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2012一2019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2012一2019

礼赞梨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9.13上架
  • 6.65

    连载(字)

28位书友共同开启《2012一2019》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是谁?

2012一2019 礼赞梨 264 2019.09.13 10:33

  从末日的那天起,延伸出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和另外那个世界一模一样,热闹,人们忙忙碌碌过着自己的生活。

  烈日当空,一望无垠的金黄色中,稀稀疏疏地站了很多人,每个都戴着顶大草帽。

  一个青年男子左手拿着镰刀叉着腰,右手用中指和无名指夹着根烟。

  抽完最后一口,他把烟头随便扔掉,左手与右手交接了一下,就又开始弯腰割稻了。

  田边,是还没修水泥路的泥路,一群初中生骑着单车而过,叮叮铛铛,吱吱喳喳,就像一群黑色的白鸽从天空飞过。

  一群黯黑中,藏了张比较精致细嫩的脸庞。

  她把脸转向了左边,想看田,却看见了他。

  水中涟漪轻漾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吧?

  暖阳烫脸,风吹起了她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半只眼睛,她停下了脚的动作,但惯性让自行车一直走,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一间两层高的楼房,完全把他掩盖了,她才回过头继续骑她的自行车。

  她揉揉自己的后脑勺,因为刚才鱼贯而前的学生中有人伸出手把她头往前按了一下,这真的让人很不爽。

  回家的速度异常的慢,由于她心不在焉。

  回到家中,姐姐照常煮好了饭菜摆上桌,就差她放学回家了。

  她脱下书包,一边吃饭一边回忆:“那个哥哥是谁?他是谁?”

  “朵朵,想什么呢?”姐姐皱眉盯着她。

  “没有,我在想,我姐如此貌美如花,做的菜还这么好吃,我太幸福了。”她收回涣散的视线,放下手中的筷子:“姐姐,我上去看书了。”

  回到房间,她在还没清洗的画笔中挑出一支,在已画了各类形象人物的画板上,勾勒出了一副新的五官和衣着。

  但画完后,盯着画面零乱的板子,怎么看怎么…不对,她拿起手边稀释成泥浆的黑色颜料,思索了一番,最后把颜料全倒在了画板上。

  她拿起一支毛笔,笔头上沾的水彩粉已经干结成块,她用手指把干竭的颜料捏碎成粉末,轻轻抖落到地板上。

  她已经想好了,心有成竹地把毛笔搅进白色中,然后在没有被颜料完全抹黑的画板上画出了人物的肖像。

  黑白相间,煞是好看。

  她把笔放下时,姐姐拿了条链子进来,催她:“朵朵,快去放狗。”

  “噢,去啰。”她接过狗绳。

  “噔噔噔”跑下楼,她走进了后院。

  “哐珰”一扇齐腰高的小铁门被她打开了。

  一群双眸闪着兴奋之光的疯狗蜂拥而出,吊着舌头哈着粗气地扑到她身上。

  “走开。”朵朵把一只爪子扯掉,冲着屋里面喊:“姐,你喂它们了吗?”

  “没呢,我忘了,你喂吧。”姐姐隔着厕所门大声回答她。

  朵朵把狗绳挂到门上,在溜它们之前,她还是决定先把它们喂饱。

  为了喂狗,家里每天都会多煮两锅饭,她拿起灶台角落成叠的铁盆,放到灶台上,一勺一勺地往里面加饭,然后浇上肉汁。

  狗子们的热情,严重阻碍了她把铁盆从台面端到地面过程。

  很快,一大锅饭被啃完了,狗子们一个个都变得乖乖的。

  “走啦,撒野去。”她蹲下身把它们都拴好,然后牵着绳子往屋外走。

  走到垃圾堆前那块空地,朵朵捡起了张沉沉甸的纸尿片,正往远处扔时,她就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骑着辆摩托车。

  本无心理会,以为只是个过路人,但低头看路时眼角余光瞥见了一丝白色,那人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感觉是个似曾相识的人。

  “是他!”她抬头,看着他从极远处驶来,又像风一样驶向极远处,一骑而过,走了。

  “走了……”她缓缓回过神,牵着一群狗走去田边,一边走一边把几根紧绷的软绳往回拽:“他头发真好看,毛绒绒的……”

  “像你。”她揉了揉其中一只狗的头。

  “汪、汪、汪。”

  ——————

  ——

  ——

  不知又不觉,已经到七月下旬了。

  稻子早割完了,乡亲们已经开始插种秧苗,初三的也快要开学了。

  自从那天见过他,她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的身影了。

  “他也是幻觉吧?”她想。

  幻觉,她见多了。

  前天,她看见的是一条龙,两个月前,她看见的是一颗会走路的树,上一年,她看见的是一个肩上扛着重型机枪全身迷彩服的男人,再上上上…上好多年前,她还在学校的厕所里见过白衣飘飘的女鬼。

  而这些它/她/他们,都被她画在了纸上。

  七月三十一日,天下着大雨,离上学还有两天。

  朵朵醒了,是被不停的雷声,鞭炮声和唢呐声吵醒的。

  她皱着眉睁开眼,想:“大半夜谁敲锣打鼓的,怎么了?”

  于是不情愿地掀起被子,想看看这声音是从哪来的。

  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在夜色中追找声音的来处。

  然而她看见的只有空无一人的马路,旁边也同样是漆黑无人,周围没有一户窗户是亮灯的,如果把耳朵捂住,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

  但这锁呐声偏响得清晰。

  “百,鬼,夜,行。”她无声地念了出来“声音是从马路上传出来的。”

  “扑咚扑咚”心跳开始加速,她闭紧了眼睛,用了两秒跑回床上缩成一团并用被子把自己全身捂紧。

  还没平息下来,随后,她就听见了楼梯里传来“啪哒”,“啪哒”的声音,和电台里放的那种一模一样。

  声音很小,但她很清晰地听出是穿着拖鞋走楼梯的声音。

  “啪哒”,“啪哒”声音越来越近。

  她躲在被子里快哭了,但还有件更糟糕的事情,就是房间的门没锁,敞着那么大的房门,三、四只鬼一起走进来也不会闲挤呀。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她焦虑地问着自己。

  “啪哒”,“啪哒”,还有两步就走到门口了,她推测着。

  “啪哒”

  “呯”她瞬间起身把门关了,然后闪速地把灯打开。

  “朵朵,你干什么?”姐姐在门外一边拍门一边大喊。

  “姐,是你啊。”朵朵把门打开后说:“怎么了,那么晚还上来找我,吓我一跳。”

  “侯奶奶死了。”姐姐说。

  “姐,你听见外面的唢呐声了吗?”

  “听见了,起床吧。”

  “姐,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