。”

  席衍叹了一口气,将头埋进陆北兮的脖颈,低声道:“告诉我吧,求你了。”

  陆北兮抿了抿唇,转过身望着席衍的模样,嘴角微扬,伸出手搂着他的脖颈,低声呢喃:“我没有事,别胡思乱想,睡觉吧。”

  席衍想说什么,最后却欲言又止,二人相拥入睡。

  竖日

  陆北兮在席衍的怀里醒来,陆北兮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有上班吗?陆北兮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钟,每天他早就走了。

  席衍见陆北兮有些出神,便抱紧了她:“今天在家陪你。”

  陆北兮听闻嘴角微扬,低声道:“好。”

  席衍抿了抿唇,用鼻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低声呢喃:“我不要你的温柔,不要你的礼貌,我要你回来。”

  陆北兮听闻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

  “宝宝,告诉我,你怎么了?”

  陆北兮沉默了良久,抬眸望着面前的男人,低声道:“我没怎么。”

  席衍搂紧了她:“宝宝,我要我们回到从前。”

  陆北兮嘴角勾起,眼里满是泪水,低声呢喃:“回不去了。”

  “回得去,宝宝告诉我。”

  陆北兮红了眼眶,低声道:“你知道失望不是一天积攒下来的。”

  说到这里,陆北兮停顿了片刻,低声呢喃道:“不过没关系了,我们还是夫妻,我还是能陪你白头相守。”

  席衍听到陆北兮的话,要窒息了般,他哽咽道:“对不起。”

  陆北兮抿了抿唇,两行清泪落下。

  席衍搂紧了她,似乎要把她揉进他温暖的胸膛里:“我知道这一路走来,宝宝很不容易,受了好多的苦,可走还是让宝宝失望了。”

  陆北兮抿了抿唇,伸出手自己擦着眼泪:“别说了。”

  “宝宝告诉我。”

  陆北兮垂下了眼眸,沉默了良久,无声落泪:“为什么拿掉我的戒指。”

  席衍听闻抿了抿唇,伸出手温柔的擦着她的眼泪,低声道:“我不拿下你的戒指,不就明摆着告诉KW组织,你就是我唯一珍视的女人吗?”

  “我不懂。”

  席衍颇为宠溺的亲吻一下陆北兮的耳朵,低声道:“我告诉过你,KW组织幕后老大是个神秘人,他权利滔天。”

  “我不想听这些,你为什么拿掉我的戒指?”

  这个女人忽然固执了起来,就是想要一个答案。

  席衍颇为宠溺的握着陆北兮的左手,低声呢喃:“宝宝,可知道这戒指全世界只有一个。”

  陆北兮听闻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看着自己的戒指。

  席衍擦着陆北兮的眼泪,耐心的说道:“它的材质不同,这个材质极为珍贵,我当初在国际拍卖会上拍下材质,请著名的世界大师做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士戒指,无论谁想来我都是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而这件事国外的商业名流几乎人尽皆知,KW组织幕后老大怎么会不知道。”

  说到这里,席衍忽而笑了,低声道:“我虽然对你不好,他是不会只看表面的,他会调查你身边的一切,若是看到了你的戒指,我做这些都是徒劳。”

  陆北兮抿了抿唇,声音极其沙哑道:“原来你是为了保护我,可是,他要是查我不就知道我是谁了吗?”

  “宝宝,所以说你的父母把你保护的很好,世人皆知陆北兮,却不知陆北兮的父母是谁?就像世人皆知黑颜和失明,却不知道他们是夫妻,更不知黑颜的孩子是谁?”

  原来黑颜和陆时杰从她一出生就为她铺好了路,为她的生命保驾护航。

  她自己还不知道,一味的埋怨…

  “宝宝,KW组织幕后老大,他现在知道唯一的线索就是黑颜的女儿是我席衍格外珍视的女人。”

  席衍还没有说完,陆北兮就说道:“所以你只要让KW组织幕后老大相信你如今的妻子不是你珍视的女人就行了,也就证明黑颜的女儿不是我。”

  席衍轻叹亲吻一下她满是泪花的脸颊:“宝宝,终于变聪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